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三十章 镇魂歌(五十三)
    献姬的话音落下,殿内陷入了沉默之中,拓跋戎奚单手死死的抓着椅子的扶手,青筋暴起。

    就在此时,侍人镬匆匆从外头走了进来,面上带着焦急之色。

    “殿下,若夫人晕倒在了小刑宫。”

    拓跋戎奚闻言,猛地站了起来,献姬见状,骤然出声道:“殿下,长痛不如短痛!”

    话音落下,拓跋戎奚又坐回去,半晌才哑着声音道:“请医官过去。”

    “是。”侍人镬应声而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拓跋戎奚抬眸凝着献姬,眸底隐有几分不善,献姬却是微微一笑道:“殿下可以动身去看若夫人了。”

    殿中安神的熏香袅袅升起,人影攒动,脚步声却轻不可闻。

    般若昏昏沉沉的,脑海中如走马灯一般回闪着在於陵氏的场景。

    大兄笑她孩子气,却还是将那糕点亲手给她喂下,场景一暗,她仿佛看见了大兄的脸变成了那个强迫她的人。

    她挣扎着,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可是没有人能帮她。

    拓跋戎奚坐在床榻旁,静静的握着她的手,看着她额间出了细密的冷汗,仿佛梦魇了一般,他心里难受的厉害,只能拿着帕子一遍一遍的替她擦着冷汗。

    “阿若,我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他沙哑着声音喃喃着。

    般若的身子微微颤抖,似是觉得冷了,拓跋戎奚上前探了探她的身子,却烫得厉害,她口中呓语着,“冷……”

    拓跋戎奚神色一慌,连忙对着殿外喊道:“快,请医官过来!”

    “若夫人这是急火攻心……”

    般若沉沉地迷糊着,恍惚中,仿佛听见有人在说话,脑子里嗡嗡地响着,她好想坐起身看看,可全身就像是万马奔腾碾压过一般,半点使不上劲儿。

    她烧得厉害,整个人都陷入了无止境的梦魇。

    也不知多了多久,她终于从梦魇中逃了出来,她的烧渐渐退了,可还是一直昏睡不醒。

    连着三日,般若只觉得昏昏沉沉,偶尔睁开眼,依稀看见有人影在眼前晃动,只浑身绵软无力,眼前像是起了层薄薄的雾气,如临仙境看不清晰。恍惚间醒来,也没有片刻清醒,只觉得脑仁涨得生疼,耳边依稀有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她含糊地回答了几句,不一会儿,倦意复又缓缓袭来,浑身酸痛无力,遂不想多理,混沌间阖上双眸又沉沉睡去。

    睡了整整三日,她才渐渐清醒过来,这三日里,除了含糊不清的混沌,便是无止境的梦魇。

    醒来时,天正蒙蒙亮,她费力的睁开眼,依稀瞧见床边趴着一个人影,外裳为解,发髻隐有些凌乱。

    是殿下。

    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下意识的轻抚上他的侧脸,手心的温度稳稳地契合上他脸上的冰凉,她轻声开口,这才惊觉嗓子嘶哑的厉害,“殿下?”

    拓跋戎奚猛然惊醒,眼底还残留着几分刚睡醒的惺忪,待他看清眼前的人时,欣喜道:“你醒了!”

    言罢,他转身便去给她倒水。

    “你知道的,是不是?”她道。

    拓跋戎奚倒水的动作猛地一顿,半晌也没有说话。

    般若平躺在床榻上,静静的望着帐顶,眼中了无生气,只是平静道:“我还记得,那天下了好大的雨,郦归和其他几个姊姊,喊我去赏雨,却趁我不备,将我推进湖里,我不会水,觉得自己要死了,是大兄将我救了上去。”

    大兄是太子,竟会亲自跳下水救她。

    拓跋戎奚薄唇紧抿,缓缓坐回她身边:“别说了。”

    “阿桑死了,大兄便让人找了和阿桑一模一样的狗来,一只不行,就两只,两只不行,就三只。”她的眼角忽然留下一行清泪,声音中隐有几分颤抖,“但那些狗都不是阿桑。”

    拓跋戎奚攥紧了她的手,眼底满是心疼:“都过去了。”

    “可我当他是兄长啊!”般若忽然哭了出来,声音哀戚,泪水奔涌而出,“我就是那些替代阿桑的狗,他从没有当我是妹妹。”

    拓跋戎奚俯身,想要将她拥入怀中,却在手碰到她肩膀的一瞬间顿住了。

    般若一手攥着他的衣襟,一面声嘶力竭的大哭着,哭声如冰锥子,直直扎进了他的心底,他不顾一切的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没事了,你还有我。”

    其实她能哭出来,已经让他安心了不少。

    他怕的就是她不哭不闹,醒来后就一直安静,如同死了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般若哭累了,拓跋戎奚胸前的衣裳被她哭湿了一大半。

    她双眼肿得通红,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拓跋戎奚轻声问道:“要不要用些东西?你这几日都没吃什么,身子顶不住的。”

    般若没有说话,却忽然凑上前吻住了他的唇。

    拓跋戎奚浑身一僵,下意识的圈住了她,般若的手一路向下,开始解他的衣裳。

    他蹙了蹙眉,想要推开她,却又怕伤了她,只能在接吻的空隙中仓促道:“别,你身子还没好……唔……”

    还未待他说完,般若再次吻住了他的双唇,“你不想要吗?”

    “想……”可不是现在。

    般若唇齿间溢出一丝轻笑,离开他的唇,抬眸望着他道:“那你要我吧。”言罢,便去解自己身上的衣裳。

    拓跋戎奚剑眉紧蹙,目光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

    不多时,只听衣料摩挲的声音,一具雪白的胴体出现在他面前,拓跋戎奚呼吸隐有几分急促,他定定的望着她,喉结猛地一滚。

    在她的目光中,他缓缓将手伸向她。

    只听“哗啦”一声,他的手径直拿起方才滑落的衣裳,将她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拓跋戎奚的声音有些沙哑:“歇着吧。”

    般若的脸霎时间一片煞白,咬着唇看着他不说话。

    拓跋戎奚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现在是怕我会厌弃你,不得已才想要委身于我,你不必如此,我可以等到你愿意的时候。”

    她方才脱衣裳的时候,他察觉到了她的颤抖,以及眼底的隐忍。

    “阿若,我定不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