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六十六章 诛天(二十六)
    自那日后,他再没来过以阴山。

    莳七将那件扎破她十指而染上鲜血的嫁衣放进了箱子的最底层,她想,也许他不会再来了。

    她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似乎自梵焉死后,霎时间就天翻地覆了。

    妩姬说,世上女子为情所困者成百上千,却未见有几个男人如此,男人的话最不可信了。

    莳七沉默不语,她很想为他辩解,说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可是他现在又在哪里呢?她甚至不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来找她。

    她为了配得上他所做的一切,在如今都成了荒谬。

    她不敢去找他,怕只怕他会说出那句让她伤心的话,所以便焦灼着,心中还在自欺欺人。

    就在等待的日子里,以阴山来了个不速之客。

    莳七目光淡淡的落在眼前的男子身上,道:“不知大帝前来所为何事?”

    苍罗俊朗的脸上是客气的微笑:“有故人在此。”

    莳七轻笑了声,没有说话。他口中的故人,想来应该是妩姬了,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找妩姬。

    “劳烦夫人引见。”苍罗对她拱了拱手。

    莳七淡淡瞥了他一眼,旋即唤了妩姬一声。

    她也不知妩姬和苍**了什么,总觉得他二人的关系也很是微妙,苍罗以身作阵,化而为岛,只为镇压妩姬。

    可是在妩姬打伤苍罗逃窜后,苍罗却向君丰求情,望其网开一面,不再追究。

    苍罗离开后,莳七明显能察觉妩姬的情绪极为低沉,整个以阴山都笼罩在阴冷之下。

    “你还好么?”她问。

    妩姬没有说话,隔了半晌,忽然轻笑一声:“没事。”

    莳七靠在栏杆前,远眺着楼阁前方的花海,平静道:“苍罗喜欢你?”

    妩姬一怔。

    就是这一瞬的怔忪,让莳七确定了答案,苍罗喜欢妩姬。

    “那你呢?你喜欢苍罗吗?”她继续问道。

    妩姬却忽然暴躁了起来:“他算什么东西!”

    莳七闻言,缓缓回眸,眸光落在妩姬那玄色的斗篷上,道:“你也是喜欢他的吧。”

    妩姬恼羞成怒,敛了身形,莳七却笑了:“那二十八位神官不是你杀的,他却不信,是么?”

    若真是如此,她二人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妩姬再次现了形,她的身影似乎有些颤抖:“式微,这世上情爱都是放屁,他信你也好,不信你也罢,对你来讲不该有什么影响!”

    莳七转过身,抬眸往着天上的明月:“可是有些人,天生就是为明月而生的。”

    “狗屁!”妩姬那沙哑的声音里盛满了愤怒。

    她沉沉吐出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绪后开口:“式微,你知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么?”

    “是他么?”莳七道。

    妩姬冷笑一声:“是心。”

    莳七不明白,她回眸望着妩姬,却见妩姬猛地扯开自己那宽大的斗篷,瘦骨嶙峋又干枯的手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瘆人。

    她定定的望着妩姬,原来那终日隐藏在斗篷后头的,是一张老者的脸。

    那张脸满是皱纹,沟壑纵横,布满皱褶,刀刻似的,没有水分,没有光亮,只有像霜打了的枯叶似的一张饱经风霜的脸。

    莳七震惊的往着妩姬,她想过千百种妩姬的样貌,自然也曾想过这一种。

    但是还是被她那苍老之至极的脸震惊了。

    “你……”

    “世人道女歧,姣丽蛊媚,驻容有方,可是你看现在的我!”妩姬那苍老沙哑的声音如同撕扯着破布,难听至极,配上她这样老得不能再老的脸,叫人很难想象,这是女歧,“有了心就有弱点,最可怕的是,那人根本不在乎你的心!”

    莳七目光怔怔的看着她。

    妩姬冷笑一声,缓缓走到她身边,干枯苍老的手轻轻抚上莳七的脸。

    “有了心的心魔,还叫什么心魔?”

    莳七浑身一震,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妩姬如鹰隼般的目光盯着她,唇角的嘲讽更浓。

    “我不明白。”

    妩姬道:“把你的心封存起来,这样就不会有人能再伤害你了,你也就没有了弱点,自然就能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

    可是她不想要天下无敌,她做的这一切,初衷不都是为了更好的和他在一起吗?

    说她矫情也好,蠢钝也罢,自打他的鲜血染红她枝叶的那一刻起,她的命里,注定多了他这道劫。

    “不……算了……”她心中的惊惧更甚,下意识的摆手拒绝。

    妩姬也不逼她,只是睨了她一眼,那目光似是在嘲笑她,又似乎在怜悯她,又似乎两者都不是。

    “总有一日,你会成为真正的心魔。”这是妩姬的最后一句话。

    以阴山又恢复了寂静,妩姬不肯和她说话,而乞颜也走了,就是在梵焉死后。

    她也不知乞颜去了哪里,但还是相信他会回来的。

    过了些日子,乞颜确实是回来了。

    莳七望着楼阁下那只雪白的狐狸,唇角扬起一丝微笑:“乞颜。”

    乞颜抬眸望着她,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十分灵动,他一晃身,化作了一个白衣少年。

    “式微……”他的神色间似有几分犹豫和担忧。

    莳七含笑道:“回来就好。”

    乞颜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莳七有些狐疑,她问道:“怎么了?”

    “式微,那日我不该怪你。”

    莳七笑了笑:“无妨。”

    乞颜松了口气,他最怕回来的时候,她会生气,那日确实是他不对,他被迟迟找不到主人的消息折磨的快疯了,加之梵焉突然死了,他的情绪便崩溃了。

    “式微,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若是想哭便哭出来吧。”乞颜飞身到她身旁。

    莳七道:“我为何要哭?”

    乞颜有些惊诧,却不肯在开口了,莳七察觉出了不对,她一把拉过他,追问道:“到底怎么了?”

    从他方才一回来,她就觉得他不对劲。

    “式微……”

    “说啊!”

    乞颜被她的神色吓了一跳,不肯说,却又不能不说,左右都瞒不住了,遂一咬牙开了口。

    “东卿真君要和青霄娘娘成亲了,三界传得沸沸扬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