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一章 诸天(一)
    此间地宫,寒气森冷,阴郁逼人。

    殿中央那口巨大的棺樽里,静静的躺着一位女子,肤白如凝脂,眼眸紧阖。

    忽然,她那长而卷翘的睫毛颤了颤,守在棺樽旁的扶九殷瞳孔骤然缩紧,双手紧握成拳。

    他知道,她快醒了。

    她的灵体凝结成肉身,已经足足四十九日了,是该醒了。

    莳七缓缓睁开眼眸,正对上扶九殷那略显紧张的神色,待看清楚眼前之人,她眼中隐有几分复杂之色,张了张唇,半晌才道:“九……”

    她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唤他九殷,还是九叔。

    莳七做了很长的一个梦,但她又知道,那不是梦,是她过往的经历。

    她曾经名叫般若,是黎萩太子拓跋戎奚的妾夫人,是亡国於陵氏的公主。

    她都想起来了,前尘过往。

    扶九殷眸底盛满了欣喜,他上前想要将她从棺樽里扶起来,却被她的手挡了回去。

    “你……还不肯原谅我?”扶九殷薄唇紧抿,半晌才道。

    莳七抬眸看他:“我只问你一句,当初为什么没来?”

    她独自面对诸天神佛,面对姒姮那得意的嘴脸,她一直在等他,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露面。

    其他的,她都可以不计较了,毕竟曾经的立场不同,她没资格要求他什么。

    但是在那之后,他为什么还没来呢?

    是不忍吗?是明知道她的下场,但是却不忍亲自前来?

    “我去了,只是迟了。”扶九殷一把攥起她的手,神色间隐有几分激动,更有懊悔,“我被姒姮的缚仙阵困住了,赶到以阴山的时候,只剩下一片狼藉,你已经被他们打下妄境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小角落里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我可以证明,他说的都是真的。”

    莳七一震,猛地回眸,就看见一只白色的狐狸正在黑暗中朝她走来。

    她眼底满是欣喜,唇角含笑:“乞颜!”

    乞颜一见她这样,心终于放下了,飞也似的扑进了她的怀里:“式微,我好想你啊!”

    式微,是莳七原本的名字。

    莳七含笑摸着它的小脑袋,道:“我也好久没见到你了。”

    “式微……现在你还肯原谅我么?”扶九殷张了张唇,声音有些沙哑。

    莳七抱着乞颜,抬眸看着他,唇角牵起一丝笑意:“九叔从未让我失望过。”

    扶九殷先是一愣,紧接着欣喜若狂的将她拥在怀中,挤得乞颜直叫唤。

    两千年前,在莳七还未曾被打入妄境的时候,乞颜、妩姬和莳七三人,正好是妖邪魔。

    乞颜是妖,妩姬是邪,而她,则是魔。

    她和一般的魔还不一样,她游离于六界之外,不受六界管制,专门吸取旁人的心鬼和邪念,俗称,心魔。

    她原本只是一株长在神界青霄神宫的瑶草,不能化形,终日吸食天地精华。

    说来也是有意思,青霄神宫就是姒姮在神界的居所。

    姒姮当初也是刚刚飞升,她被天帝赐居青霄宫后,就一直被人奉为青霄娘娘,姒姮入主青霄宫后,不喜后院那个花圃,便命小仙们将花圃改成莲花池。

    彼时的莳七,便是生长在那花圃的一株瑶草。

    小仙们清理完花圃,好不容易将那些花草移植到别的地方,这才发现角落里竟还有一株,正是莳七。

    “这怎么办?再跑一趟好麻烦啊!”其中一个小仙抱怨道。

    另外一个小仙连忙低头垂手,没有接话,众小仙这才发觉是青霄娘娘来了。

    姒姮神色淡淡的站在那里,道:“怎么了?”

    之前那个抱怨的小仙连忙道:“青霄娘娘,没什么……”

    另外一个小仙道:“禀青霄娘娘,这里有株不肯被移走的瑶草,我等这便将它挪走。”

    “何必这么麻烦?”言罢,只见姒姮手指轻抬,指尖蹿出一道灵光,将那株瑶草连根拔起,她随手一扔,瑶草便被她扔下了凡间。

    姒姮眉眼间俱是冷漠:“不肯走,我便送它一程!”

    言罢,她身形一晃,已是消失在了原地。

    一众小仙们见她走了,不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怎么办?长在神界好歹也是神物,现在被扔下凡了,怪可怜的。”

    “嗐!瞎操心做什么,凡事皆有造化,那株瑶草被扔下界,焉知不是它的福分!”

    这话说的就有失偏颇了,所有人都知道,在神界修炼飞升和在凡间修炼飞升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飞升直接成仙成神,一个,多半是成妖。

    那株瑶草现在被扔下了凡,能不能活得成还不一定呢?怎么就成福分了?

    但是这话,没有人敢提,一众小仙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懊丧,但是偏又不想承认,那株瑶草,就因为他们想要推卸责任,才被打下凡间的。

    所以便编了瞎话来安慰自己罢了。

    再说莳七。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扔下界,没想到正巧投在了一处荒芜之境。

    常年也不见雨水,她消耗着自己体内稀薄的灵力,勉强生存了下来。

    后来,这里打仗了,她根植的地方成了战场,她用灵力护住了自己不受波及。

    那场仗打了近三年,她每次都能看见那个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堂堂的将军,手执寒剑,所向披靡。

    再后来,似是朝廷来了圣旨,要将军回京。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将军气红了眼,她自己心里也着急的很,还将那狗皇帝骂了一顿,明明就快赢了啊!

    将军不得已,率领大军准备撤退,就在他们走后的第二天,敌人再次进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尚未走远的将军抗旨赶了回来,将进犯的敌人杀了个片甲不留。

    将军自知抗旨难留,他活不成了,长夜漫漫,独坐山岗,只叹生不逢时,皇帝听信奸佞谗言,昏聩无道,国将不国!

    他让手下的副将带着大军赶回京城,自己则准备留在这片浴血奋战的疆场。

    死,也要死在这里。

    与此同时,莳七因一直灵力护体,反倒使灵力稀薄,叶子都打了灰的倦儿。

    将军饮尽最后一口酒,手执长剑,目光却扫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