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五十二章 诛天(十二)
    莳七到底还是没去找妩姬。

    已经过了好些日子了,妩姬没再看口,似是潜心在以阴山修炼,而莳七也便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可是这些日子,她的心里,却像被炽火灼烧一般不得安宁。

    只差一步,她就可以让扶九殷恢复记忆,且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旁了。

    可是她却犹豫了。

    她到底在犹豫什么她也不知道。

    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好过,就像一个在沙漠中行走的人,干渴多时,从天而降一壶甘泉,却在手碰到水壶的一瞬间,却步了。

    而壶里装的,究竟是水,还是毒药?

    又过了几日,莳七等来了扶九殷。

    他现在出入以阴山十分自由,莳七正坐在棠姝花海中那颗参天巨树下的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神游天外。

    忽然,一阵劲风从身后吹来,将她的秋千吹得老高。

    她被吓了一跳,低低惊呼了一声,下一瞬,便听到了扶九殷的笑声。

    莳七无奈从秋天上飞身而下,红色的衣裙在空中划过一个好看的弧度,她看着正坐在树上的扶九殷,忍不住道:“又来吓我!”

    “吓着你了?”扶九殷眉眼间尽是笑意,如水一般温柔,他对她招了招手,“来,我瞧瞧。”言罢,还未待她开口,他已经随手扯下树上的一片叶子,在唇边吹了口气,然后扔了下去。

    莳七还未反应过来,就看着那片叶子变得如小舟般大小,将她托起,直直送到扶九殷身边。

    他眼眸中笑意满满,在她刚到他身边时,长臂一览,将她紧紧的带入怀中。

    他坐在树枝上,而她,却坐在他的腿上。

    莳七脸颊微红,虽然她记忆中,般若和拓跋戎奚已经亲密非凡,但是她现在面对的是扶九殷这张脸,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扶九殷一低眸,便瞧见她微红的脸颊,忍不住笑道:“你的脸怎么红了?”

    莳七闻言,狠狠剜了他一眼,明知故问,简直令人发指!

    他抿唇笑了一声,道:“难道是怕掉下去,故而紧张了?”

    “是。”她顺嘴答应了一声。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他又低低笑了两声:“既然如此,你可要坐好了,不然让旁人知道,明明数千年道行竟还能掉下去,可不得笑话了,是么?”

    莳七听他说完,这才反应过来,他竟是用自己此前调戏他的话,来调戏自己!

    扶九殷见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朗声大笑,笑完后,忽然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认真道:“式微,你真好。”

    莳七下意识的便用手掩住了被他亲过的唇,问道:“我好?”

    “是。”他的眸光定定的落在她脸上,眸底的温柔几乎叫她溺死其中,“几千年了,我都是独身一人,而你的出现,让我忽然对今后满心期待。”

    她的出现爆破了寂寥,所以她重要。

    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一直不知道,在他还是凡人的时候,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爱人,他的一生都在忠君护主,国将不国,何以为家?

    直到死,他都没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

    后来成了神官,有了无尽的生命,那种孤独感被放大了,所有人都尊敬他,却没有一个人真正了解他,关心他。

    他在神坛之上,备受瞩目,却没有烟火气。

    这就是神啊,神怎么能有烟火气呢?他曾经自嘲的想着。

    他以为可能永远都这样了,这时,他遇见了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了。那个坐在画船之上,同远山近柳融为一幅画的红衣女子,猝不及防的,让他怔忪了良久。

    稚童本可以不必落水的,是他。

    他承认,他当时确实存了点私心,他早看出了她不是人,他只是想看看她会不会出手,还是会漠然旁观。

    一阵风吹过,本是行走在岸边的稚童,被风带了下去。

    而她在目光扫及的瞬间,便催动了腕上的红绫,红绫不是凡物,寻常肉眼凡胎自然是看不见的。

    他也出手了,却在和她四目相对的瞬间,捕捉到了她眼底的欣喜。

    她,见到他欣喜?

    不过后来重羽的话,提醒了他,世间爱慕他的女子何其多,那欣喜也只是她认出他真身的情绪罢了。

    再回了天上,他偶尔还是会想到那个红衣女子。

    后来,他历劫去了。

    没想到回来之后,她竟是找到了他,脸上带着那种被负心人抛弃的委屈。

    而他,似乎就是那个负心人?

    果不其然,在他问出那句话后,她气急败坏的骂了他烂记性。

    再后来,他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烟火气。

    是她,让他终于感觉到自己是活生生存在的个体,而非那个高高在上的东卿真君。

    是这样的吧?

    扶九殷的话,让莳七长时间陷入了怔忪之中。

    她低垂着眼眸,指尖隐有些颤抖,半晌哑着声音道:“我并没有那么好。”

    “在我眼里,没有谁能比得上你。”他道。

    只这一句话,莳七几乎有想掉泪的冲动,她忍了半天,才道:“青霄呢?她不好吗?”

    扶九殷有些诧异她为何会忽然提及青霄,片刻才反应过来,定是那日他同青霄出现在以阴山前,让她误会了。

    “青霄?”他沉吟道,“青霄太傲,眼里揉不得沙子。”

    其实他也说不上来,有些人,就是第一眼便知道,不是一路人。

    青霄和执陵都是如此,他不喜青霄,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傲气,更是因为她举手投足,而执陵,他脸上的笑,让人觉得他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什么。

    但是式微不同。

    正如他说的,有些人第一眼便知道,不是一路人,而有些人,则是第一眼便可以确定,她是区别于旁人的存在。

    式微就是这样。

    “我恋你,如何是一句话说得清的?”他笑着在她耳边轻声道。

    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际,让她心中一阵缱绻,转眸望他,两人相隔不过毫厘。

    她张了张唇,半晌,在他的目光中,对着他的唇,轻轻吻了上去。

    她知道,她没那么好。

    可是他却觉得天上地下只她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