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镇魂歌(五十四)
    拓跋戎奚说对了,般若确实是怕他会厌弃她,但不仅仅是为了活下去。

    弥铎在她心里已然面目可憎,放眼瞧去,拓跋戎奚却是对她最好的一个人。

    侍人柯圩和郦归被拓跋戎奚秘密赐死了,这种事,就永远烂在他们肚子里好了。

    献姬也确实得到了她想要的,她劝说了拓跋戎奚,反而让般若对他更依赖了,献姬便适时的去和他讲,从前皆是因为流勒王要挟她当细作,不然就要派人暗杀她,她不得已才装作蠢笨之态。

    拓跋戎奚也没说什么,只是许诺让她以后衣食无忧。

    这便足够了。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过了近两个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过得最惬意的,便是拓跋戎奚了,般若自那日后,便对他格外的亲近,虽然肌肤之亲时还是会有下意识的抗拒和惧怕。

    但是和从前比,已经好上太多了。

    对这样的发展状况,拓跋戎奚觉得十分满意,虽然没有一次是做到最后一步的,但是他觉得她已经很信任他了。

    侍人镬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正在处理奏报的拓跋戎奚,一脸的笑意。

    侍人镬心中宽慰不少,这两个月殿下的心情一直都很好,看来是和若夫人蜜里调油期了。

    拓跋戎奚放下最后一份奏报,眼底满是笑意:“去看看阿若。”

    当拓跋戎奚来到般若的寝宫时,般若正带着乞颜在扑蝴蝶,乞颜老远就察觉到了拓跋戎奚来了,毕竟他身上的味道,和它一直要找的人太像了。

    要不是因为这个,它当初又怎么会被拓跋戎奚抓到!

    想到这里,乞颜翻了个大白眼,一下子蹿进了般若的怀里,撒娇似的在她怀里拱来拱去的。

    以至于一进门的拓跋戎奚第一眼瞧见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他目光冷冷的扫过乞颜,乞颜掉过头对他得意洋洋的龇着牙,然后用屁股对着他。

    般若一抬眸就看见了拓跋戎奚,眼底顿时蕴起欢欣的笑意,将乞颜塞给一旁的敏娥,提着裙摆便走到拓跋戎奚身边。

    “殿下今日怎么来的那么早?”

    乞颜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天旋地转,再一看,自己已经被塞进了敏娥的怀里。

    拓跋戎奚得意一笑,顺势将般若搂在怀里,两人一同往殿内走去,“想你了,想过来陪你。”

    止姜敏娥等人,对拓跋戎奚这样的话语早已习以为常了。

    乞颜照例甩了个大白眼,跐溜从敏娥怀中跳了出来跑出去玩了。

    拓跋戎奚没待多久,就被千古王的人来唤走了,般若将他送到门口,眼中还有几分不舍:“殿下晚上还来吗?”

    “来。”拓跋戎奚笑着将她耳边的碎发别到而后。

    一个字便让般若喜笑颜开。

    傍晚的时候,献姬让人请般若过去用膳,般若想着拓跋戎奚被千古王唤走了,应当是不会回来用膳了,遂答应了献姬的邀约。

    献姬和般若没有利益冲突,加之两人都有禽兽不如的亲人,反倒是更惺惺相惜了。

    “尝尝,这几道菜是我自己做的。”献姬的声音中有几分得意。

    般若笑道:“那我若是没来,岂非平白辜负了你的好意,不过你会洗手作羹汤,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一般再落魄的贵族,也都是不屑烹调的,毕竟膳夫们都是奴隶。

    献姬抬手替她斟了杯酒:“这有什么,我在流勒氏常做,凭什么用膳是贵族的事,烹调倒成了奴隶的事了?”

    般若夹了一筷子菜送入口中,顿时便被惊艳了。

    “你这手艺若是想争宠,恐怕就没我什么事了。”般若调笑道。

    献姬得意一笑:“那是自然,但是你放心,我对争宠没兴趣,有我一口饭足以。”

    三年黑暗的时光,被君父凌辱,她早已对天下男人都失了兴趣,而这些年的伪装与苟且偷生,让她觉得什么都没有活着重要。

    就在此时,敏娥走到般若身边轻声道:“夫人,乞颜还未回来,婢子去找找吧。”

    般若蹙了蹙:“快去。”

    敏娥应声而出,手中拿着摇铃,一面走一面摇,终于在靠近膳房的花丛中找到了摇摇晃晃的乞颜。

    “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敏娥连忙上前抱起乞颜,霎时间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她惊讶道:“你掉酒缸里了?”

    说着,敏娥抱着乞颜去了膳房,膳夫们都认得她,也认得这只被若夫人宠上天的狐狸。

    “你们谁喂乞颜酒了?这要是让夫人知道了,一个个都要罚!”敏娥冷着脸训斥道。

    其中一个膳夫陪笑着走上前:“姑娘说笑了,是它自己跑进来偷喝酒的,我们哪里敢给它喂酒啊!”

    般若听敏娥说乞颜找是找到了,但是却喝了个烂醉,不由失笑道:“让它睡我榻上吧。”

    献姬轻笑出声:“这只狐狸跟你还真像,贪杯。”

    “我这可不是贪杯,是你这梅子酒太好喝了。”说这话的时候,般若也有几分醉意上了头。

    敏娥将乞颜安置好后,便又回了般若身边伺候。

    那边厢,拓跋戎奚从千古王那里回来,路上偶遇王后,又说了几句话,结果没走几步路,又看见了拓跋疏,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来不及细想。

    止姜见他来了,便道:“夫人去献夫人那里了,婢子这就去叫。”

    言罢,止姜便离开了,拓跋戎奚则是抬脚进了寝殿内。

    殿中只点了几盏烛火,他单手负于身后,抬脚走进了内殿,却在进门的一瞬间,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只见床榻上正趴着一个白衣少年,沉沉的睡着,平稳的呼吸声在殿中格外清晰,如墨似的长发纷纷扬扬的洒在床上,臀部处是一条招招摇摇的大尾巴,如扇子一般。

    他怔忪了良久,脸色却越来越黑,就在此时,般若走了进来,已经喝醉了的她,一看见拓跋戎奚便扑了上去。

    从身后紧紧的抱着他,“殿下你终于回来了。”

    她抬眸看见床上的少年,眼底满是迷茫,大着舌头道:“这……他是谁?你的脔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