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七十章 诛天(三十)
    是了,有了心的心魔,还叫什么心魔呢?

    她想起了妩姬说过的那句话,她不想要这些情爱了,她想成为真正的心魔。

    妩姬目光复杂的看了她良久,终于沉沉叹了口气,道:“好。”

    莳七睡着了,她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处没有一丝光亮的黑暗中,而她站在中间,脚下倒映着她的身影,那袭红衣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耀眼。

    她缓缓往前走着,路的两旁如走马灯似的过着她从前的过往。

    她还是瑶草的时候,那时多快乐啊,每天汲取着神界的甘霖和灵气,希冀着有朝一日能修炼成仙,心中所想的,也不过是怎么比其他的瑶草修炼的快。

    后来,她被打下了凡间。

    她以为她快死了,可是她遇到了那个威风凛凛的将军,那个脸上溅满了敌人鲜血,眼神冰冷的将军。

    他悄无声息的闯入了她的梦中。

    莳七缓缓的往前走着,一路上看遍了自己的经历,她看着幻影中的自己,又哭又笑。

    泪水落了一路,在她的身后长出了一路如血般妖艳的花。

    也不知走了多久,她终于看到了光亮,那光亮刺目却又显得充满希望,但是此时的她,心底却无比厌恶这束光亮。

    她很喜欢这无边的黑暗,让她可以在其中哭笑,却没有能看见她的脆弱。

    莳七停下了脚步不再前行,那光亮忽然便的无比刺目,她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待那刺目的光亮渐渐和缓,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眸。

    只见眼前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子,正背对着她亭亭而立。

    “你是谁?”莳七开口问道。

    那女子缓缓转过身,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眉目如画,眼底的温柔宛如秋日的湖水,“我是你啊。”

    莳七看清了女子的容貌,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那女子确实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你……”她细细打量着女子,却发现女子身上的红衣,正是自己亲手缝制的红嫁衣,蹩脚的女红将那龙凤呈祥变成了两只不知名的大鸟,莳七的心底骤然荡起无边的愤怒,她厉声呵斥道,“你为什么穿我的嫁衣!谁让你穿的!快还给我!”

    女子眉目间满是温柔的笑意,轻声细语:“这是你的嫁衣?可是你不是已经烧了吗?”

    她的话让莳七原本愤怒的神色骤然僵在了脸上,是啊,她已经烧掉了那件嫁衣,是她亲手烧掉的。

    女子没有在意她的失落,掌心托着一柄泛着匕首,那匕首的刀锋还泛着冰冷的光芒,她唇角漾着微笑:“杀了我吧,只有杀了我,那些人才不会再伤害你!”

    莳七怔怔的望着她,颤抖着手想要去拿她掌心的匕首。

    可是却在触及的一瞬间收回了手,“不……”

    女子的脸上还挂挂着温柔的笑意:“你难道忘了你方才走过来时的哭泣了?你太脆弱了,心魔应该是没有心的,这样才能无坚不摧,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不会再伤心了。”

    “你是我的心?”她的声音温柔的惑人心魄,让莳七喃喃的问道。

    女子笑道:“不,我只是从前的你。”

    “从前的我?”莳七再次喃喃重复着她的话,女子微笑着上前一步,道:“难道你还想为了他流泪吗?”

    “不!”莳七猛地抬起双眸。

    “那就杀了我吧。”女子的声音温柔的如吹拂在耳边的晚风,“他和青霄,没有人能再让你流泪了,他们都不值得!”

    莳七本该义无返顾的听信她的话,可是当她真的拿起那柄匕首的时候,却退却了。

    杀了她,就是杀了从前的自己。

    “不,我做不到。”

    女子眉目间的笑意在听到她这句话时,霎时间荡然无存,她眼底布满了冷意,讥讽道:“你真的很贱。”

    “你胡说!”

    “你若是不贱,又怎么会退却,你想给他机会?还幻想着有朝一日他能回头?醒醒吧,别做梦了!他是神,你是魔,你永远都配不上他!”女子眸光凌厉,步步紧逼,说出的话让莳七几乎喘不过气来。

    莳七捂着耳朵,嘶喊道:“不要说了!”

    “为什么不说?你在害怕是吗?因为你发现了,就算你为他成魔,为了他和女歧做了交易,可你还是配不上他!他也根本不在乎你,因为比之你,他有更在意的东西!比如神位!”

    她本就是卑微渺小的人,却爱上了他,而他,战神扶九殷,又怎么会稀罕她的真心呢?

    “住口!”莳七忽然像是疯了似的朝女子大吼,她手执着泛着寒光的匕首,朝她身上狠狠的刺去,“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你不过是假的!不过……是……假的……”

    她嘶吼着,眼泪却如夏日的洪水,再也止不住了,她分不清脸上的温热究竟是泪水,还是女子的血水。

    女子没有反抗,只是任由她用匕首刺着她的身子。

    鲜血流了满地,染红了莳七脚上那双绣花鞋,她终于累了,抱着女子那被她刺得千疮百孔的身子嚎啕大哭。

    也不知哭了多久,她抬手抹掉眼泪,再次往前走去。

    黑暗中踽踽前行,仿佛永远也看不到边。

    她走得累了,便坐在地上休息,等恢复了精力便再次赶路,那黑暗真的好黑啊,可是她却习惯了。

    她恍惚以为,自己要永远被困于黑暗中出不去了。

    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前头再次出现了一道亮光,她比之前要更厌恶这亮光,恨不得那亮光立刻消失,可是她却看见了亮光下,是一只木盒子。

    那木盒子可真美啊,上头雕刻着花纹,落锁处,还有一只金锁,盒子的正中央,是一颗光滑圆润的珍珠。

    她抬手轻轻抚摸着那只木盒子。

    忽然,耳边响起了一道声音:“你终于来了。”

    她一惊,旋即发现出声的竟是那只木盒子,“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带你脱离苦海。”

    “苦海?”

    “打开我吧,我里面有一柄匕首。”木盒子缓缓说道。

    她听了木盒子的话,打开了盒子,紧接着便听到盒子说道,“把心交给我吧,我来替你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