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诛天(十一)
    筹码不够这四个字犹如小飞虫一般,嗡嗡的环绕在她耳际。

    莳七定定的抿着唇,半晌不语。

    女歧自顾自继续道:“青霄出身高贵,足够配得上扶九殷,他们都是神,而你是魔,那日我同你交手,你的心鬼我早已悉知,幻境中,并非是我构造出来的臆想,而是你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讲到这里,女歧顿了顿,旋即一字一顿道:“你,怕你配不上他。”

    莳七依旧没有说话,她的双手紧握成拳,眸光讳莫如深,仿佛一汪波澜不兴的湖面。

    “青霄同扶九殷,名正言顺,更是一对璧人,极为般配,而你呢,且不说你魔的身份,你的道行就敌不过青霄,她若想捏死你,何其容易?”女歧的话,字字句句都像针一样,狠狠的扎进莳七的心底,“方才你在山门前看见他们的时候,不用我说,你也清楚你当时是什么想法。”

    莳七呼吸隐隐有些急促,脸色再难保持方才的平静,渐渐变得有些难看。

    最终,她厉声打断了女歧的话,“够了!不要再说了!”

    女歧也不恼,只是轻笑一声:“我只是道出了你的真实想法,你便受不住了?那你又如何面对这样残酷的现状?”

    “与你无关!”

    女歧的话,近乎将莳七撕扯开来,赤裸裸的公布于光天化日之下,平日她不敢轻易触碰的最深处的想法,就这样被女歧扒了开了,一时间,她恼羞成怒的斥责。

    “所以,你想要他恢复记忆,因为你根本不确定他心里有没有你,只有恢复记忆,你手上的筹码,才不至于太简陋。”

    莳七听了她的话,冷笑一声:“他若是心里没我,我便一走了之,谁也不欠谁的!”

    女歧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就是这笑声让莳七越发的羞恼,她冷声道:“你笑什么?”

    女歧慢悠悠道:“笑你孩子气。”

    “孩子气又如何?”莳七平生头一回,心底的想法被人扒开来看,恼羞成怒。

    “既然你这般不确定,那还是一走了之吧,你确实配不上他。”女歧道。

    女歧的话,几乎是每一句都要将莳七的怒火燃爆,“我配不配的上他,与你有何关系?难道你说我配不上他,我就真的配不上他了?配得上配不上的界限又在哪里?难道是你定的?”

    她一连串噼里啪啦问出四五个问题,情绪极度不稳,手都在抖。

    良久,女歧也没有回答,莳七不由冷笑:“被我问住了么?这就是你的能耐?”

    “配得上与配不上,不全在你心里?”女歧轻笑着,“你又何必来问我。”

    只这一句话,莳七便像霜打了的茄子,顿时不说话了。

    一瞬间,她浑身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双腿全然支撑不住她的身体,软的厉害,她缓缓走到石凳旁坐下。

    女歧说对了。

    配得上和配不上,全在她心里。

    女歧戳中的是她心底最自卑的一处,她的恼羞成怒,她的虚张声势,其实都是为了掩盖自己被戳穿后的慌张。

    她一直清楚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但是一直不敢去触碰。

    因为怕。

    从前她是瑶草小仙,而他是武神扶九殷,而现在,她堕入魔道,他还是那个坐拥数千宫观,信徒无数的东卿真君。

    她配不上他。

    这是她心底一直就有的想法,每个人都有心鬼,而她和他身份的悬殊,就是她的心鬼。

    从过去到现在,唯有一回,她和他几乎是掉了个儿。

    那就是他下凡历劫的时候,他是拓跋戎奚,而她是於陵氏般若。

    那段时间里,他和她的感情,他长时间是处于一种卑微的状态,他怕她恼,怕她恨,怕她怨,所以几乎将一颗心捧着送到她面前。

    她呢?

    她后来为了他入了阵,可是一道寂灭咒,就让他忘记了有关她的一切!

    她不甘心。

    明明她也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她甚至为他自堕成魔,可他却不记得了?

    这唯一一个能让她堂堂正正配得上他的机会,就这样没了,她不甘心啊!

    她自私吗?

    或许吧,感情本来就是自私的。

    她还是瑶草小仙的时候,暗暗地爱慕了他三千年,却因为身份悬殊,甚至都不敢去找他。

    可是,她好不容易能配得上他了,却出了这么一档幺蛾子。

    说她自私,那她就自私好了,她只想配得上他而已。

    她尝过了他对她的好,就更不想再回到扮演着默默守护的暗恋者的位子上了。

    “你说这么多,总不会是来羞辱我的吧?”也不知过了多久,莳七才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

    女歧笑道:“自然不是,相反,我不仅可以帮他解咒,让他恢复记忆,同时也可以帮你更胜一层楼,更配得上他。”

    莳七低眸轻笑一声,半晌才道:“总有报酬的吧。”

    女歧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道:“青霄的道行和地位都比你高,你心里也是怕极了吧。”

    “报酬。”莳七平静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也不瞒着你,我因被苍罗那厮镇了数千年,现在从他那里逃了出来,也受了重伤。”女歧缓缓道,“我现在法力流失的厉害,与其让这些法力白白流失掉,不如给你。”

    莳七忍不住笑了:“给我?天底下竟真有这样平白无故的好事?”

    “自然不是白给你,你收了我的法力,那就是我座下的弟子了,你若是不愿,也不必唤我师傅,我也不拘着这个。”

    莳七挑眉道:“仅此而已?”

    女歧笑了:“成了我座下弟子,就要供着我了,你以为容易的?不过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让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更重要的是,我现在需要留在以阴山。”

    莳七深思了一会儿,女歧法力流失,而神官们不知,不然定不轻饶她,而以阴山又是妖邪魔修炼的宝地。

    “我想想。”

    女歧道:“好,你想好了再唤我。”

    “等等。”莳七喊了一声。

    “还有何事?”

    “我该如何称呼你?”

    女歧沉默片刻,道:“唤我妩姬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