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诛天(五)
    扶九殷眸光定定的落在那石像上,怔忪的缓步上前,指尖略有些颤抖的抚在石像上。

    只听“咔哒”一声,石像的暗格开了。

    他眉心紧蹙,看着石像缓缓移动,他这才知自己竟是打开了石像下头的密道。

    虽然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当他碰到那座石像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记得石像的机关。

    两人缓缓沿着石阶走入地宫,皆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那口巨大的棺樽中,叠放着般若生前的衣物。墙上和棺樽上,皆雕刻着一幅幅画,皆是般若和拓跋戎奚之间的事。

    莳七见扶九殷蹲在棺樽旁,定定的凝着那些画。

    这也是她第一次来这里,心中震撼的程度不亚于扶九殷,她很难想象,在那样一个冷兵器时代,要建造这样一座让神都喟叹的地宫,要花费怎样的心力。

    她更是难想象,在那之后,拓跋戎奚是怎样度过接下来的日日夜夜的。

    “我……”半晌,她忽然听到他开口,声音中隐有几分痛苦,“还是想不起来。”

    莳七上前蹲下静静的抱着他,没有说话。

    其实她本来也没指望单单靠带他来千古国旧都,就能让他想起来有关她的记忆。

    他毕竟不是偶然失忆,而是人为。

    让她狐疑的是,扶九殷究竟得罪了谁,为什么会有人要这么针对他?

    出了地宫,扶九殷还紧攥着她的手不肯放,只是两人都没注意到,还觉得没什么不对。

    他道:“你要回去了么?”

    莳七微微颔首:“是,你也该回天宫去了吧?”

    他定定的望着她,犹豫片刻终于问出了口:“你住在何处?”

    “以阴山。”

    “好。”他抬眸望了望漫天的黄沙,“我该走了。”

    莳七不知该说些什么,遂没有吭声。

    扶九殷往前走了几步,忽然驻足,回眸看着她:“你真是我夫人?”

    莳七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道:“不是!”

    不曾想,扶九殷听了她的回答,竟是笑眯眯的凑上前,低声道:“看样子是没错了,夫人,为夫要回去了,你不该有点表示么?”

    表示他个大头鬼!

    刚刚大好的气氛就被他给硬生生弄垮了,还想有什么表示?

    还未待她开口,扶九殷已经一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夫人,那我过些日子便去找你。”

    莳七胡乱的答应了一声,便又听他道:“对了,你还叫般若么?”

    她抬眸看着他,眼神蕴着几分不善:“你还叫拓跋戎奚么?”

    “唔,没想到夫人这么爱开顽笑。”扶九殷也不恼,还笑眯眯的看着她道。

    莳七对他那张微笑的脸,一瞬间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式微,我叫式微。”

    “好。”言罢,他又在她另一侧脸颊上亲了一下,美其名曰,不能厚此薄彼。

    她真的快被他气笑了。

    两人光是分别就分别了近一个时辰,最后还是莳七嫌弃的先行离去结束了这场持续了近一个时辰的分别。

    扶九殷目送着莳七离开后,自己独身一人回了天庭。

    重羽早在南天门守着了,扶九殷回来的时候,正瞧见他靠着石狮子在拨云层玩。

    “重羽,回了。”扶九殷道。

    重羽一听,立刻站起了身小跑了过来:“将军,那妖女究竟带你去哪儿了?”

    扶九殷眸光一冷,扫了重羽一眼,重羽吓得缩了缩脖子,却还觉得委屈,小声嘀咕道:“她本来就是魔啊。”

    “不该管的不要管。”扶九殷淡淡道。

    重羽连忙答应了下来。

    正说着话,前头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扶九殷将手负于身后,迎面而来的一男一女也瞧见了他,遂停下来打招呼。

    “东卿真君。”玄衣男子笑着拱了拱手。

    白衣女子则是微笑着道:“将军。”

    天庭上,唤扶九殷的,有两种称呼,一个便是中规中矩的唤东卿真君,一个便是唤他将军。

    一般来讲,唤将军的,都是显得亲近的。

    扶九殷对玄衣男子拱了拱手:“执陵神君。”言罢,又对白衣女子拱手,“青霄娘娘。”

    姒姮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缓声道:“将军客气了,唤我姒姮便是。”

    她话音刚落,一旁的执陵便转眸瞥了她一眼。

    执陵神君下管东南西北四斗星君,总统一切众灵,掌一切众灵生死罪福之事。而青霄娘娘下管南斗六君,南斗六星君是管理世间一切人、妖、灵、神、仙等生灵的天官,即司命、司禄、延寿、益算、度厄、上生六星君。

    可以说执陵和青霄,皆是凡间香火鼎盛的神官,比之扶九殷,也不相上下。

    只是他们三人的领导不同,扶九殷的顶头上司,是勾陈上宫天皇大帝,职责是辅佐君丰天帝权衡南北两极和天、地、人三才,协助中天北极并主持人间兵革皇权之事。

    而青霄和执陵的顶头上司都是南极长生大帝,主要协助君丰天帝执掌万灵之寿夭,能呼风唤雨,役使雷电鬼神,亦控制万物祸福生发之枢机。

    因为顶头上司不同,所以扶九殷和他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

    姒姮微笑着凝着扶九殷:“将军这是从凡间回来?”

    扶九殷并不想和她多聊,便略显冷淡了些:“是。”

    姒姮转眸睨了一眼执陵,执陵薄唇抿了抿,旋即笑道:“那真君恐怕还不知道了。”

    “知道什么?”扶九殷问。

    执陵笑了笑:“苍罗岛的阵图被破开了,女歧逃走了。”

    女歧亦称歧母,姣丽蛊媚,驻容有方,因无夫而生九子被后世尊为九子魔母。

    后因残忍吞食自己所出九子,而得到逆天诡异之术,被苍罗大帝以身做阵,化而为岛,镇在了苍罗岛的阵图之中。

    这些事也是扶九殷听说的,毕竟他飞升成神的时候,距离女歧被镇,已经过去数千年之久了。

    想到这里,扶九殷道:“女歧逃走,想来苍罗大帝也该回来了吧?”

    执陵抬眸看了看不远处的金殿,笑道:“这就不知了。”

    “不知君丰天帝何时会下令,捉拿女歧。”姒姮若有所思道。

    扶九殷却蹙了蹙眉道:“女歧虽然逃出,若是并未杀生害命,又何必捉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