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诛天(二十一)
    君丰的神色终于有些松动,手指轻抚着扶手上的花纹,若有所思。

    姒姮敛去眼底的快意,又道:“帝君,以阴夫人乃心魔,吸食万物心鬼,若是让她窥知天庭众神的心鬼,定要天下大乱,还望帝君为天下苍生三思啊!”

    “以阴夫人。”君丰喃喃念了一句。

    “帝君,东卿真君就是被她蛊惑了,若非如此,论东卿真君的忠君之心,又怎会忤逆帝君呢?”

    姒姮明白,以阴知道了君丰的心鬼,是定然活不成的。

    但是君丰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能信服天下人的理由,如今姒姮已经将所有的理由都送到了他的面前。

    “你先去吧。”君丰斟酌良久,终是道。

    姒姮也没有多言,只是对他行了一礼,继而缓缓离开了禁璃神宫。

    她刚回到青霄宫,就看见执陵正坐在里头,他见她回来,便问道,“如何?”

    “帝君未做决断。”

    执陵笑了笑,手中把玩着杯盏:“不急。”

    翌日,姒姮正在青霄宫里莳花弄草,就听说君丰召了扶九殷过去,她忍不住轻笑了声:“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扶九殷不明白君丰唤他过去做什么,但是心底直觉是有关莳七的事。

    禁璃神宫内,熏香缭绕。

    君丰坐在软榻上,面前是一方案桌,上头摆着香茗和茶盏。

    扶九殷被仙子引见:“东卿拜见帝君。”

    君丰抬眸对他笑了笑:“坐吧。”言罢,他随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蒲团。

    扶九殷按耐住心底的疑惑,言谢后在君丰的对面坐了下来:“不知帝君唤东卿过来所为何事?”

    君丰俊朗的面容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没事就不能唤你过来品茗了?莫不是有了佳人,便忘了孤?”

    这话说的暧昧,可是扶九殷却听得一阵心惊。

    他刚刚飞升的时候,君丰对他多有照拂,时常唤他来禁璃神宫饮茶阔论,二人就像是忘年交一般。

    君丰也曾不止一次说过,看到他,就像看到了自己在凡间时的儿子。

    扶九殷问过,后来那孩子呢?

    君丰听了他的话,神思游历到天外,半晌才轻声道:“不记得了。”

    距离君丰飞升,都已经过去数万年之久了,不记得也是正常事,所以君丰常说,对扶九殷视如己出。

    君丰极为看重扶九殷,这也是他飞升后很快成为天庭热门神官的原因之一。

    可是眼下,君丰忽然提及这个,扶九殷只觉得心惊。

    君丰见他久久不语,不由笑了一声:“同你说笑的。”言罢,抬手将刚刚斟好的一杯香茗推到他面前。

    扶九殷接过茶盏,道了一声谢,正要饮一口,却又听到君丰开了口。

    “你对以阴夫人的诡谲之术作何感想?”

    君丰若是下定决心讨伐莳七,自然是不会帮她藏着掖着,现在三界基本上都知道了她会和女歧一样的诡谲之术,人心惶惶是必然的。

    没人愿意将自己的心鬼暴露出来。

    那就是原本光鲜亮丽的众神,心底最阴暗的地方,最不堪一击的地方。

    扶九殷自然也听说了消息,谈起此事,他心中十分愧疚,若不是自己失忆,莳七又怎么会和女歧签订那样的契约呢?

    可是眼下君丰却问了他对莳七的看法,扶九殷便知道,他心底的那股子不安终于化为了现实。

    “帝君问东卿,是信任东卿,我私以为,以阴夫人没有伤人,不必与之为敌。”扶九殷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没有参杂着私人感情。

    君丰笑了笑:“可是众神对以阴很是忌惮,该如何?”

    扶九殷置于桌下的手下意识的紧握成拳,他低着头半晌也没有开口。

    君丰目光定定的落在他身上,殿中的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片刻,他忽然笑了:“罢了,你且去吧。”

    扶九殷离开后,姒姮便去了禁璃神宫。

    “帝君,东卿真君定是主张不敌吧。”姒姮道。

    君丰抬手将桌上的香茗茶盏收起,淡淡道:“他不肯。”

    姒姮轻笑一声:“这就是以阴的高明之处了,她已然将东卿真君蛊惑,帝君,以阴其心可诛啊!谁人不知东卿真君手握天庭兵权?”

    君丰闻言,眸光淡淡睨了她一眼:“你先回去吧。”

    姒姮心底就算再着急,也只能抿了抿唇,恭恭敬敬的道一声是。

    执陵听说姒姮从禁璃神宫回来了,便去找了她,他一进门,便看见姒姮不愉的神色,遂道:“让我猜猜,帝君还是模棱两可?”

    “我不明白,既然那贱人已经知道了他的心鬼,他为什么还不出手?”姒姮面目阴冷,“难道真的是因为扶九殷舍不得,帝君便心软了?”

    君丰提携扶九殷是众神心知肚明的一件事。

    有人甚至断言过,若是哪日君丰不想坐着个帝君,恐怕下一任的帝君便是扶九殷了。

    执陵在她身旁坐下,轻笑一声道:“扶九殷哪有这么大的面子?”

    君丰的心鬼和爱将扶九殷,两者一比,君丰也知道孰轻孰重,只是现在苍罗已然不再镇压女歧,他虽然在凡间没什么威望,但是在三界的威望并不比君丰小。

    甚至因为苍罗以身作阵镇压女歧而退出了天帝的竞争,这件事反而成了他功德碑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给君丰的压力,比之数千年前还要多。

    所以君丰更不能错,扶九殷在天庭手握兵权,威望直逼四御,但是却一如既往的忠君。

    若要执陵来说,扶九殷作为凡人时,死就死在忠君二字上,若是当权者不贤不能,何不取而代之,反倒是为天下苍生做了件好事。

    但是扶九殷呢?

    生平唯一一次抗旨,是在临死前,带着本该回京的大军将折返的敌人杀个片甲不留,之后自戕而死。

    在后人评判,扶九殷愚忠。

    可是愚忠又如何?

    就是这点,入了君丰的眼,君丰和旁人所处的位置不同,他是当权者,若是非要在众多人杰中挑一个飞升,君丰为什么不挑这个一心愚忠的将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