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四十九章 诛天(九)
    邪没有告诉莳七,关于它的来历。

    莳七也没有多问,毕竟乞颜身上的余毒还需要它来清除,虽然她也有过狐疑,但是想了想还是没问。

    掐指一算,扶九殷已经好些日子没来找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公干去了。

    她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这些神官也很忙的,就像司命星君那里,一摞一摞的文书堆了满地,几乎没有地方插脚。

    而扶九殷,在人间香火鼎盛,信徒无数,不能光拿人家的功德不干正事啊!

    所以,他也经常要听信徒的祈祷,选择其中的一些帮忙圆愿,更是隔三差五就要去凡间走一遭,看看自己的主场有没有出什么事。

    就更别提蓬莱昆仑东海南海这些宴请了。

    以阴山和凡间的记日方法不同。

    没有“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这么夸张,差不多是凡间三月,等于以阴山的一天。

    莳七百无聊赖的坐在石凳上,看着不远处仰倒在花海中的乞颜,一手刀着蝴蝶,露出了白花花的肚皮。

    “你说哪有像你这样的狐狸。”她忍不住道。

    乞颜歪着脑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不像狐狸像什么?”

    “像猫。”

    乞颜笑嘻嘻的翻了个身,压坏了身下的棠姝花,惹得莳七心疼的道:“当心些,别压坏了我的花。”

    “不过几朵花,我重要花重要?”乞颜不服气的道。

    “花重要。”

    莳七回答的心安理得,那棠姝花三百年一开花,花期十年,这好不容易才大片大片的开了花,她可不想全被他压趴了。

    乞颜听了她的话,不满的转了转眼珠子。

    不多时,趁着莳七没注意,它忽然便化了形,一个白衣少年躺在了如云霞般的花海中。

    莳七一回眸,惊得猛地站了起来:“你快起开!”

    乞颜笑嘻嘻的站了起来,可惜在他化形的一瞬间,早已压趴了一片的棠姝花。

    “式微,你这是想将军了吧!”他忽然凑近莳七的耳边,不怀好意道。

    莳七闻言,双颊顿时飞上一抹绯红,结结巴巴道:“我……我想他做什么?”

    乞颜乐不可支的道:“哎呦,你俩郎情妾意,想他也很正常嘛!干嘛不承认?”

    他余光瞥着莳七的脸色,忍不住想要逗逗她,遂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不过说起来,我一直觉得他身上的气息我很熟悉,你说他会不会就是我要找的人呢?”

    莳七一听,下意识的反驳道:“不可能!”

    她知道乞颜要找的是他曾经的主人,她也能看出来乞颜对他主人的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乞颜当然知道不可能,他虽然曾经被扶九殷身上的气息迷惑过,但是经过接触,他发现,扶九殷和他主人身上的气息还是不一样的。

    “好嘛!我逗你的,当然不是他了。”乞颜笑嘻嘻的道。

    莳七这才知道他在调笑她。

    “你若是闲得慌,便去趟五灵山,将前些日子梵焉从我这里借走的长恨琴取来。”

    梵焉就是那只跟她交情不错的孔雀,此前她看上了一个凡人琴师,遂从莳七这里将长恨琴借走了。

    乞颜笑着给莳七作了个揖:“好,我这就去。”

    待乞颜走后,整个以阴山就剩下莳七了,哦对了,还有那只邪。

    邪每日也不出声,自顾自的修行,以至于莳七有时候都险些忽略了它的存在。

    姒姮和扶九殷二人,得了君丰帝君派遣的差事捉拿女歧,便一直忙的不行。

    这日,姒姮找到扶九殷,“我找到了女歧的下落了。”

    扶九殷抬眸看她,只听她继续道:“虽然那气息很稀薄,但是应该就是她没错了。”

    “先不要打草惊蛇。”扶九殷道。

    姒姮的眸光温柔的望着他,半晌才道:“好。”

    这些日子,她总是用各种理由将扶九殷绑在身边,但是无一例外,皆是女歧。

    姒姮知道,这趟差事,没白跑。

    她是天庭最貌美的神女,爱慕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她却偏偏看上了这个榆木疙瘩。

    姒姮想着,她一个神女,难道还能比不上一个妖魔吗?

    只要她和扶九殷朝夕相处,不信他心里还装着那个妖魔。

    扶九殷想速战速决,早日抓到女歧,他也能早日去找莳七,而不是和青霄在一起。

    “走吧。”他道。

    姒姮有些犹豫,但又想不出别的借口,遂只能跟了上去。

    两人没有带一兵一卒,扶九殷的意思是,先去看看是不是女歧,否则若是打草惊蛇,就得不偿失了。

    姒姮领着扶九殷,两人腾云驾雾。

    扶九殷越走越觉的不对,直到姒姮在以阴山前停了下来,姒姮道:“应当就在里头。”

    扶九殷狭长的眼眸微微一眯,道:“青霄娘娘,这是弄错了吧。”

    姒姮道:“没错,探查到的女歧,应当就是在这座山里。”

    正当他俩人说着话,以阴山内的莳七察觉到了扶九殷的气息,心中一喜,遂迎了出来。

    她刚走出山阵,便看见扶九殷正在和一个白衣女子说话,那女子长得真美啊,清冷孤傲,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莳七心中咯噔一声,定定的望着他们没有说话。

    姒姮一抬眸就瞧见了莳七,心头仿佛立刻被种了一根刺,她平生最爱穿白衣,不喜红色,皆是因为她穿红色不好看,可是那个红衣女子,竟是能将红穿的那样妖艳夺目。

    扶九殷也看到了莳七,生怕她误会,遂连忙道:“式微,我和青霄娘娘是前来捉拿女歧的。”

    姒姮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扶九殷方才的一句话,她听出了两重意思。

    第一,扶九殷和眼前的红衣女子认识,第二,他们不仅认识,想来关系亲密,不然他不会脱口而出便将他们此行的目的直接告诉她。

    想到这里,姒姮又抬眸从头到脚扫了眼莳七。

    是魔。

    她瞳孔骤然缩紧,指尖下意识的掐着掌心,难道,这个名叫式微的魔,就是执陵所说的,扶九殷的心上人?

    莳七听了扶九殷的话,心中舒了口气,遂笑道:“我这山里没什么女歧,只有我。”

    姒姮似笑非笑的道:“是么?到底有没有,还是进去一搜便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