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七章 诛天(七)
    执陵唇齿间溢出一声轻笑,眸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旋即转身就走。

    姒姮一抬手挡在了他的面前,面容阴冷:“你方才说什么?什么心上人?”

    “你听的很清楚,不是么?”执陵唇角带着笑意,语气轻佻,“扶九殷今日离开天宫,就是找他的心上人去了。”

    姒姮瞳孔骤然浓缩紧,猛地一甩衣袖:“你又如何知道?”

    “你且别问我如何知道的,先问问你自己信不信。”执陵笑得温润,正说着,一指勾起她的青丝缠绕。

    只听啪的一声,执陵捻起的那缕青丝骤然燃起一簇明火,烧灼着他的手指。

    执陵一阵吃痛,松开了她的头发,青丝离开他的指尖,明火便倏地熄灭了。

    “好狠的心啊。”执陵玩味的看着她,“我好心好意来告诉你,你却这样不领情。”

    姒姮的朱唇扬起一丝冷笑:“手脚规矩点。”

    “总而言之,神仙历劫,总会发生点什么,妖邪精怪也会找上门,妄想着一步登天。”执陵懒懒的靠在石柱上,状若无意的说道。

    身边路过几个小神官,几人对着执陵和姒姮的方向行礼一礼。

    执陵笑眯眯的朝他们点了点头,而姒姮则是扫了一眼,权当打过招呼了。

    “你是说,他的心上人,是妖邪?”姒姮蹙眉问道。

    执陵笑了笑:“这就不清楚了,反正非仙非人。”

    姒姮听了他的话,陷入了沉思,执陵说的确实有道理,神仙历劫的时候,虽然旁人不能干预,但是并不排除会有想要一步登天的妖邪精怪前去献殷勤。

    倘若真的帮了什么忙,等到神仙历劫结束,也算是有了交情。

    “我知道了。”姒姮冷着声道。

    执陵目送着她远去的身影,唇角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扶九殷自以阴山回来,便瞧见坐在殿门前的重羽。

    重羽连忙迎上前道:“将军,此前青霄娘娘过来了。”

    “可说有什么事?”扶九殷问道。

    重羽摇了摇头:“青霄娘娘说要事情秘辛,她要亲自和你说。”

    “我知道了。”扶九殷随口答应了一句。

    就在此时,只听外头一阵鸟鸣声,重羽连忙跑出去瞧,一只巨大的青鸾稳稳的停在殿门前。

    而扶九殷在殿内早已知道,是姒姮来了。

    对青霄,他直觉不太喜欢她,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傲气还是因为什么,总之他下意识就不太喜欢她。

    姒姮款款走进殿内,一袭白衣飘逸翩跹。

    “将军。”她轻唤了声,一双明眸中蕴着浅笑。

    扶九殷客气的站起身拱手:“青霄娘娘。”

    姒姮笑道:“将军太客气了,还是唤我姒姮吧。”

    扶九殷心底不以为然,他和她似乎还没有熟到可唤彼此名字的地步,遂还是道:“不知娘娘有何事?”

    两人沿着游廊缓缓往前走,姒姮温声道:“是这样的,将军也知道了,女歧此前从苍罗岛逃窜了,君丰天帝知道此事后,下令要捉拿女歧。”

    扶九殷闻言,蹙了蹙眉道:“天帝已经下令了?”

    “是,旨意应该很快就到了。”姒姮转眸看向扶九殷,“天帝下令,要你我前去捉拿女歧。”

    其实这事本来只有扶九殷一人,因为他统领着天庭的天兵,此事交给他是最妥当不过的了,后来姒姮知道了君丰的意思,特意请愿,要同扶九殷一起。

    君丰同意了。

    扶九殷心底其实是不太情愿捉拿女歧的,在他看来,女歧现在还没有行不义,若是她已经向善,难道还不给她悔过的机会了?

    姒姮看出了他的不情愿,遂道:“将军,若是等到女歧祸乱苍生,那时可就晚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不过这到底是天帝的意思,扶九殷就是再不情愿,也只得同意。

    以阴山内。

    乞颜又一次毒发了,疼得浑身冒冷汗,缩在角落里颤抖着身体。

    莳七急得不行:“怎么会中毒呢?”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怎么会有这么蹊跷的毒,就连乞颜这样有着一千多年道行的妖都抵挡不了。

    “桑岐呢?他可知道如何解毒?”莳七心疼的抱着地上的乞颜。

    乞颜虚弱的摇了摇头:“我同他……吵了一架……他再不肯理我了……”

    他抬眸瞧着莳七焦急的神色,忍不住攥着她的衣袖道:“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

    他这个毒,自打第一次毒发,每次都要饱受如同削骨断经的痛楚,每隔五十年便要毒发一次。

    就在此时,莳七小指不自觉的动了动。

    “有人闯进来了。”她道。

    她小指上牵了条看不见的红线,和以阴山门前的阵法连接。

    “我去瞧瞧。”莳七轻轻将乞颜放在软榻上,乞颜微微颔首。

    出了楼阁,外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那被强行破开的阵法仿佛并没有带来任何异状。

    可莳七知道,周围的气场被逆了。

    “是谁?”她指尖掐了个诀,随时准备丢出去,“不请自来,也好歹让我瞧瞧真面目吧!”

    她话音刚落,霎时间狂风大作,阴云遮蔽了整个以阴山。

    楼阁前头的花海瞬间枯萎,浓郁的阴气让莳七神色一凛,不多时,她鼻间嗅到一阵诡异的芳香。

    那香味无孔不入,惑人心魄,莳七只觉得混混沌沌的,在睁开眼时,眼前仿佛出现了扶九殷的身影。

    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抓,扶九殷却是满脸厌恶的躲开了。

    “不要碰我!”他的眸子里盛满了她不曾见过的冷漠和厌恶。

    莳七呼吸一滞,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人用钝刀子狠狠的剜着,因为不锋利,反而更疼,“九殷……你怎么了?”

    她强忍着心底的疼,喃喃道。

    扶九殷冷笑一声,眼底满是讥讽:“你以为你说的话我会信?单靠一座地宫,就指望我能相信你?”

    “我没有骗你!”她情绪隐隐开始不稳。

    他到底怎么了?那冷漠的神色陌生的可怕。

    扶九殷薄唇噙着一丝讥讽,说出话的如同万千根寒针,直直扎进了她的心窝。

    “我是神,你是魔。你觉得你配得上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