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诛天(三十一)1
    “你要我的心做什么?”她喃喃问道。

    木盒子道:“把心交给我,你就不会受伤了。”

    她手中紧攥着从盒子里取出的匕,轻声道:“给了你,就真的不会受伤了吗?”

    “你的心太过于脆弱,配不上你的身份,要它做什么?它只会让你遍体鳞伤,成为你的弱点,迟早被人击败!”木盒子的声音十分蛊惑。

    她的目光落在匕上,良久,忽然轻笑一声:“听上去好像不错。”

    “当然了,心魔不该有心的。”

    “好,我给你便是。”她答应了一声,“只要你能让我不再受伤。”

    言罢,她手执着匕就要刺入心口,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焦急的喊着:“式微,不要!”

    她手中的动作一顿,抬眸扫了眼四周:“又是谁在说话?”

    不多时,一个红衣女子跑了过来,脸上满是焦急,“式微,不要把心给它!”

    莳七定定的望着她,眼中满是狐疑:“奇怪,你不是已经被我杀了吗?”

    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分明就是在前头被她杀掉的那个“过去的自己”。

    女子急切的摇着头:“不,她不是我,她骗了你!我才是从前的你,她不是!你看我身上的衣裳!”

    莳七打量了眼女子身上的衣裳,蹙了蹙眉,女子身上的衣裳不是那件简陋的红嫁衣,“那她又是谁?”

    “她是你,就是现在的你!”女子连忙解释道。

    莳七闻言,霎时间冷笑一声:“真是稀奇,一会儿说她是过去的我,一会儿又说你才是故去的我,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讲到这里,她不耐烦的道:“你走吧,我已经决定了!”

    女子眸光一震,上前就要去抢夺莳七手中的匕:“你不能把心给它!没了心,你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那你说,我要这破心做什么?它已经千疮百孔了?还能为我做什么?”莳七不耐烦的朝她怒吼道,“你什么都不懂!所以你才会活在过去,活该你会被他伤害!”

    女子近乎哀求的抓着莳七的胳膊:“式微,我求你了,不要剜心,不要把心给它!”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木盒子忽然开了口:“杀了她。”

    对,杀了她!

    杀了她,从前的那个自己才会彻底消失,她将会获得新生!没有人能再伤害她!

    莳七猛地朝女子瞥去,眸底漾起浓重的杀意。

    女子紧紧的抓着她的胳膊,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她:“求你了,不要把心给它,你不能没有心啊!”

    莳七面无表情的盯着她那张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忽然眸光凌厉的高抬起手,狠狠朝女子刺去,女子没有反抗,口中还是在哀求着她。

    “你太脆弱了,所以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女子忽然笑了,可是双眼却落了泪来,她说,式微你真的不要将军了吗?

    莳七闻言,手中的动作一顿,高举起的手半晌没有落下,可是女子却已经倒在了地上,鲜血从她的脖子处流了满地。

    木盒子沉沉开口:“她死了。”

    莳七忽然想笑,她死了。

    从前的那个自己死了,死在了她自己的手里。

    “把心交给我吧。”木盒子又开了口。

    莳七怔忪了半晌,终于将匕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原来剜心是这般的疼,疼得她忘记了思考,疼得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她终于把心取出来了。

    原来这就是她的心吗?

    红通通的,小小的,还在跳动呢。

    原来就是它,被他伤得遍体鳞伤,害得她难受流泪,可是为什么那心上没有她以为的伤痕呢?

    木盒子看出了她的心思,道:“真正的伤都在里面。”

    哦,那是了,外头的伤总有痊愈的一日,可是里头的伤却不能了。

    她缓缓将心放进了木盒子里,然后将盒子盖上,那金锁便自动锁上了,不多时,空中缓缓飘来一个青铜钥匙。

    “这把钥匙,你还要吗?”木盒子问道。

    她摇了摇头,说不要了,她已经把心取了出来,以后都用不到心了,也不想要了,那不过是个如同鸡肋的东西,不要了便不要了。

    木盒子的声音中透着几分欣慰,它说,你以后再也不会流泪了。

    莳七笑了,她说,那还挺好的。

    木盒子又说,你看见我盖子上那颗珍珠吗?

    她点了点头。

    它说那是她流出的眼泪凝结而成,她又笑了,说都是脑子里进的水。

    那柄漂亮的青铜钥匙漂浮在空中,她用手轻轻一拨,只听一声清脆的咣当声,钥匙掉在了黑暗深处。

    她毫不留恋的转身,身后是木盒子的声音,“你现在是真正的心魔了。”

    她不想做心魔,从来也不想,可是她还是成了心魔。

    她忍不住轻笑一声,四周的黑暗顿时被撕开了口子,强光透了进来,她缓缓的走进了光亮之中。

    黑暗无所惧,光明亦无所惧。

    莳七再次睁开眼眸,映入眼帘的是她屋内的陈设。

    一袭玄色斗篷的妩姬站在她身前,定定的望着她,迟迟没有说话。

    她却是先笑了:“看我做什么?”

    妩姬张了张嘴,良久,又沉沉叹了口气:“我以为我会高兴的。”

    “那你不高兴吗?”她笑着问她。

    妩姬摇了摇头,目光看向窗外:“这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式微。”每个人的成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其中的代价吐出来矫情,吞下去剌嗓子。

    如果可以,谁不想永远简简单单呢?

    莳七缓缓站起身,走到放置衣裳的箱子面前:“我倒不觉得。”

    言罢,她指尖霎时间燃起一簇火焰,她将火焰扔到箱子上,箱子顿时燃烧了起来,熊熊烈火照亮了整间屋子。

    “你怎么把衣裳都烧了?”妩姬问。

    莳七轻笑一声:“突然不喜欢红色了。”

    而她现在身上穿的这件也是红色,她皱了皱眉,指尖流出一股法力,将身上的衣裳变成了黑色。

    “黑色不是挺好看的么?”她含笑问妩姬。

    妩姬也是身披着黑色的斗篷,她定定的望着莳七,没有说话。

    莳七也不需要她的回答,她只是在问自己,也不需要答案,因为那个答案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