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每个剧本穿一遍 > 35.如此解决
    “这话是谁教你的?”

    楚老夫人面上看着很平静,但是傅瑾瑜知道她现在怎么样,恐怕只是暴风雨前夕的愤怒。

    她乖巧地抬头看一下我们自己的外祖母,摇摇头:“没有人教我,只是我自己想通了。”

    她说出这样的话,明显没有人相信,楚老夫人更是不相信。

    和楚老夫人婆媳几十年,楚夫人将自己婆婆性格已经摸得八九不离十,看着她这副平静的面孔,心里面也有些发毛,但心里面最担心了还是她会迁怒自己。

    三个人中只有楚家大爷有些尴尬:“咳咳,瑾瑜,那杨家小姐去找你是怎么回事?”

    他是几个人里面唯一不知情的人,可是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答应跟杨家的婚事,他功不可没,如今自己的外甥女儿这么说明显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你问这个做什么?她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好意思把这些话说出口,那杨家小姐看起来温柔贤淑,实际上一点教养都没有……”楚夫人抢先说了一句。

    可是楚老夫人声音平平的说:“你别说话,让瑾瑜说!”

    楚夫人立即噤声。

    傅瑾瑜丝毫没有丝毫隐瞒但也没有任何添油加醋,把杨初蕊和她哥哥去庄子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把第二天杨初蕊的哥哥带着金银珠宝去找她,让她不要来楚家对质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傅瑾瑜是能感觉到楚老夫人压抑中的怒气,还有她看着舅母眼睛如同刀子一样。

    明明这两个人都是她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看着她们一个个生气一个害怕,心里面竟然有隐约的畅快。

    可是等这种畅快过去之后留下的只有无穷无尽的辛酸,就在一个多月以前,她还是真心实意的把楚家当做自己的亲人,她跟表哥之间虽然没有男女之情,可是一想到嫁入一个自己熟悉的家中心里面也是欢喜的!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一天给打碎了,他看到了表哥的漫不经心,看到了外祖母和舅母两人的算计,她就好像一只可有可无的阿猫阿狗一样,随时可以丢弃,也随时可以处置……

    “这杨家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楚老夫人把茶碗拍的叮当响,傅瑾瑜垂头,语气平静的说:“所以我才想跟外祖母还有舅母跟舅父商量一下,我和表哥的婚事就从此以后作罢好了,不然的话以后只要谁家的姑娘对表哥有意,我恐怕都是眼中钉肉中刺。”

    “先不说她们这样针对我到底有没有道理,但是我跟表哥一个未婚一个未嫁也确实有些落人口实,既然如此,还不如从源头上掐断了这个可能性,对我好,更对表哥好。”

    微凉听着傅瑾瑜说话,心里面对她佩服的紧,没有人教她,仅仅是范嬷嬷在边上提点几句,她自己就能把握好面对杨家兄妹和面对楚家人的态度,对于一个17岁的姑娘来说,实在是难能可贵。

    傅瑾瑜这样说,从头至尾都是从楚鸿宇的角度出发,是为了他好,这不仅叫楚老夫人心中复杂,更是让楚夫人有些无地自容。

    “瑾瑜,你这样做难道不后悔吗?”

    楚老夫人拉过傅瑾瑜的手,慢慢的摩挲着,然后问了这样一句话。

    傅瑾瑜抬头展颜一笑:“后悔什么?就算我这辈子不能做表哥的妻子,不能做外祖母的孙媳妇儿,难道我就不是您的外孙女了吗?”

    “还是说因为我没有嫁进楚家舅母和舅父从此以后就不疼我了?”

    楚夫人立即说:“你个小没良心的,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小时候我跟你母亲你父亲没有说婚姻的事情,难道那时候我不疼你了?你就不是你外祖母的心肝宝贝了?”

    傅瑾瑜脸上终于有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有的娇俏:“那怎么可能,我就是知道外祖母还有舅父舅母疼我,所以那杨家小姐上门儿羞辱我的时候,我就立即把她们兄妹俩哄了出去,回头就要找你们讨个公道,我之所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还不是因为你们疼爱我,不然的话我哪里有底气回来?”

    “不错,以后遇到事情就应该这样想,你要记住了,哪怕你不姓楚,但是楚家却是你外家,不管你以后嫁给了谁,没有一个人可以欺负你,要是有人不长眼,你大可以回来跟我们说,我们就是拼命也为你讨个公道。”

    她的外祖母郑重其事,叫傅瑾瑜有一种自己其实一直被呵护的错觉,假如她听到外祖母说的这些话是在那一天之前,该多好!

    此刻她听到这些话,恐怕只会感激的痛哭流涕,可是这世上没有假如,她偏偏在那一天听到了所有的事情。

    “多谢外祖母,有外祖母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以后如果我遇见了不好的事情,一定会第一个向你们求助的。”

    楚老夫人有些疲惫的揉揉额角,傅瑾瑜察言观色:“快要到外祖母午休时间了,外祖母快休息吧。”

    “好,你今天就在我这儿住下……”

    “外祖母,你忘记杨家说的那些话了,她说舅母让人修葺房屋,只不过是一个借口,只是想将我赶出去而已,如今她说了这种话肯定她身边的下人是知道的,保不齐这件事情慢慢就传开了,如今我刚刚又回到家里面就住了下来,岂不是有些欲盖弥彰?”

    楚夫人哪怕是久经后宅这么多年,此时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所以越是到这个时候,我越是要跟平常一样,现在来家里面,不过是随意走动一下,并没有那个意思,等到到时候家里面的房屋修好了,我在庄子上病也养好了。”

    楚夫人有些期期艾艾的看着楚老夫人:“母亲,瑾瑜说的话有道理。”

    楚老夫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傅瑾瑜:“那好,外祖母就不多留你了,但你记住,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让人给家里面捎信。”

    “外祖母放心,我不会拿自己当外人的。”

    “那就好。”

    楚夫人松口气:“那母亲我先带瑾瑜下去了,前些日子我娘家送来了一些上好的燕窝,我给瑾瑜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