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六十章 诛天(二十)
    没人知道莳七和君丰在究极亭究竟发生了什么。

    莳七醒来后也只是沉默不语,扶九殷心中担忧,可她却说只是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

    那可是听君意啊!

    玉笛听君意,能镇三界邪魔,她那日倒在地上的样子当真是触目惊心。

    扶九殷交代了乞颜有关照料莳七的事项后,便有事回去了,乞颜连连应下,且送着他出了以阴山。

    待屋里只剩下莳七一人时,房间一隅忽然出现一团黑色的雾气,那雾气凝聚在一起,渐渐凝成一个身披玄色斗篷的人。

    “你在君丰那里看到了什么?”妩姬问道。

    莳七倚靠着床柱,沉默不语,妩姬也不催她,只是坐在一旁。

    “你从未告诉我你的幻术也给了我。”也不知沉默了多久,莳七忽然道。

    她没有看妩姬,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熏香炉上,声音平静。

    妩姬道:“幻术本就是随着你我的契约一同转移的。”其实那不是幻术,若是认真说起来,该是眼。

    她给莳七的,是一双能窥视万物心鬼的眼。

    莳七忽然嗤笑一声:“还是被你摆了一道。”

    “这有什么不好?你身上的万年道行却没有足够能与之匹敌的法宝,可是我给你的眼睛能!”妩姬声音中透着几分不赞同,“再者,我之所以被天界追杀,可不是因为我这双眼,而是因为那二十八个神官。”

    莳七转眸,眸光落在她身上:“那些神官真是你杀的?”

    妩姬笑了:“是与不是,真的很重要吗?”

    “对在乎的人而言,自然重要。”莳七道。

    妩姬沉默片刻,溢出一丝嗤笑:“我没有在乎的。”更没有在乎她的人。

    莳七抿了抿唇,亦没有说话,屋内一时间又陷入了寂静之中,过了良久,妩姬问道:“所以你在君丰那里究竟看到了什么?”

    君丰……

    莳七口中轻轻念着这两个字,她抚琴中途,君丰的笛声和了进来,她本来没注意有什么不对。

    可是她的神思却越来越不清醒,她立刻察觉到是君丰的笛声有问题,幸而发现的还是不是很晚。

    可是在这之后的事情,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现在想想,似乎是为了自保,她下意识的反击了君丰,并且趁着君丰笛声被断的瞬息,窥视进了他的内心。

    “君丰他的心鬼是……”她嗫嚅着双唇,半晌才吐出两个字,“苍罗。”

    她话音刚落,妩姬便猛地站了起来:“什么?是苍罗?”

    莳七缓缓看向她:“你此前一直没有窥视过他么?”

    妩姬道:“你以为谁都能有你这么好的运气?君丰的心里驻防十分强大,此次若不是他轻敌、加之被你强行破开笛声的间隙,你也未必能窥知他的心鬼。”

    她顿了顿又道:“更何况,若不是扶九殷及时赶到,你今日定是在劫难逃。”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道:“君丰最忌惮苍罗的才能和贤明,一直想要杀之而后快。”

    在君丰的心鬼中,数千年前当上天帝的是苍罗而不是君丰,苍罗登基那天,三界众生灵纷纷送来贺礼,贺礼将禁璃神宫都挤得满满当当。

    而彼时的君丰,就站在一个角落,眼底满是嫉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被众生灵恭贺的苍罗。

    “那君丰登基之后,又为何要封苍罗为五御之首?”妩姬有些不明白。

    莳七轻笑一声:“挂名的五御,能有什么威胁,他还平白博得一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苍罗虽然是五御之首,但是他却为了镇压女歧,以身作阵,化而为岛,连凡间都只知四御而不知五御,没有功德的五御之首,和功德无量的君丰哪里能相提并论。

    就在此时,妩姬猛地一回眸,厉声道:“谁!”

    莳七有些狐疑:“怎么了?”

    “有人。”

    “阵法未动,你会不会听错了?”莳七掐指一捏,以阴山的阵法没有动,更没有陌生的气息。

    妩姬也有些不确定:“那便是听错了。”

    莳七道:“唤乞颜来问问吧。”

    传音入耳后,乞颜便立刻来了,他手中还提着一只锅铲,忙得脸上都是汗:“式微怎么了?”

    “方才可有人来过?”

    乞颜一头雾水的看着她:“没吧,阵法没有被触动。”

    莳七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此时的以阴山上空,一缕浓黑的雾气升腾而起,跐溜一下便往天边逃去了。

    九重天之上,禁璃神宫。

    那缕黑色的雾气顺着紧闭的殿门钻了进去,君丰正坐在金座上,手指又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扶手。

    他的身旁,立着一个身姿娉婷的白衣女子。

    “帝君,来了。”

    君丰缓缓抬起双眸,眸子满波澜不惊,不多时,那缕黑雾钻进来后,便直奔着白衣女子去了,缠绕在女子周身,似乎是在撒娇。

    “青霄。”君丰面色平静的唤了声。

    姒姮笑了笑道:“是。”

    那黑雾离开了姒姮身边,在地上推推挤挤,不多时,地上便浮现出一行黑色的文字,“君丰最是忌惮苍罗。”

    君丰面色如常,可眼底却早已泛起冷意和杀意。

    姒姮抬手扔出一只玉瓶子,那股子黑雾便钻进了玉瓶中,继而被她收入怀中了。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姒姮对着君丰跪下:“帝君德才兼备,姒姮乃帝君钦点飞升,心中只想追随帝君。”

    君丰眸底的寒意冷却了几分。

    其实真正意义上而言,只有扶九殷一个人是君丰点上来的,而姒姮只是君丰的旨意和分身钦点飞升的。

    “帝君,那以阴夫人和女歧联手,恐要天下大乱。”姒姮跪在地上,声音中满是恭谨,“还请帝君下令捉拿以阴夫人和女歧。”

    君丰淡淡道:“谈何容易?”

    “帝君,虽然我们并不知为何女歧的幻术会被以阴夫人使用,但是现在的以阴夫人可比女歧要容易对付的多,此时不捉她,若是等以后,恐怕更是不容易。”姒姮字字恳切。

    她不动声色的抬眸打量了君丰,见他的面容隐有松动,遂咬了咬牙,又开了口。

    “帝君,数千年前苍罗大帝镇压女歧,尚且还被女歧逃窜了,如今帝君若是能够捉拿住以阴夫人,定是能一振天威,三界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