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诛天(六)
    苍罗大帝,乃五御之首。

    扶九殷、执陵和青霄三人的顶头上司皆是五御之一。

    当年苍罗大帝因为以身作阵,将女歧镇在了苍罗岛,手中的事物皆被平摊给其他四御,故而凡间只知四御,而不知五御了。

    “女歧当年残害我多少天庭神官,这难道还不足以将她打入无间地狱?”执陵挑着眉道。

    扶九殷语气隐有几分冷淡:“苍罗大帝已经将她镇在岛中数千年之久,若是这些年能让她改过自新,又何必死追着她从前的过错不放?”

    姒姮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扶九殷正派,是天庭众所周知的事情。

    若说佛慈悲,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大部分的神仙,都是随心所欲的。

    就像此前,四御中的后土娘娘还护短,砸了南极长生大帝的宫殿,虽然这事本来就是后土娘娘手下的错,但是后土娘娘不在乎,她就是护短。

    但是扶九殷又不同了,他的公义性很强。

    就像眼下关于女歧这件事,执陵和青霄都认为,女歧数千年前作恶,现在逃了,必是要将她捉回来的。

    但是扶九殷却觉得,那都是数千年前的事了,更何况女歧已经受到了惩罚,被苍罗大帝镇了数千年,现在虽然逃了,只要不继续作恶,就不必再计较从前的事了。

    姒姮觉得没必要再议论这件事了,不然反倒伤了和气。

    她唇角微扬,笑了笑道:“也罢,这事还是要看君丰天帝作何决断。”

    扶九殷对她点了点头,旋即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言罢,便带着重羽离开了。

    扶九殷走后,执陵回眸扫了一眼那祥云远去的身影,不由轻笑一声:“你喜欢他?”

    姒姮抬眸看了看他:“和你无关。”

    “怎么无关?”执陵抬手拦住了她的去路,眉宇间隐有几分不愉。

    姒姮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望着他。

    良久,执陵忽然扬唇笑了:“好,你说无关便无关。”

    那边厢,扶九殷带着重羽回了自己的宫殿,重羽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小声道:“将军,方才青霄娘娘说的女歧,究竟是个什么来历?怎么好像很是厉害的样子?”

    “女歧?”扶九殷沉思片刻,道,“九子魔母,数千年前,曾杀了二十八位神官。”

    重羽一听,顿时倒抽一口凉气,二十八位神官!

    神官是什么概念?是在天庭有公职在身的,能成为神官的人,在凡间都有香火信徒的,这也就意味着一般的仙人,不是想当神官就能当上。

    有了香火和信徒,自然就有了信徒供奉而产生的神力,就相当于一个buff加持。

    信徒最多,香火却旺,神力越强。

    比如,现在天庭,在凡间宫观最多的,是君丰天帝,其次是四御,再然后就是扶九殷、执陵和青霄这些比较热门的神官了。

    而女歧,居然能杀了二十八位神官!

    “这女歧这般厉害,要是去凡间为非作歹,可不是要祸乱天下了?”重羽有些担忧的道。

    扶九殷道:“再看吧。”

    女歧既然这么厉害,那也不是说抓就能抓到的。

    更何况,他听闻,女歧食九子后,所得的逆天诡谲之术,能窥探人心,不止是人,世间万物皆逃不过她那双眼睛,所以那二十八位神官和她交手的时候,才会轻易被她看破心鬼。

    扶九殷在天宫待了几天后,便心痒痒想着要去以阴山找莳七。

    他对重羽交代了一番,便离开了天宫。

    以阴山位置极偏,扶九殷腾云也走了好一阵子。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站在山脚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进去。

    以阴山的周围笼罩着森冷之气,风景秀美如画,但是却莫名让人觉得阴冷,山前摆了一道阵,恐是怕人误入。

    不多时,只见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小跑着过来了,对他道:“将军来了,夫人让我来接你。”

    扶九殷微微颔首,跟着小狐狸走进阵内。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小狐狸回头看了他一眼,嘀咕道:“还真不记得了。”

    嘀咕完,它笑嘻嘻道:“我叫乞颜。”

    一路无话,扶九殷跟着乞颜走过一片花海,又渡过一条泛着银光的河流,才看见了不远处那座楼阁。

    楼阁后头是一轮快下西山的太阳,通红的霞光染红了整个天际和楼阁的琉璃瓦屋顶。

    一个红衣女子正站在楼阁的二楼,扶着栏杆朝他的方向望着。

    扶九殷眉眼含笑,脚下生风,腾空踩了几步,便上了二楼。

    他起身时带起了一阵劲风,将没有防备的乞颜转翻在地,乞颜头昏脑涨的便化了形。

    “哎呦。”乞颜揉着摔疼的屁股不住的叫唤。

    扶九殷一回眸,就瞧见地上坐着一个白衣少年,少年眸如繁星,长眉若柳,长得当真是漂亮。

    这不瞧不要紧,一瞧,他的脸色立刻便黑了。

    莳七忍不住笑道:“乞颜你先去顽吧。”

    乞颜老大不高兴的瞪了扶九殷一眼,要不是他刚才一声不吭就飞了起来,自己又怎么会摔了大屁墩儿!

    那边厢,重羽正守在门前,等着扶九殷回来,不时的打着瞌睡。

    “重羽,你家将军可在?”一道清泠温和的声音惊醒了重羽。

    他连忙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待看清楚来人,连忙道:“青霄娘娘,将军出去了。”

    “去哪儿了?”姒姮微笑着问。

    重羽眼珠子转了转,想起将军的交代,遂道:“去会老友了。”

    姒姮有些失望:“这样啊,等他回来,我再来吧。”

    重羽连忙道:“青霄娘娘,若是有事,让重羽帮忙传达吧,也省得您再跑一趟。”

    姒姮笑了笑道:“罢了,此事秘辛,还是等他回来,我亲自同他讲吧。”

    姒姮从扶九殷宫殿那里回来,刚到自己的宫门前,就看见倚靠在石柱上的执陵。

    “你来做什么?”她神色一扫方才对重羽的和颜悦色,隐有几分冷淡。

    执陵笑道:“怎么?我便不能来?”

    姒姮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执陵懒懒的伸了个懒腰,道:“扶九殷有心上人了,你别白费力气了。”

    “你说什么?”姒姮猛地回眸,眼底满是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