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七十二章 诛天(三十二)
    扶九殷和青霄最终还是没能成婚。

    因为莳七。

    扶九殷成亲那日,是个极好的天气,天空一碧如洗,澄澈的恍如一块通透无瑕的碧玉,空中偶有仙鹤飞过,仙鹤上驮的,是从蓬莱远道而来的仙人。

    东卿真君和青霄娘娘的婚宴,是三界千年难得一遇的大喜事。

    天庭各处皆用织女织出的大红色锦缎装点了起来,瑶池各处的繁花争奇斗艳,身披彩绸的仙女翩跹而至。

    扶九殷一袭红色的喜服站在辅阳宫门前,远远的就看见太清公子带着瑶草仙佘儿过来了。

    他对太清点了点头,太清望着他欲言又止,半晌,只是沉沉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扶九殷的肩膀。

    佘儿还不明所以的笑着对扶九殷道贺,他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佘儿瞥见太清的眼光,心中狐疑之际,但还是选择了缄默。

    另一边,青霄宫里,姒姮任由身后的仙子为她戴上凤冠,披上霞帔,描眉画唇。

    “娘娘可真是天上地下第一绝色。”伺候她梳妆的仙子笑着道。

    姒姮面容平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赛芙蓉,耀如春华,忍不住轻笑了声。

    “娘娘为何发笑?”仙子疑惑的问道。

    姒姮淡淡答道:“无事。”

    她在笑,自己这个天上地下三界第一绝色,谁不惦记?偏生在扶九殷跟前吃了闭门羹,就连这场婚宴,也是算计来的。

    但是她却没有料想之中的欢喜,更多的是平静。

    甚至是有些痛快。

    “娘娘,执陵神君来了,此刻就在殿外。”一个粉衣小仙低着头走了进来。

    姒姮神色微怔,旋即淡淡道:“让他进来吧。”

    执陵缓步走进了殿内,就看见了一身大红嫁衣的姒姮正坐在妆镜前,一个黄衣小仙正在为她描眉。

    “这里不必你伺候了。”执陵道。

    黄衣小仙答应了一声,莲步款款走了出去。

    姒姮从妆镜中瞥了他一眼,素手执起黛螺,兀自画眉:“真是稀奇,平日里你甜言蜜语不离嘴,如今我要和扶九殷成亲了,却不见你有半点不适。”

    执陵轻笑,从她手中接过黛螺,懒声道:“我若说我心痛的要死,你可信么?”

    姒姮眉目间凝起一丝嘲弄,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你知道这场婚宴不会顺利进行的,对么?”执陵俯身,温柔的替她描眉。

    “你都猜到了,又何故来问我?”姒姮道。

    执陵笑了笑,眉宇间满是柔情,可声音中却是蕴着无限的冷意:“我一直想知道的是,你为何非要杀了以阴?”

    “扶九殷心中有她,难道这还不算理由?”

    执陵停下手中的动作,含笑凝着她:“真的么?”

    姒姮嗤笑一声:“不信便算了。”言罢,她抢过执陵手中的黛螺,自顾自的描眉,再不理他。

    执陵站在妆镜旁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你可知,那东西,是可以做成器灵的。”

    他的话音刚落,姒姮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转眸望着他:“器灵?”

    “若是做成一柄利剑,让它杀了以阴,岂不更痛快?”执陵含笑凝着她,言罢,还伸手点了点她的眉心。

    姒姮没再说话,若有所思的抿着唇。

    过了好一会儿,外头的小仙催促道:“娘娘,时辰到了。”

    扶九殷单手负于身后,静静的望着那个凤冠霞帔的女子朝自己缓缓走来,这件嫁衣可真漂亮。

    比佘儿的嫁衣还要漂亮。

    他忽然想起了式微那件简陋的嫁衣,和青霄身上的相比,云泥之别。

    可是她穿上一定好看吧。

    她说为了那件嫁衣,她的十指都被扎了个遍,可是他再也没有机会看她穿那件嫁衣了。

    他眸光怔怔的望着青霄,渐渐的,他仿佛看见了式微在对着他笑,身上穿着那件她亲手缝制的简陋嫁衣,脸上是羞赧的笑。

    “将军。”耳边传来小仙童低低的轻唤声。

    他恍然,哦,原来不是她,是青霄。

    身旁是他新收的小仙童尽歌,重羽被他撵走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也不关心他去了哪里。

    尽歌看着扶九殷怔忪的模样,心中焦急,指了指他身前的红绸:“将军,牵红绸。”

    扶九殷抬眸瞥了眼四周,所有人都是满面笑意。

    可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有个人心如刀割。

    他缓缓接过红绸,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骚动声,他注意到君丰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他攥着红绸的手隐隐颤抖,缓缓回头。

    只见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正睨着自己。

    式微。

    他张了张唇,心头涌上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是无声。

    莳七唇角噙着懒散的微笑:“东卿真君大喜,以阴特意前来道贺。”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个声音立刻嗤笑道:“不请自来,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莳七眸光淡淡的扫了她们一眼,便看见唯双正满脸得意的望着自己。

    她眸光中蕴着冷意,只瞥了唯双一眼,唯双便吓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莳七轻笑一声,转眸看向君丰:“以阴并非三界中人,但和东卿真君也颇有交情,前来道贺,不知天帝欢迎否?”

    君丰的神色有些微妙,但还是微笑着:“自是无妨。”

    莳七轻轻唔了一声,就在众人始料未及之际,她猛地抬手,掌心对准唯双一吸,唯双立刻朝她了过来。

    她的掌心凝结成巨大的威压,将唯双吸得尖叫连连。

    “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她俯下身,轻声在唯双耳边问道。

    君丰脸色不太好看的望着她:“以阴,若你是来道贺的,孤自然欢迎,倘若你是来闹事的,可就不要怪孤不客气了!”

    莳七闻言,抬眸望着君丰,手狠狠往旁边一甩,随着一声尖叫,唯双被她甩出了天外。

    “天帝方才难道听不到那个瑶草仙在说什么?”莳七笑眯眯的看着他,“这就是天庭的待客之道?”

    君丰冷着脸正要开口,却又听到她笑着问道:“怎么不见苍罗大帝?难道天帝不敢让他来赴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