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诛天(三十三)
    她的话音刚落,君丰的脸色便顿时变了。

    君丰身旁的一位神官厉声呵斥道:“大胆以阴,我看你分明就是来闹事!来人!将以阴抓起来扔出天庭!”

    扶九殷皱了皱眉,正要出声阻拦,却没想到君丰已经开了口。

    他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以阴夫人说笑了,苍罗这两日身体不适,孤便没有叨扰他。”

    苍罗被女歧所伤,大伤元气,这事所有人都知道,说出来也是合情合理。

    可是莳七却明白,君丰在撒谎。

    扶九殷的婚宴,三界各处都会前来道贺,君丰怕苍罗的露面,会让苍罗笼络人心,他谨慎多疑,不肯冒一点风险。

    莳七含笑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还是我误会天帝了,我还道是天帝心眼小,容不得旁人呢。”

    一旁的其他神官听不下去了,开口斥骂:“小小魔头,胆敢如此可帝君说话,眼里可还有天庭么?”

    莳七眸光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幽幽道:“自然是没有的。”

    “你!”那个神官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就承认了,立刻一口气堵在心口,好半天没缓过来。

    莳七笑眯眯的看着君丰,道:“对了,差点忘了说了,方才在南天门,有几个小兵要拦我,我不小心伤了他们。”

    岂止是不小心,全然就是废了。

    听到这里,姒姮忽然猛地掀开挡在面前的珠帘,眸光凌厉的瞥着莳七,“以阴,将军已经回头了,你还死缠着他不放,当真是不要那张脸了?”

    扶九殷沉默半晌,道:“式微,回去吧。”

    莳七忽然笑了:“回去,回哪儿去?我该回哪儿去?我又能回哪儿去?”

    扶九殷哑然,薄唇紧抿着,想要开口,可是唇齿涩得难受。

    君丰道:“以阴,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就会同意我做什么么?”莳七幽幽道。

    “不妨一说,若是可以,孤必当成全。”

    莳七笑着看着他,说她想做天帝。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好几个脾气暴躁的神官立刻冲了出来,破口大骂,骂她算什么东西,也敢肖想帝君的位置,骂她恬不知耻,骂她没皮没脸。

    她一一受下了,眉目间皆是笑意,仿佛他们骂的不是她一样。

    君丰彻底冷了脸,说不可能。

    莳七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遗憾之色,说那可真是不妙,她旋即又说,那她想让苍罗做帝君。

    君丰眸底如渡了层冰霜,轻笑一声:“你就是存心来闹事。”

    她笑眯眯的说,是啊,你怎么才发现,这么笨可不能做帝君统领三界哦。

    接下来的场面就控制不住了,之前那几个脾气火爆的神官立刻上前和她打了起来,君丰也不阻拦,只是冷冷的望着她。

    扶九殷用神识和君丰交流,求他放式微走。

    君丰冷漠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此时的莳七,如同开了挂一般,打得那几个神官落花流水。

    君丰这才觉出不对,怎么以阴忽然变强了这么多?他抬了抬手,制止了这场闹剧。

    他问以阴到底想做什么。

    莳七漫不经心的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道:“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言罢,她抬眸漠然的扫了眼扶九殷。

    君丰沉沉吐出一口气,看着婚宴现场狼藉的模样,心头的怒火宛若滔天的巨浪。可是他不能发作,他也不能出手,因为以阴知道他的心鬼。

    婚宴最胡还是没有办成,因为死了好些个天兵,伤了一众的神官。

    而始作俑者,却堂而皇之的离开了天庭。

    众神纷纷请愿,要诛杀以阴,以平众怒。

    对此,莳七听到风声后,并不在意,她是心魔,三界之大,却没有人能容的下她。

    就连他,也因为她的身份离开了她,选择了看上去和他门当户对的青霄,他爱她,但他不要他,他只要一个能和他相配的女子。

    是个道理吗?

    思及至此,莳七忍不住笑了,为自己又添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她宁愿相信不是,最好他从未爱过她。

    以阴夫人大闹东卿真君的婚宴,可是最生气的,却不是扶九殷,也不是姒姮。

    而是君丰。

    他当帝君这么多年,头一回这般窝囊,若说他此前是忌惮以阴而想要先下手为强,那么现在,以阴就彻底点燃了他的怒火。

    不杀不行了!

    姒姮又去找了君丰。

    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是当姒姮离开禁璃神宫的时候,她和扶九殷的婚事也便作罢了。

    不少人唏嘘不已,觉得是青霄娘娘生气了,气那个不知廉耻的以阴夫人。

    姒姮又去了辅阳宫,找扶九殷。

    扶九殷本不想见她,可是她却一道神识密音入耳,说要和他说的事和以阴夫人有关,扶九殷才将她请了进来。

    同样的,也没有人知道青霄娘娘在辅阳宫里和东卿真君说了什么,虽然有不少好事者探听风声的,但是风声却没有漏出半点来。

    就连东卿真君新收的小仙童尽歌也不知道。

    不少好事者又是一阵唏嘘,说尽歌不开窍,若是以前的重羽,定是早就得到了消息。

    尽歌脸色涨得通红,忽然大了声音喊道:“将军的事,就算是知道,也不该和你们说!”

    那几个好事者一愣,旋即立刻赔笑。

    其实还不是仗着资历老,又见尽歌不如重羽机灵才欺负他的,没想到真是个死脑筋。

    再后来,好事者们终于打听到了事情的后续,满足了他们八卦的欲望。

    要不怎么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呢?

    没想到东卿真君和青霄娘娘解了婚约之后,竟是去了以阴山找以阴夫人,这叫众人心中暗自揣测,又是一阵唏嘘,感叹没想到端方高贵的第一神女,竟还比不过一个卑贱的魔头。

    一时间,为姒姮抱不平的人又多了起来,而扶九殷则成了一个为魔头抛弃神女的渣男。

    可是扶九殷不在乎,此时他正站在以阴山前,静静的往着她。

    莳七似笑非笑的凝着他:“真是稀客,将军光临寒舍,以阴不曾远迎,还望将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