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六十七章 诛天(二十七)
    九重天之上,仙气缭绕,飞瀑流泉。

    几个小仙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忽然瞧见一个青衣小童过去,连忙喊住了他。

    “重羽,重羽!”

    重羽听见那几个小仙唤自己,遂走了过去:“怎么了?”

    “听说你家将军要和青霄娘娘结亲了?还是由帝君主婚,可有此事?”其中一个紫衣小仙问道。

    重羽的脸上带着几分骄傲之色:“自然是真的。”

    他话音甫一落下,那紫衣小仙便立刻叫了起来,“青霄娘娘就要名花有主了,我这心里好生难受。”

    旁人嘲笑道:“可拉倒吧,你先飞升上去,再叫青霄娘娘瞧瞧你。”

    “只怕几万年都不够用的!”几个小仙立刻笑了起来。

    那个紫衣小仙没好气的撵着他们:“去去去,都走都走!”

    “这还开不起顽笑了!”其他几个小仙也不高兴了,瞪了他一眼就离开了。

    重羽见众人散尽,本也打算离开,没想到那紫衣小仙一把拉住了他:“重羽,之前不是说真君在以阴山还有个以阴夫人呢?”

    重羽闻言,顿时冷嗤一声:“她算什么东西,也敢肖想我家将军!”

    紫衣小仙轻唔了一声:“也是,到底是个魔。”

    重羽道:“天上地下,配得上将军的,只有青霄娘娘了,这回有帝君做主,我看那什么狗屁夫人还能蛊惑我家将军!”

    “是是是,正是呢!”紫衣小仙连忙应和着。

    重羽回了扶九殷的辅阳宫没多久,姒姮便来了,重羽连忙笑着迎了上去:“青霄娘娘。”

    姒姮含笑看着他:“你家将军可在?”

    “在的在的。”重羽连忙将她引进去,“将军,青霄娘娘来了。”

    扶九殷缓缓抬起双眸,一双眸子里满是冷漠:“有事?”

    姒姮见重羽带上门出去后,才笑着道:“闲来无事,来看看你,过些日子就见不到了。”

    她的声音中满是温柔,连眸光也蕴着笑意,这样温柔的青霄,倒是难得一见,她惯常都是清冷孤傲,叫人却步。

    扶九殷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再过些日子就临近婚期了,他们俩自然是不能见面的。

    他面无表情的靠在椅背上,甚至于不肯看她一眼。

    “青霄,我答应娶你是真,帝君放过式微可也是真?”

    他还记那日,梵焉的死,几乎像是戳破天的匕首,扎开了天庭和灵山的安稳。

    孔雀大明王来了天庭,和君丰聊了良久,待大明王走后,他便听说了君丰要诛伐式微的消息。

    那一瞬,他的一颗心恍恍沉入谷底。

    他以为,灵山佛祖的一席话,让君丰已经熄了要诛杀式微的心思,可是却偏偏半路死了个梵焉。

    梵焉虽然是妖,但也是大明王座下弟子。

    他不信梵焉是她杀的,她问他,“你可信我?”

    他当时便答了,“我信你。”

    后来,青霄告诉他,式微杀了梵焉,这下灵山那边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大明王铁了心要杀以阴。

    他说,式微根本没有杀梵焉。

    青霄只是定定的望着他说,以阴是魔,魔是不讲道义的。

    他冷笑。

    青霄又说,大明王要杀以阴是情理之中之事,但是这事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她的话,成功让他抬了头,“如何回旋?”

    青霄笑了笑,说,灵山佛祖要渡天下苍生,可现如今大明王却要杀以阴,佛祖碍于大明王的佛母身份,不便多言,这个时候,君丰的意见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他定定的望着她。

    青霄见他正色在听,继续说,君丰不喜他和以阴走得近,因为以阴是魔,更是女歧座下弟子,那女歧曾经杀了天庭二十八位神官,叫君丰如何心中畅快?

    他彻底明白了,原来他的身份,才是让陷入如今这般危境的根源。

    若他不是神官,不是功德无量的大武神,不是所谓的东卿真君,她就不会被这样对待了。

    所以,是他害了她。

    青霄还说,只要他和以阴划清界限,君丰便不会再追究以阴,同时也会说服大明王。

    那日,他去了以阴山,她捧着一件简陋的嫁衣,小声说我们成亲吧,她不要那件世间绝无仅有的嫁衣了。

    他忽然想大笑,笑整件事的荒唐。

    他明明才和她相遇,现在却不得已要和她划清界限。

    缓缓站起身,将那件嫁衣叠好,说式微,再等等吧。

    没人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口像是有人拿着一柄钝刀子在一下又一下的剜着。

    她脸色登时煞白一片,他强忍着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说式微,离开女歧吧。

    他以后也许不会再来了,只有离开她,她才能好好的活着,他什么都不要,只要她还活着就好。

    他走了,他知道她捧着那件嫁衣一直立在原地,他也知道她定是难受了,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一个人对抗不了大明王和君丰,便只能妥协,只能离开她,她才能好好的。

    回了天庭后,他去找了君丰。

    君丰听了他的来意,只是意味深长的望着他,良久才道:“情之一字,最为艰难,你若肯悬崖勒马,孤心中自然欢喜。”

    他低着头,静静的听着君丰的话。

    “从前孤便和你说过,神魔殊途,你不信,如今以阴夫人杀了大明王的弟子,你该是明白了吧。”

    他沉默不语。

    “孤是见过这些例子,才在一开始便提醒你,你可知,苍罗和女歧,便是如此?”

    君丰话音刚落,扶九殷便猛地抬眸。

    君丰微微颔首:“苍罗若不是被女歧蛊惑,那二十八位神官也不会死,这就是孤最恨这些邪魔的地方。”说到这里,他俯身,伸手将跪在地上的扶九殷扶了起来,道,“东卿,你该知道,孤是为你好。”

    他张了张唇,半晌才道:“是。”

    君丰满意的点了点头,漫不经心替他掸了掸身上的落花:“青霄很不错,孤瞧着你同她天造地设,该是一对璧人。”

    君丰的话音刚落,扶九殷的手脚霎时间冰凉一片。

    “同青霄成亲,孤便不再追究以阴。”

    这是君丰说的最后一句话,扶九殷浑浑噩噩的从禁璃神宫出来,脑海中只剩下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