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三十五章 镇魂歌(五十八)
    卑卢氏夹在沽墨国和千古国的中间,沽墨国在卑卢氏之西,而千古国在卑卢氏的东面。

    现在沽墨国进犯也必是进犯卑卢氏的西面,拓跋戎奚要是带兵前往卑卢氏增援,必定要横穿卑卢氏,不打草惊蛇是对的。

    可是拓跋戎奚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似乎是母后的状态,又似乎是已经歇下的君父。

    想到这里,他拱了拱手,对着床榻的方向行了一礼道:“儿子领命。”

    南嫱微微一笑,眼底溢出一丝慈爱的之色,柔声道:“我的儿,平安归来。”

    “母后放心。”拓跋戎奚对南嫱笑了笑,言罢,手执号军令牌就要离开,却在走到殿门前的一瞬间,忽然驻足回眸。

    一回眸,正对上南嫱那略有些古怪的神色。

    他心中的狐疑更甚了几分,道:“母后,君父……没事吧?”

    南嫱藏在衣袖下的手猛地掐了一下自己,片刻笑道:“你君父无事,等你凯旋。”她顿了顿,又道,“戎奚,你打过无数的胜仗,此去卑卢氏不过是个小战,不必紧张。”

    “儿子没有紧张。”拓跋戎奚没有明白她为何这样讲。

    南嫱闻言,笑了笑道:“去吧,天亮前从南城门出发,因为要避开沽墨国的细作,动静不能太大,母后不能去送你了。”

    每回拓跋戎奚上战场,南嫱是必相送至城门口,手捧着亲手绣的平安符给他戴上。

    这一习惯忽然暂停了,拓跋戎奚还有些不习惯。

    “快去吧。”南嫱道。

    拓跋戎奚闻言,撩起长袍对着南嫱跪下:“儿子拜别母亲,母亲等儿子好消息。”

    从南嫱小寝宫出来,拓跋戎奚心里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想不出来究竟是哪里不对。

    还未走几步,就看见止姜远远的迎了上来:“殿下,夫人说夜里凉,让婢子送件氅衣过来。”

    拓跋戎奚接过氅衣,指尖轻抚着衣料和花纹,心底一阵温柔涌起,他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道:“先回宸宫。”

    他要去和她说一声,虽然不能告诉她自己究竟去了哪里,但是好歹让她安心。

    此去卑卢氏,短则两月,长则半年。

    一想到要和她分开这么长时间,拓跋戎奚的心里便一阵不舍。

    自打拓跋戎奚走后,般若便一直没有入睡,她坐在床榻边,静静的等着他回来。

    “夫人,殿下回来了。”敏娥听到外头的动静,笑道。

    般若闻言,立刻站了起来,顾不得脚上还未穿鞋,便朝殿外跑去。

    拓跋戎奚已经殿门就瞧见她赤着脚穿着亵衣朝自己跑过来,眼底顿时蕴起一圈的笑意,上前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怎么不穿鞋就出来了,脏不脏?”

    “不脏!”般若笑着抱着他。

    拓跋戎奚含笑将她抱回床榻,拿过敏娥手中的湿手巾,般若见状,连忙见脚往后缩了缩:“不行。”

    “没事,我帮你擦擦。”

    半推半就之间,拓跋戎奚将般若的小脏脚擦干净了,然后坐回她身边。

    般若见他没有脱衣服睡觉的意思,遂道:“怎么了?殿下一会儿可是有事要忙?”

    拓跋戎奚微微颔首,抬手将她拥入怀中,道:“我可能要离开一阵子。”

    般若一听,心一揪,下意识的便攥住了他的衣襟道:“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拓跋戎奚沉吟片刻,终是道,“短则两月,长则半年。”

    般若一听,眼神立刻暗了下来,她抿着唇没有说话,可手却是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襟,另一手环在他的腰上,半晌才小声道:“现在就要走了吗?”

    “是,现在就要走了。”

    “我也不能送吗?”

    拓跋戎奚见她这般,心中一阵心疼,他明白,自打她知道弥铎的真面目之后,对自己便格外依赖,眼下他忽然要离开这么长时间,这宫里,她最依赖的那个人不在了,难怪要伤心。

    “不能送。”他不忍回答,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他见她眸光一片黯淡,遂连忙道,“你放心,我保证三个月之内,一定回来。”

    “好。”她道,“你不能骗我。”

    拓跋戎奚笑道:“我不骗你。”

    他顿了顿又靠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说了此生定不负你,便不会负你,说了不骗你,也绝不会骗你。”

    般若目送着拓跋戎奚走出殿门,他回头朝她挥了挥手:“回去吧。”

    她微微颔首,听话的转身,却在转身的一瞬间掉了泪。

    一日,两日,三日,自打拓跋戎奚走后,般若便一直在掰着手指头数日子。

    献姬来找过她几次,见她兴致怏怏的,便出言安慰。

    就在拓跋戎奚离开半个月的时候,宫中突然传出噩耗,千古王拓跋岐连驾崩了。

    般若听到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拓跋戎奚,她知道千古王在拓跋戎奚的心目中有多重要。

    可以说,拓跋戎奚之所以会成为战神,不仅仅是因为南嫱从前的软弱,更是因为拓跋岐连的教导。

    其实就在拓跋戎奚走后的第二天,便传出了风声,说是千古王病了,一直在请医官诊治。

    现在医了半个月,传出拓跋岐连病逝的消息,般若有些意料之中,可又有些意料之外。

    千古王驾崩,全国服丧。

    止姜和敏娥将宫中布置了一番,又将般若身上的穿戴全部换成了素缟和银钗,短短半日,整个千古国王宫上下,全是披麻戴孝。

    拓跋戎奚不在,作为妾夫人的般若和献姬自然是要去代为守灵的。

    巨大的棺樽放在灵堂的正中央,棺樽前是一个炭盆,里头燃烧着纸钱。

    南嫱在旁边哭得几欲晕厥,长子不在,拓跋疏担起了整个丧事的重任,他一面要接待群臣,一面还要安慰伤心欲绝的南嫱。

    就连般若和献姬,他也照顾到了。

    没有平日里的轻浮,全部按照礼数来。

    一时间,丧事被他安排的井井有条,士大夫们也对他有所改观,私底下赞不绝口。

    就在丧事尽然有序的进行时,前方忽然传来消息,卑卢氏反叛,伙同沽墨国设陷,坑害前去增援的千古国兵士。

    南嫱一接到消息,顿时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