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诛天(十七)
    太清公子婚宴上的一个小插曲虽然最终被化解,且出了气,但是莳七心里还是梗得慌。

    那几个瑶草仙想要过来和她搭讪,但是看见她淡淡的眉眼,顿时偃旗息鼓了。

    仙人成婚,自然没有三拜之说,但是倒要祭拜天道,没人知道天道是什么,但是大抵大抵存着敬畏之心。

    佘儿的马车自天边而来。

    四匹黝黑骏马,马车华丽非凡,掠过祥云,在空中留下一串缤纷的痕迹。

    太清公子笑眯眯的上前将佘儿从马车上扶了下来,佘儿身上的嫁衣无与伦比的好看,听说是那一道道花纹是出自织女之手,裙裾上点缀着霞光。

    莳七眼底溢出一丝艳羡,轻声道:“她的嫁衣真好看。”

    扶九殷低眸看了看她:“这还不是最好看的。”

    “嗯?”她不信,这分明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嫁衣。

    他俯身靠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南海有种千年产一粒的珍珠,饱满圆润,最适合点缀在裙裾间;孔雀尾巴尖上有三根最美的羽毛,最适合缝制在袖口;日出东方时分,洒在东海海面上的第一抹阳光,最适合洒在裙摆上;织女每隔五百年才能织出的一匹流霞锦,最适合做云肩。”

    她抬眸怔怔的瞧着他,双唇颤抖,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我许你一件天上地下最美的嫁衣,你愿意吗?”他眸底蕴藏着温柔的笑意,如碎了一池秋水的阳光。

    莳七呼吸陡然间急促起来,她心底的恐慌霎时间放大了许多。

    扶九殷见她久久不语,不由出声:“式微?”

    “我……”她用尽全身力气吐出了一个字,却再也说不出旁的了。

    他薄唇微抿,却也没有逼她,只是在她额间轻轻落下一吻,道:“等你愿意的时候。”

    那一天,她也不知道怎么度过的,似是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可她却笑不出来,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重复念着一句话,“他是神,你是魔,你根本配不上他。”

    她这才惊慌的发现,就算扶九殷恢复了记忆,就算他给她保证。

    可她过不去的是她自己的那一关。

    那心鬼,让她无处遁形,她根本摆脱不掉。

    妩姬的话提醒了她,无论是扶九殷给她的保证,还是那些瑶草仙的奚落,都进一步让她认清了自己。

    她怔忪良久,仿佛跨越山海那么长。

    “好,我给你心头血。”

    她给了妩姬心头血,妩姬再次拉她入阵,昏昏沉沉之际,仿佛重塑肉身般,打碎骨头,斩断经脉,最后重新捏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重塑真身的疼痛渐渐就麻木了。

    她忘记了思考,眼前浮现的是扶九殷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就像是一个劫。

    般若是扶九殷的情魔劫,而扶九殷是她的劫。

    当她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棠姝花海中,微风轻拂着她的脸颊,痒痒的。

    她缓缓站起身,却觉得浑身无力,每走一步,关节处就发出嘎达嘎达的响声,却不疼,只是没力气。

    此时,妩姬的声音传来:“你我共生契约已然签订,我不会对付你,但你若是背叛我。”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说完,但是莳七却明白了。

    共生契约什么的,她并不惊讶。

    她能接承妩姬的道行,总要付出点什么,更何况那滴心头血。

    再后来,她察觉自己似乎是由骨子里一般的新生了。

    她现在的道行匪浅,约莫着逼近万年,她不由心生疑惑,她现在的道行,天上地下,谁能打不过?

    恐怕君丰,苍罗。

    妩姬又道:“莫想了,君丰和五御你是敌不过的,还有便是那些炙手可热的神官,你能勉强搏一搏。”

    莳七有些诧异:“君丰和五御我明白,可是那些神官?”

    “热门的神官在凡间有信徒,常年的香火进奉,都化作功德。”

    这么一解释,莳七倒是明白了。

    这里说的热门神官,大抵就是指扶九殷之流。

    而妩姬此前之所以招人忌惮,是因为她的幻术,更何况,妩姬的道行加之她身,多多少少还是流失了吧。

    在此之后,扶九殷来过。

    他很敏锐的察觉到莳七的变化,蹙着眉道:“你究竟怎么了?”

    “变得更漂亮了,你喜欢吗?”她笑道。

    他说的自然不是这个,他是说她的道行,以及她身上的愈发浓郁的魔气。

    他薄唇紧抿:“你……”

    还未待他说完,她已经上前吻住了他的唇,探出舌尖轻轻描摹着他的唇瓣。

    不多时,他的双眸便紧紧地阖上了。

    莳七用法力托起昏迷的他放在软榻上,淡淡道:“妩姬,可以了。”

    妩姬承诺过她,帮助扶九殷恢复记忆。

    莳七在门外等了足足一天之久,看着以阴山上的日光渐渐变得暗淡,心头的慌乱也渐渐平复下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从妩姬身披玄色斗篷走了出来,她的脸隐在斗篷的帽檐下,声音沙哑难听,如同破旧的老风箱。

    “好了。”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多谢。”

    她转身进了门,扶九殷还未醒来,她执起他的手,静静凝望着他。

    扶九殷醒来的第一眼便瞧见了坐在软榻旁的莳七,他抬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轻声道:“阿若。”

    莳七笑了。

    他恢复记忆之后,两人确实过了几天蜜里调油的日子,争吵却发生在瞬息之间,隐有预兆,却还是爆发了。

    “我不明白!”他冷着声道。

    她低着眸,没有说话。

    他走了,回天上去了,乞颜小心翼翼的望着她:“式微……”

    “没事。”她笑了笑,“他会回来的。”

    他知道了她和女歧的交易,只是她隐去了她心鬼的那一段,他道就算他不恢复记忆又能如何?他还是那个他,对她动心的他,为什么一定要恢复记忆?反倒是被女歧捆在了一起。

    她笑了,只是笑着笑着,唇齿间满是苦涩。

    那是她的心鬼啊!

    现在皆大欢喜了不是吗?她终于配得上他了,而他也恢复了记忆,有什么不好?

    隔了数日,扶九殷还是回来了,他上前一把将她紧紧的抱着,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