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三章 诛天(三)
    是以话到嘴边,莳七还是硬生生改了口:“久闻将军,却不曾见过。”

    扶九殷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本次下凡,是来凡间巡视的,自然还有别的事要忙。

    莳七眸底满是不舍的目送着他离去。

    扶九殷走了几步又下意识的回眸,他身边的小童忍不住道:“将军怎么了?”

    “那女子……我瞧着似曾相识。”扶九殷道。

    小童重羽道:“嗐!无非就是心慕将军的女子,天底下多了去了。”

    扶九殷听了他的话,遂不再多想。

    莳七知道自己的身边,便更是不敢上前相认,再者也没什么好相认的,无非就是她认得他,而在他眼里,她只是株小草罢了。

    日月如梭,转眼又过了五百年。

    此时的莳七,已经是有着三千年道行的大仙了。

    三千年里,她游走四方,结识了不少仙魔妖邪,其中关系最亲密的,是一只孔雀。

    说起孔雀,就不得不提孔雀那显赫的身世了。

    自混沌分时,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合,万物尽皆生。万物有走兽飞禽,走兽以麒麟为之长,飞禽以凤凰为之长。

    凤凰又得交合之气,育有孔雀、大鹏。

    孔雀出世之时最恶,能吃人,四十五里路把人一口吸之。

    恰逢佛祖在雪山顶上,修成丈六金身,竟也被它吸下肚去。

    佛祖本想从它的gang门而出,但是又怕污了真身,是以,佛祖剖开了孔雀的脊背,跨上灵山。

    从孔雀身体里出来的佛祖,本想杀了孔雀,但是被被诸佛劝解,苦口婆心劝说,佛祖毕竟是从孔雀的肚子里出来的,伤孔雀如伤其母,佛祖闻言,故此留他在灵山会上,封孔雀做佛母,即孔雀大明王菩萨。

    但是莳七结识的这只孔雀,和大明王菩萨的关系不知道远到哪里去了,用凡间的话来讲,那就是远得不能再远的远房亲戚。

    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小仙罢了。

    孔雀梵焉知道莳七喜欢扶九殷,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消息。

    说是扶九殷要下凡历劫了,若是报恩,最好趁他历劫的时候赶紧报了,不然以后等她想要飞升成神,这因果未消,还是要还,平白在耽误个几百年,不划算。

    梵焉说的莳七一阵心动。

    倒不是因为梵焉说她飞升成神的事,而是他要下凡历劫,她去报恩,终于可以陪在他身边了。

    故而,莳七托人找到了司命星君,告诉他自己要去报恩,还望能助她托生。

    此时的莳七,已经是三千年道行的大仙了,加之她送了不少奇珍异宝给司命,司命想着报恩而已,就算是天帝也没话讲的,便同意了。

    于是,在扶九殷下凡历劫的时候,莳七也跟着去了。

    他投生成千古国太子拓跋戎奚,而她则托生成於陵氏的公主,般若。

    话说,神仙下凡历劫一事,神界是不能插手的,就连妖邪亦不能插手。

    孔雀梵焉想着总归要大几十年才能再见到莳七,便转身去找旁人玩了。

    中间的事情没什么好讲的了。

    莳七投生成般若,本就是报恩而去,自然是要帮他挡灾挡难,更何况有人蓄意倒行逆施,想要在扶九殷历劫的时候,叫他永远回不来。

    神仙历劫,一则失败,一则成功。

    成功者,道行大涨,失败者,一道天雷,炸死你个龟孙。

    而般若,就是拓跋戎奚的情魔劫。

    他差点就没过去,倘若他在般若死了之后,就大开杀戒的话。

    但是般若最后留下的那封信,让他克制住了,只是同正常的君主一般,开疆扩土,征伐四方,灭亡卑卢,荡平沽墨。

    可以说,是般若救赎了他。

    莳七明白,拓跋戎奚是扶九殷的阴暗面,扶九殷身上没有的,他都有。

    扶九殷是个多么正派的人。

    他忠君爱民,权重者不媚之,势盛者不附之,倾城者不奉之,貌恶者不讳之,强者不畏之,弱者不欺之,从善者友之,好恶者弃之,长则尊之,幼则庇之,为民者安其居,为官者司其职,穷不失义,达不离道。

    而拓跋戎奚不是,他暴虐嗜血,性冷多疑。

    作为一个当权者,他不爱民,他只是喜欢那种将权利紧握在手中的感觉,所以才会在上位之后,凡对他非议者,尽杀之。

    其实,在妄境的三千小界中,无论是哪个他的分身投射,多多少少都带有扶九殷的影子,那种正派的影子。

    唯有拓跋戎奚不是。

    因为他是扶九殷的阴暗面。

    后来,拓跋戎奚从阵里出来,莳七顶了他的缺,深陷阵中。

    但是她没有死。

    那个阵法极其诡异,桑岐也只是偷天换日罢了,他若真是有能力,便可直接将拓跋戎奚从阵法中救出来,而非还要莳七换进去了。

    毕竟桑岐知道拓跋戎奚就是扶九殷来历劫的,想要卖个人情。

    莳七被困在阵法中不知道多少年,阵法里那一万只生魂也只是被暂时压住了。

    后来也不知为何,又或许是因为阵法的缘故,那个战场的遗址成了万人冢。

    凡是恶灵皆会聚集在此。

    它们相互厮杀着,就像养蛊一般。

    莳七为了活下来,不知杀了多少恶灵怨鬼,它们的怨气皆进入了她的体内,被她吸收了。

    莳七想,也许就是那时,她被那阵法逼得成了魔。

    由仙入魔。

    但仅仅只是魔而已,她还没有成为后来诸天神佛追着要打入妄境的心魔。

    她入了魔,吞噬了无数的恶灵怨鬼,终于破开了那阵法,才知又过了数百年之久,而千古国早已物是人非。

    扶九殷更是历劫结束回天上去了。

    她不怪他为什么回天上后还没有回来找她,后来才知,扶九殷刚回了天上,他的记忆就消失了。

    那段有关般若的记忆。

    莳七沉思,终于明白,恐怕因为般若涉及了那个诡异的阵法,幕后之人怕被扶九殷找出来。

    她怕他在被人暗算,遂不顾一切的去找了他。

    果真,他再看见她的一瞬间,说了几百年前的同一句话,“我瞧着你有些面善,你我是否从前见过?”

    这回她是生气了,直骂道:“自然是见过的,你个烂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