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六十九章 诛天(二十九)
    莳七察觉到乞颜的不对劲,遂驻足回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青衣男子,脸上挂着温润的笑意。

    是他?

    她见过他,就是此前扶九殷和青霄在她的以阴山前,要捉拿女歧。

    就是眼前这个男子带了君丰的旨意,要扶九殷和青霄回去,她依稀记得,他似乎叫执陵。

    果然,她听见那些围观的小仙连忙给他行礼,“执陵神君。”

    乞颜在看见执陵的一瞬间,眼泪便刷的掉了下来,口中喃喃道:“主人……”

    执陵本没有注意到乞颜,却在看向莳七的时候,对上了乞颜的目光,莳七瞧见他脸色微变,但只是一瞬,旋即便恢复了如常的微笑。

    “主人,是我啊,我是乞颜啊!”乞颜的眼泪掉个不停,下意识的便朝执陵的方向走去。

    执陵微笑着看他:“不知你是?”

    乞颜闻言,脸色霎时间一片惨白:“我是乞颜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一旁的重羽忍不住嘀咕道:“这一个两个都想着一步登天,难怪能是能做朋友的!”

    扶九殷眸光一凛,朝重羽瞥了一眼,重羽吓得后退一步,不敢再说话了。

    执陵笑眯眯的看着乞颜:“抱歉,我并不认识你。”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上前一把抓住乞颜的手:“回了。”

    乞颜情绪激动的挣扎着,他根本不信主人会将他忘了:“主人!是我啊!你怎么会把我忘了呢?你不是说过会来找我的吗?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来找我呢?”乞颜现在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一句话了。

    莳七何尝看不出来这个执陵分明就是记得乞颜的,只是不肯承认罢了。

    她脸色阴沉的斥了声:“够了!”话音刚落,便用法术将乞颜打晕了。

    她面无表情的看了执陵一眼:“原来天庭的神官都是这般,我算是开了眼界了!”言罢,她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一旁的天兵想要上前拦住她,扶九殷抬了抬手,便无人敢再动了。

    她最后撂下的那句话,让他的唇齿涩得难受。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扶九殷一言不发的回了辅阳宫,姒姮也跟着去了。

    “你还跟着我做什么?我已经答应了娶你,你还想怎么样?”

    姒姮抿了抿唇,面上满是担忧:“我知道你怨我,若是可以,我惟愿你能欢心。”

    扶九殷听了她的话,嗤笑一声,没有说话。

    他缓缓阖上双眸,不肯再看她,一如方才式微离开时,不肯再看他一眼一样。

    姒姮面上闪过一丝微妙之色,旋即离开了辅阳宫。

    就在姒姮离开后不久,重羽走进了殿,扶九殷依旧阖着双眸,“重羽,你跟了我多久了?”

    重羽一愣,低着头想了一会儿,道:“将军,重羽跟着您已有八百八十年了。”

    “哦,八百多年了。”扶九殷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重羽也不知道扶九殷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怎么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扶九殷缓缓睁开双眼道:“重羽,你对妖邪魔如何看?”

    重羽又是一愣,半晌才支支吾吾道:“重羽没什么想法。”

    “你撒谎。”扶九殷的眸光顿时锐利起来,“你轻妖,厌邪,仇魔。”

    “我……”重羽想要辩解,可是扶九殷根本不给他机会。

    莳七察觉到乞颜的不对劲,遂驻足回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青衣男子,脸上挂着温润的笑意。

    是他?

    她见过他,就是此前扶九殷和青霄在她的以阴山前,要捉拿女歧。

    就是眼前这个男子带了君丰的旨意,要扶九殷和青霄回去,她依稀记得,他似乎叫执陵。

    果然,她听见那些围观的小仙连忙给他行礼,“执陵神君。”

    乞颜在看见执陵的一瞬间,眼泪便刷的掉了下来,口中喃喃道:“主人……”

    执陵本没有注意到乞颜,却在看向莳七的时候,对上了乞颜的目光,莳七瞧见他脸色微变,但只是一瞬,旋即便恢复了如常的微笑。

    “主人,是我啊,我是乞颜啊!”乞颜的眼泪掉个不停,下意识的便朝执陵的方向走去。

    执陵微笑着看他:“不知你是?”

    乞颜闻言,脸色霎时间一片惨白:“我是乞颜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一旁的重羽忍不住嘀咕道:“这一个两个都想着一步登天,难怪能是能做朋友的!”

    扶九殷眸光一凛,朝重羽瞥了一眼,重羽吓得后退一步,不敢再说话了。

    执陵笑眯眯的看着乞颜:“抱歉,我并不认识你。”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上前一把抓住乞颜的手:“回了。”

    乞颜情绪激动的挣扎着,他根本不信主人会将他忘了:“主人!是我啊!你怎么会把我忘了呢?你不是说过会来找我的吗?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来找我呢?”乞颜现在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一句话了。

    莳七何尝看不出来这个执陵分明就是记得乞颜的,只是不肯承认罢了。

    她脸色阴沉的斥了声:“够了!”话音刚落,便用法术将乞颜打晕了。

    她面无表情的看了执陵一眼:“原来天庭的神官都是这般,我算是开了眼界了!”言罢,她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一旁的天兵想要上前拦住她,扶九殷抬了抬手,便无人敢再动了。

    她最后撂下的那句话,让他的唇齿涩得难受。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扶九殷一言不发的回了辅阳宫,姒姮也跟着去了。

    “你还跟着我做什么?我已经答应了娶你,你还想怎么样?”

    姒姮抿了抿唇,面上满是担忧:“我知道你怨我,若是可以,我惟愿你能欢心。”

    扶九殷听了她的话,嗤笑一声,没有说话。

    他缓缓阖上双眸,不肯再看她,一如方才式微离开时,不肯再看他一眼一样。

    姒姮面上闪过一丝微妙之色,旋即离开了辅阳宫。

    就在姒姮离开后不久,重羽走进了殿,扶九殷依旧阖着双眸,“重羽,你跟了我多久了?”

    重羽一愣,低着头想了一会儿,道:“将军,重羽跟着您已有八百八十年了。”

    “哦,八百多年了。”扶九殷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重羽也不知道扶九殷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怎么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扶九殷缓缓睁开双眼道:“重羽,你对妖邪魔如何看?”

    重羽又是一愣,半晌才支支吾吾道:“重羽没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