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四章 诛天(四)
    扶九殷一愣,他身边的小童重羽老大不高兴道:“你怎么和将军说话的?”

    莳七冷笑一声:“怎么说话?就这么说话的!不服憋着!”

    重羽气得登时用手指着莳七,脸色涨得通红,毕竟在神界,他是跟着扶九殷的,还没有人敢对他这样!

    莳七转眸瞥了扶九殷一眼,道:“你随我来。”

    鬼使神差的,扶九殷虽然不认得眼前的女子,但还是乖乖的跟她去了,身后的重羽急得直跺脚。

    “姑娘,我瞧着你不像仙界中人……”扶九殷跟在莳七后头,斟酌着开了口。

    他自然瞧出了她是魔,心底也觉得蹊跷,他怎么会和一只魔有牵扯呢?

    “我想了想,应该是没见过姑娘的,姑娘怕不是认错人了?”说到这里,他心头又漾起一丝缱绻,那种熟悉感是怎么回事呢?

    莳七听了他的话,顿了顿脚步,沉沉吐出一口气。

    她算是憋够了,从刚才到现在,他就一直叽叽喳喳的唤她姑娘!

    姑娘他个大头鬼!

    扶九殷随着莳七腾云驾雾,鼻息间轻嗅着她身上的馨香,竟鬼使神差的靠近了些。

    就在此时,莳七猛地转身,扶九殷吓了一跳,立刻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竟是一脚踩空,险些跌下祥云,若非莳七拉住他的手,恐怕就要出大洋相了。

    莳七似笑非笑的挑眉:“将军,你靠我这么近做什么?”

    扶九殷骨子里还是个极其正派的人,当场被人捉住,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支支吾吾道:“我……我……”

    支支吾吾了半晌,竟是想不出任何一个由头。

    “将军是怕摔下去?”莳七“好心”的帮了他一把。

    扶九殷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刻点头称是:“是,姑娘说的是。”

    莳七不怀好意的朝他靠近了几分,轻声道:“那将军可站稳了,若是被旁人知道,名震四方、坐拥数千宫观的战神还会摔下祥云,那可就好玩了,是么?”

    被她戏谑了一番的扶九殷,脸颊顿时浮起了一抹可疑的绯红。

    可是他心底却没有半点被她捉弄的恼意,反倒是美滋滋的。

    “姑娘,敢问这究竟是要我随你去哪里?”扶九殷低眸看着脚下掠过的群山众水,忍不住道。

    莳七再一次被他这声姑娘惹得炸了毛:“叫什么姑娘!叫夫人!”

    “唔……欸?”扶九殷被她弄得彻底愣住了,听着那称呼,心底痒痒,偏又不好意思,“姑……夫……这不太好吧?”

    莳七低眸扫了眼云层下的城池,又回眸看他,唇角勾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若非我知道你不是装的,你现在可惨了。”

    扶九殷又是一愣。

    紧接着,还未待他开口,便又听到她漫不经心道:“不过就算我知道你现在不是装的,失忆也并非你本意,但是你还是要惨了。”

    “这……”扶九殷犹犹豫豫的想要开口。

    “你想说什么?”莳七望着他笑。

    也不知为何,扶九殷被她脸上的笑意弄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半晌才小声道:“这不公平。”

    “公平?”莳七忍不住笑,她朝扶九殷勾了勾手指,他忙凑了过去,却被一把勾住了脖颈,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际,极其暧昧,“我告诉你啊,在我们家,没有公平二字,只有真理!而我说的话,就是真理!”

    他弯着腰,脖子上圈着她的手臂,因抬手之际,广袖滑落到手肘处,光滑细腻的小臂直接圈着他的脖颈,鼻息间又是她身上的馨香,以及她那温热的呼吸就像蛇一样缠绕着他。

    他竟是没有听进去她在说什么,耳边一直回响着“我们家”三个字,半晌,才默默点了点头。

    莳七见他欣然接受,忍不住笑了,低头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乖。”

    其实,现在的莳七也是乐在其中的,毕竟这样的扶九殷很少见,真是身娇体软易扑倒!

    她没料到的是,她现在玩得不亦乐乎,等扶九殷恢复了记忆,身娇体软易扑倒的,就变成她了。

    莳七落在他脸上上蜻蜓点水的一吻,如在他的心湖上投下的一粒小石子,不起眼,却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将他的心底搅了个天翻地覆。

    就这样,莳七一路调戏扶九殷,两人终于到了她要来的地方。

    正是千古国旧都的遗址。

    如今已经过了大几百年,当初那座陆中最繁华的城池,现在已经变成了漫漫黄沙中的遗址。

    扶九殷自然是记得自己历劫的经历的,只是独独忘了有关般若那部分罢了。

    历劫结束,他便回天上去了,因为忙碌,几百年也不曾回来过,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沙漠,他的心头顿时涌上了千思万绪,说不清也道不明。

    莳七从阵中出来,去找扶九殷之前,了解了一下后来发生的事。

    所以她是知道那个此间地宫的。

    她牵起他的手,两人静静的走在被风沙风蚀的旧城中,脚下的黄沙被踩得吱吱作响,满天满地的黄色,断垣残壁如汪洋大海中的浮萍,在这漫漫黄沙中显得格外渺小。

    曾经的辉煌早已看不见,唯剩那高大巍峨的石柱,似乎还在坚持着最后一份荣耀。

    “殿下,你瞧。”莳七忽然抬眸指了指前方。

    只那一声殿下,恍如锥子一般,直直的扎进了他的心底,一阵刺痛。

    他死死的攥着她的手,呼吸有些沉重,半晌才道:“你再唤一声。”

    莳七含笑望着他:“殿下怎么能忘了般若呢?可知般若知道的时候有多难过?”

    又是那一下,般若和殿下这四个字。

    他究竟忘了什么?

    莳七知道不明急在一时,遂牵着他的手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像,石像是个女子,眉目含笑,柔情似水。

    石像数百年屹立于此,虽然已被风沙啃噬的没了往日的风采,但是眉眼间依旧可辨识出来。

    “这……”扶九殷看到石像的一刹那,心口又像是被锥子刺了一下。

    莳七抬眸望着那石像,眼中满是笑意:“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