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诛天(二十四)
    姒姮和执陵在五灵山堵住了正要离山的孔雀梵焉。

    梵焉蹙着眉看着两个来者不善的人:“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执陵笑了笑:“想找你借样东西。”

    梵焉向后退了一步,手背于身后掐了个诀,眸底满是警觉:“你们要借什么?”

    姒姮抿唇一笑,轻声道:“想借你的心用一用。”

    话音刚落,她已经出了手,一道灵光顺着她的指尖流出,朝梵焉的方向击去,与此同时执陵凌空而起,口中默念咒诀。

    梵焉的耳边顿时嗡嗡作响,如千万只小飞虫萦绕,她强忍着心头的痛楚施法,但是奈何对面是两个上神,根本不是梵焉一个妖能抵挡的了的。

    “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何……要加害于我?”

    梵焉强撑着心头的撕扯开来的剧痛说出这句话,可是话音刚落,她已经忍不住吐出一口黑血。

    执陵眉宇间的笑意恍如三月的暖阳,可是说出的话却像是隆冬的冰雪。

    “是无冤无仇,只可惜,你的心对我们来讲大有用处,我们只好不得已喽,你放心,我们会让你死的痛快些的。”

    姒姮冷笑一声:“要怪就怪你识人不清,偏生交了以阴这么个好友,你死的不冤!”

    梵焉咬着牙道:“我可是大明王座下弟子,你们胆敢动我,就不怕佛祖怪罪?”

    孔雀大明王毕竟是佛母,灵山佛祖总要给些面子。

    就如同莳七此前开她的顽笑,就是打狗也要看主人的。

    姒姮闻言,登时轻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她执起手中的玉如意,玉如意上头萦绕着一簇灵力,随时就要击向梵焉。

    “你放心,大明王是不会怪我们的,他只会去找你的好友以阴算账。”

    言罢,姒姮手中那柄玉如意上头的灵光紧紧的捆缚住了梵焉,梵焉再也动弹不得。

    姒姮解下腰间的玉瓶,释放出其中的黑雾,“好孩子,出来吧。”

    她话音刚落,玉瓶中便蹿出了一股子黑气,先是在她的周身绕了几圈,姒姮笑了笑道:“去吧。”

    黑雾听了她的话,一下子钻入了梵焉的口鼻。

    随着梵焉那撕心裂肺的叫声,黑雾从她的眼眶中出来了,复又钻进了玉瓶中,姒姮这才收了手,再一看地上,原本捆缚住梵焉的地方,只躺着一只死掉的孔雀,孔雀的口鼻皆隐隐有黑雾升腾。

    姒姮嫌弃的扫了一眼,道:“你拿着。”

    执陵笑了笑:“原来我便是这个用处。”话虽这样讲,但他还是上前将孔雀的尸体提了起来。

    “去灵山?”他问道。

    姒姮眸底满是快意,低眸掸了掸衣裙上的浮尘:“去灵山。”

    到了灵山,执陵便没有随同姒姮一起进去,佛祖座下弟子将姒姮引见进入。

    “青霄见过佛祖。”姒姮对着方寸灵台上的佛祖行了一礼。

    佛祖没有睁开眼,只是道:“是君丰让你前来。”佛祖的声音低沉洪亮,响彻在姒姮的耳际。

    姒姮笑了笑,没有说话,掌心一翻,将带来的孔雀尸骨扔在地上。

    佛祖这才睁开了眼,他满目慈悲,看见地上的孔雀,低沉的声音道了声:“阿弥陀佛。”

    “以阴夫人并没有佛祖您所说的那样,她不可度化,孔雀梵焉乃以阴夫人朋友,尚能下此狠手,此为罪一;谁人不知孔雀乃佛祖亲母,以阴夫人依旧不管不顾,可见灵山和天庭,她都不放在眼里,反叛只是迟早的事,此为罪二;以阴夫人修炼之法太过于诡谲,乃吸食万物心鬼,为六道不容,此为罪三。”姒姮的红唇间缓缓流出一连串的字句,“以阴有违天道,不当留。”

    佛祖身后的金光四溢,佛眼中满是悲悯:“青霄,何为正,何为邪?”

    姒姮闻言,先是一怔,旋即道:“神者为正,魔者为邪。”

    佛祖捻着手中的佛珠,道:“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青霄,你可悟到?”

    姒姮不明白佛祖这句话,她也不想明白。

    她只是想要佛宗点头而已,要说天庭和灵山,本就相互不干涉,要不是以阴的身份特殊,又何必来此一遭?她心中冷嗤,灵山这位,妄想渡化天下众生,却不知天下众生皆有心鬼,如何能渡化?

    佛祖见她久久不语,遂道:“君丰已然心有定数。”

    姒姮笑了笑:“帝君请佛祖帮个忙。”

    佛祖双掌合十,闭目静思,忽佛光普照,化现金芒,身化虹光,不再言语。

    姒姮笑了,她知道,此事成了。

    待姒姮心满意足的离开后,佛祖再次睁开了双眼,他的目光落在金殿中孔雀梵焉的尸骨上,面上悲悯。

    手指轻点,一簇金光流出,笼罩在孔雀梵焉的尸骨上,不多时,那只死去的孔雀便渡化金身,化作了佛祖方寸灵台上的装饰。

    执陵守在灵山外,看见姒姮,便迎了上去:“如何?”

    姒姮含笑点了点头:“她的死期已到。”

    她根本不在乎佛祖信了还是没信,但是她知道,佛祖大抵是没信的。

    但是那又如何?

    君丰想要做的事,佛祖也阻止不了。

    孔雀梵焉身份特殊,第一,她是孔雀,虽然没有大明王那般地位尊尚,但是说到底她还是孔雀。

    第二,便是让她极为欣喜的一件事了,她也是前些日子才从执陵口中得知,孔雀梵焉刚刚拜在大明王的座下,虽然并非入门弟子,但好歹也是有了正经身份。

    杀了梵焉,嫁祸于以阴,她和君丰的筹谋,才能名正言顺。

    之所以去找佛祖,就是去知会他一声。

    君丰会因佛祖的心思而犹豫,反之佛祖也会,莫要说什么佛正道,在这世上没什么真正的正道。

    灵山和天庭相当于是分庭抗礼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情,君丰要做的事,并没有碍到佛祖的利益,所以笃定佛祖不会阻拦,就是这么简单。

    更何况,她嫁祸以阴却丝毫没有担心暴露,就是因为那个好东西。

    想到这里,姒姮不由轻笑一声:“回了,好戏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