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诛天(八)
    莳七怔怔的看着他,耳边嗡嗡作响,忽然,她喉咙一甜,一口血吐了出来。

    “我是神,你是魔。你觉得你配得上我么?”

    她的耳边一直萦绕着这句话,是要将她逼疯一般,而她的心口,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只听噗通一声,她双腿发软跪在了地上。

    莳七低垂着双眸,呼吸急促,瞥见他的衣角,下意识的便要去抓。

    就在她触碰到他衣摆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幽香扑鼻而来,她猛地抬眸,怔怔的望着他。

    扶九殷的神色还是那样的冷漠,看向她的目光仿佛在看什么污秽。

    她缓缓站了起来,目光渐渐变得平静。

    疾风带起了她的衣摆,那诡异的幽香若有若无,叫人难以察觉。

    “你不是他。”她声音平静道。

    言罢,还未待扶九殷开口,她手腕上的红绫倏地一声以凌厉之势飞出,就在红绫碰到扶九殷的一瞬间,扶九殷顿时化作了一缕黑色雾气,消散在了空中。

    而在黑雾散开的瞬间,那股浓烈的幽香再次扑鼻而来,呛得莳七忍不住的咳。

    她收起腕上的红绫,口中默念着清心咒,眸光定定的审视着四周。

    霎时间,她猛地转身,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刺目的灵光狠狠的朝她的右侧打去,只听唔的一声,四下的昏暗恍如破开了一道口子,日光透了进来。

    莳七乘胜追击,将那口子撕扯开来,瞬间,笼罩着她的昏暗如被一头巨兽吞噬了一般,再不见踪影了。

    她抿着唇,定定的望着四周,只见天色依旧昏暗,可那花海竟像是死而复生了一般,依旧鲜活。

    “这就是你的把戏,也不过尔尔!”她冷声嗤笑,抬手抹去自己唇角的猩红。

    不多时,天空中传来一个浑浊的声音,男女莫辨,声音中还透着几分疲惫,“这么多年,你是头一个能挡住我幻术的人。”

    莳七眸底满是警惕:“你究竟是谁?为何擅闯我以阴山?”

    “路过宝地,想要借宿一晚。”那雌雄莫辩的声音道。

    莳七冷笑一声:“借宿?怕是想要强占我的以阴山吧!”

    她自然能分辨的出,同自己交手的究竟是仙还是妖,很显然,这个不速之客,是难得一见的邪。

    六界之中,鬼灵怪妖,邪魔仙神,其中邪虽然排在魔之前,但是不出则已,一出惊人。所以,邪极其少见,但是两极分化严重,要么很低端,要么就像莳七现在遇到的这只一样。

    而以阴山,阴气极重,在此修行事半功倍,最是吸引妖邪魔。

    那邪轻笑一声,雌雄难辨的声音听起来煞是刺耳。

    “我不想同你打,对你的以阴山也没什么兴趣,只想在此借宿一晚。”

    莳七抿了抿唇,她也不清楚自己若是真的和这只邪交起手来,胜算能有多大。

    但是估计是极其渺茫的。

    邪的幻术太厉害了,方才她险些着了心鬼的道,虽然最后破了那幻术,但是她还是被伤了元气。

    想到这里,莳七抬眸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请便。”

    就在她转身之际,那邪忽然道:“你这山里,有个中了止息的狐妖。”

    莳七正要离开的脚步一顿,缓缓转身:“什么?”

    “那只狐妖,中了上古奇毒止息。”邪又道。

    “你如何知道的?”

    邪轻笑一声:“一闻便知。”

    莳七抿了抿唇:“你有解毒的办法?”

    邪不置可否的轻哼了一声:“旁人无法,我却是有的。”

    莳七下意识的朝楼阁的方向望去,旋即沉沉吐了一口气,道:“不知邪尊可愿搭救?”

    “救它一下也无妨。”

    莳七闻言,心底先是一喜,旋即又涌上一股浓浓的不安,都说了是上古奇毒,怎么说答应就答应了,竟也没有提任何条件,这样诡异反倒是让她觉得这只邪不怀好意。

    邪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嗤笑道:“你放心,我救它纯属自愿,你若是不放心,让我多留在这座山几日便是,这里的阴灵之气倒是深得我心。”

    “如此,多谢邪尊。”莳七对着空无一人的前方行了一礼。

    她也不知道该唤它什么,既然猜出了它是只邪,那便唤它邪尊便是。

    莳七顿了顿又道:“邪尊,不知现在可否随我前去解毒?”

    “那便走吧,此毒再发作两回,便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它了。”

    “好,这边请。”

    莳七在前头引路,一直到楼阁深处,乞颜所在之地,邪一直没有露面,只是用声音和她交流。

    那声音来自四面八方,让她根本听不出邪真正所在的位置,如此一来,她愈发的庆幸方才没有和这只邪硬碰硬了。

    乞颜已经变回了原形,正缩在软榻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它身上的毛发掉了一把又一把,莳七看着满地的白毛,心底一阵心疼。

    “邪尊,这位是舍弟,就是他中了止息。”莳七对着空气缓声道。

    乞颜惊异的抬起疲乏的双眸,莳七上前摸了摸它身上残留的毛,道:“没事的。”

    “嗯,他身上的毒已经深入骨髓了。”空中霎时间响起一道雌雄莫辩的声音,将乞颜吓了一跳。

    莳七微微颔首,眸底隐有几分担忧:“劳烦您了。”

    邪道:“你且出去吧,我唤你进来,你便进来。”

    莳七有些犹豫,那邪忍不住嗤笑一声:“怎么,你都请我来救他了,现在还不放心了?”

    “我这便出去。”

    出了楼阁,莳七便坐在花海中那颗桃树下的石凳上,目光定定的望着不远处的楼阁,整个人坐立不安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耳边忽然响起了那邪的声音:“可以进来了。”

    几乎是在下一瞬,莳七已经出现在了楼阁上,她沉沉吐出一口气,缓缓推开门,只见一个白衣少年正躺在软榻上,面色比之前要红润一些。

    “他身上的毒,我已经清了大半,余毒要分七七四十九天方能清除。”

    莳七微微颔首,对着空气款款行了一礼:“多谢邪尊。”

    那邪笑道:“不必言谢,顺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