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二章 诛天(二)
    “你这小草倒是有意思,旁人都开在雨水丰盈之处,你倒好,偏长在这不毛之地。”他道。

    莳七忍不住腹诽,谁愿意长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若是不是青霄将她打下凡,她现在还是仙草呢!

    不过细细想来,她和他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将军在她身侧坐了下来,左手拿着酒壶,不拘的饮酒,口中徐徐的说着自己的事。

    她不知他为何要同她一株瑶草说这些,也许只是想找个倾诉的对象吧。

    总之,她很喜欢听他说话,嗓音略微低沉,就像他手中的拿壶酒,叫人沉醉。

    “走了,该走了。”将军忽然抬眸望着这广阔无垠的荒芜之地,声音中满是落寞。

    莳七不解,他还要去哪儿?

    一阵微风拂过莳七虚弱的险些趴在地上,将军见状,抬手扶了扶她。

    那掌心的滚烫,让她霎时间忘记了思考。

    当她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解下腰间的水壶,将仅剩的一口水浇在了她的根部:“知道这点水保不了你多久,但是能渡一时算一时吧。”

    他说的没错,她是天上的瑶草,干渴多时。

    他水壶中那一口水无异于杯水车薪,但是她依然很感激。

    莳七那打着灰卷的叶子舒展了一下,惹得将军面上忍不住带了几分笑意。

    他笑起来真好看,她想。

    可那笑没有持续多久,他的目光遥望着远方京城的方向,在她惊诧的注目中,猛地抬手,挥剑自刎。

    鲜血飞溅,如隆冬的红梅,开了满地。就连她的枝叶也都被鲜血染了个通红。

    那一刻,她只觉得天地静止,连风也停止了吹拂。

    他倒在地上,直至停止呼吸的最后一刻,目光仍遥遥望着京城方向。

    她难过的想哭,可是她只是一株瑶草,没有眼泪,心里堵得难受。

    他的脖颈汩汩的流淌着鲜血,鲜血流经她的根部,竟是全部被她吸收了。

    她心中震惊,他的鲜血,比那灵丹妙药还要管用,一下子便解了她的干渴,她甚至能感受到有股源源不断的力量缓缓渡送到她的体内。

    难道……难道他是?

    莳七心头满是震惊,还未待她细想,只见九天之上一朵祥云缓缓而来。

    祥云之上立着一个金色锦袍的男子,他眉眼低垂,不怒自威。

    莳七吓得瑟瑟发抖,那是天帝啊!君丰天帝!

    君丰天帝周身的气场压得她心头沉闷,不敢抬眼,自然也就错过了将军成神的过程,这一直让她颇为遗憾。

    将军被君丰天帝带走了,只剩下一地的荒芜陪着她。

    凡人飞升成神一般有两种方法,第一种便是世人常说的修炼,凡人修成仙,倘若能在神界混个一官半职的,便可成神。

    而第二种,就是功德圆满。

    不必刻意去修炼,若是在凡间足够优秀,多行善事,且广受人间百姓尊敬的,死后也可被点为神仙。

    将军就是第二种。

    他在凡间的影响力巨大,广受百姓的爱戴和尊敬,甚至在他死后,举国悲痛。

    这也是那狗皇帝忌惮他的原因,生怕他再打了胜仗,功高盖主,不惜连夜将他召回。

    将军的鲜血,让莳七一下子多了五百年的道行,她可以化形了,后来就离开了那个不毛之地。

    她走遍了人世间,只为做一件事。

    她想了解那位将军,那位救她一命的将军。

    莳七在人间游历的时候,人间已经传闻他们尊敬爱戴的将军飞升成仙了,四方各地都为他修建了宫观,香火鼎盛。

    一时间,莳七更是气馁了。

    香火鼎盛的武神,现在恐怕更是法力无边,已经是天宫的红人了吧。

    而她呢?

    只不过是个几百年道行的瑶草小仙,说的难听些,若是大仙不屑与她为伍,恐怕还要斥责她污了仙的派头,要说她是妖了!

    妖也没什么不好。

    反正自己现在连见他一面都难,就更别提旁的了。

    他赠她一抔鲜血,染红她的枝叶,救她一命,送她道行。

    在那以后,她便只爱穿红衣了。

    她第二次见他,中间隔了多久呢?

    让她想想,两千年,她第二次见他,足足用了两千年的时间。

    那日,日色正好,微风不燥。

    她一袭红衣坐在画船之上,同远山近柳交相辉映,如画一般。

    不远处的岸上,两个男子因口舌之争而打了起来,她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却无意间扫到岸边的一个稚童跌跌撞撞的就要栽进了水中。

    她瞳孔骤然缩紧,腕上的红绫瞬间飞出,将那孩子托起。

    与此同时,一道白光亦倏地飞来,裹在孩子的周身。

    莳七抬眸朝释放白光的那人望去,却如同当头一棒,愣在了原地。

    是他!

    是将军!

    她慌忙用灵力驱使着画船靠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缓步走到正在安抚孩子的将军身边。

    将军回眸对她笑了笑,旋即便将刚刚救下的孩子递给孩子的母亲,然后站了起来。

    那孩子的母亲一面道谢,一面还念叨着真是将军保佑。

    这里的将军,值得就是长安将军了,本地信奉的是他,大大小小的宫观无数,也算是他的主场了。

    长安,即是眼前这位将军在凡间时的封号,并非以地名封号,只是取其“镇远长安”之意,待他飞升之后,世间还是称呼他在凡间时的封号。

    莳七听到孩子母亲的念叨,忍不住莞尔一笑。

    将军见她低眸浅笑,忍不住问道:“为何要笑?”

    莳七待那母亲离开后,才对着他款款行了一礼:“式微只是在想,若是那妇人知道救她儿的人就是将军,会是什么表情,式微失礼,还望将军莫怪。”

    她还是下意识的称呼他为将军了。

    可惜他已经不记得那株生在不毛之地的小小瑶草了吧。

    曾经那个挥剑自刎的将军,那个临死解下水壶喂她甘泉的将军,那个以鲜血染红她枝叶的将军。

    现在已经是名震四方的大武神,东卿真君了。

    而她还是个瑶草小仙。

    他不记得她了也很正常。

    将军笑了笑道:“我瞧着你有些面善,你我是否从前见过?”

    见过,自然是见过的。

    他一抔鲜血,救了她的命,他是她的恩人,也是……她仰慕的人。

    但更是东卿真君,战神扶九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