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哎呀,不小心成了红娘(五)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的篮球赛,因为不上课,所以班上同学的热情比参加比赛的篮球队员们的热情还高。

    黄真拿着昨天同学们商量后买的充气加油棒坐在观战台,黄真的同桌薛雪是个热情活泼的女孩子,和着班上的同学们正在声嘶力竭的为学校的篮球队加油。

    而坐在她旁边的黄真为了保持祈愿者的高冷性格,就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比赛。

    说来这次的篮球赛采用的是最基本的淘汰制,形式按照fiba的规则,一场篮球比赛是由4节组成,每节休息10分钟。

    黄真以前偶尔也会在电视上看几场篮球赛,所以对比赛规则比较了解,虽说按照fiba的比赛赛程只有40分钟,但是加上中间的暂停、休息加起来也有一到一个半小时,一个上午举行一场也就差不多了。这样下来一天能参加比赛的队伍最多就只有四组。

    索性附近的高中总共也就四所,今天就会决定上下午的比赛结果,决定参加决赛的两所高中,但是决赛的时间并没有安排在明天,而是安排在了两天后的星期六举行。

    到时候四所的校长都会参加这次决赛,至于为什么四所学校都会这么在意这次的比赛,就不得不提他们的传统了。

    也不知道多久以前,四所学校就有一起举行校园祭的传统,而这个校园祭因为每次举办都很成功,所以在当地很出名,每年都会吸引许多校外人员来参加。也因此带动了学校的招生率。

    以往都是按照抽签来决定最终的校园祭场地,但是今年其中两所学校不干了。

    也不知为什么,每次抽签都那么倒霉,这两所学校在最近几年的校园祭举行中就没有一次抽中过,而那两所高中中有一个就是黄真现在就读的明德高中。

    所以,最后四所学校的学生会抽签决定用篮球的方式来决定这次的校园祭举行场地。这也就难怪为什么黄真学校领导会这么重视这次比赛了。

    黄真不禁吐槽:你们只能用抽签决定吗?不知道有种方式叫做石头剪刀布吗?

    ······

    比赛这时已经快已经接近尾声了,班上的同学们一起激动地倒数着“十、九、八、七······二、一!”“哔···!”比赛结束。赵白所在的篮球队以大比分领先,结果已经毫无悬念。

    比赛一结束,赵白就朝看台这边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孙琬婷因为是球队助理,比赛完了也没有歇着,在哪里不停地给递毛巾和矿泉水。

    班上的同学本想下去闹闹的,庆祝庆祝的。被班长以他们篮球队应该还有事的理由给劝走了。

    比赛结束的时间刚好快到午饭时间,在薛雪的软磨硬泡下,黄真和她一起准备去离嘉铭高中不远的一家新开的日式料理店。

    “黄真,你看那是孙琬婷他们吧?”点完菜后坐到座位上薛雪就像黄真发问。

    “嗯,是他们。”刚到店里,黄真就发现赵白和孙琬婷以及俩个刚才在场上见过的篮球队的队员。

    那边的赵白他们也看到了黄真她们,因为薛雪刚才在看台上表现的特别活跃,又有赵白和孙琬婷在,所以那两个队员也是认出了黄真他们。

    那边的几个人,看了几下黄真她们这边,又说了几句,然后黄真和薛雪便看到孙琬婷想他这边走来。

    “薛雪、黄真,我们刚才商量一下说,反正大家都认识,所以想问问你们要不和我们一起吃,可以吗?”

    孙琬婷本来就是一个善于交际的的女孩子,说话的时候带着笑容,语气又俏皮可爱。本来就只是吃一个饭,也没什么好拒绝的。

    所以黄真和薛雪对视了一下,明白了双方的想法。“好啊,一起吧。”薛雪说完就站起身,黄真也站起身拿起放在旁边的包。

    孙琬婷看两人答应了,笑着向赵白她们那个方向打了一个ok的手势。

    因为赵白他们人本来就多,本就是拼的桌,黄真和薛雪的到来刚好把剩下的两个位置坐满。

    黄真恰好坐在赵白旁边,而孙琬婷也是坐在赵白的另一侧,这让黄真仿佛坐在教室的位置上。不止黄真有这感觉,赵白也是这样想的。

    “两位美女,你们好,我是二班的林信,信任的信。我旁边的这个哥们是和我同班的李义,仁义的义。听我们俩的名字就知道我们是好兄弟,是吧?”说完林信还去搂住李义,李义也没有推开他。向黄真和薛雪微笑的点了点头。林信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看起来特别阳光。

    而他刚才介绍的名叫李义的男生身形有些偏瘦,与旁边的林信相比,显得有点柔弱。但是他给黄真的感觉是一个比较稳重的男生,而且刚才他在球场的表现可以点都不柔弱,堪称凶猛。

    “你们好,我叫薛雪,和赵白孙琬婷都是一个班的。”薛雪非常积极的回应了对方。

    可是到黄真这里就只有名字两个字,连个表情也没有,然后向对点了一下头就完了。

    没办法,谁让祈愿者本身是一个高冷的人呢!

    孙琬婷和赵白是有些了解黄真的,对她真么简短的介绍也不惊讶,但林信他们不知道,所以两人有点尴尬。

    恰好这时菜上桌了,孙琬婷和薛雪就招呼大家先吃饭,避免场面继续尴尬。大家也是明白人,也就都开始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