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哎呀,不小心成了红娘(十四)
    黄真转眼看着赵白答道,“可以,但是你们也骑车吗?”

    “你有骑车吗?可我和婉婷是走路来的,那要不明天我们约好三人一起骑车来学校,正好我也好久没有骑车了。婉婷,你说行不?”

    孙琬婷听到赵白问自己,看着他笑得那么开心,孙琬婷就算心里千百个不愿意,最后也点点头答应了。

    “嗯,那我也先走了。”说完黄真也走了。

    回到公寓,黄真在门口看到一个不速之客正在等她。

    “田老师,请问有事吗。”来者正是黄真的舅舅田肖。

    “臭丫头,在学校怎么没见你这么积极叫我老师。快开门,我都在门口等你一会儿了。”

    黄真不疾不徐地拿出钥匙打开门,随后两人就进了门。

    田肖刚在沙发上坐下,就让黄真把作业拿出来,说他今天要守着她把作业做完。

    “所以,舅舅今天是专门来督促我做作业的?”黄真也顺势坐在沙发上,背的书包也随意的仍在一旁。“可我根本就没有记住老师布置的是什么作业。”

    田肖就知道黄真会来这一套,“没关系,我今天已经把所有上课的老师布置的作业问过了,我记得。”

    黄真把书包当作枕头懒懒地躺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可是我书包里根本就没有装那些东西回来。”

    “你···你···你是不是打定主意不做了?”田肖听黄真这样说,又把黄真压在头下的书包拿过去,仔细检查,果真都没有带回来,田肖都要被她气糊涂了。

    “嗯,不做了。说实话。舅舅不做作业的感觉,真是没得说了。”说完黄真笑得一脸灿烂的看着田肖。

    到底是谁给我说的这个死丫头天生就是一个冰块脸?特么的现在在我面前笑得那么得意洋洋又狡黠的人是谁?

    田肖有点后悔当初听姐姐的安排,接下照顾这丫头的差事。想想自己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好青年,还没有好好的享受,就因为这个丫头给耽搁了,田肖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值得。

    不过田肖也不敢反对他姐的决定,不只是因为他是他姐一手带大的,更是因为他姐那个雷厉风行的脾气,自己根本不敢惹。

    想到田女士走之前,交代自己的话,田肖就一哆嗦,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和我去学校,今天我非得让你把作业做完不成。”

    黄真见田肖认真坚定地看着自己,仿佛自己不答应的话,他会立马连捆带包的把自己弄去学校。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黄真觉得还是和他去一趟学校比较好。

    ······另一边······

    和赵白还在路上走的孙琬婷一直和赵白闲聊,装着不经意地问:“小白,你觉得黄真怎么样?”

    走在孙琬婷稍微前面的一点的赵白,没多想为什么孙琬婷会问这个问题,很认真的回答道:“说实话,刚开始我觉得这个女生天天都冷着一张脸,不怎么好想处。可是这两天发生的事,让我觉得,其实她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女孩子,很值得交往”

    见赵白对黄真的评价那么高,孙琬婷好想对他说:不是这样的,他没你说得那么好,她其实就是一个心机女。可是孙琬婷又不能这样说,因为她根本没有证据。

    “那小白会喜欢上她吗?”孙琬婷看着赵白的背影,感觉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不稳。

    赵白听完,突然转过身看着孙琬婷。“如果我没有喜欢的人,或许会喜欢的。”

    孙琬婷望着赵白认真澄澈的眼眸,似乎可以让自己陷进去。对赵白的回答既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他不喜欢黄真,失落的是原来他有喜欢的人了。

    再看赵白瞳孔里的自己,孙琬婷有一瞬间觉得或许赵白喜欢的人就是自己。

    孙琬婷好想问:你是不是喜欢的是我。可那可恶的自尊心却不允许自己这样做,害怕不是自己,害怕丢脸,害怕尴尬。

    “那小白喜欢的是谁?”这一次孙琬婷控制住没有让声音变得颤抖,尽量把自己显得很镇定。

    孙琬婷眼前的赵白对她笑笑,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听到这个回答,孙琬婷有些心酸酸的。三步做两步的跑上去,捶上赵白后背。“可以啊,现在有喜欢的人都不对我这个发了,你还当我是朋友吗?”

    “快说,是谁?”

    “不说。”

    “说。”

    “不···说。”

    ······

    这边,田肖开车带着黄真回到学校。到教室,田肖就把所有老师布置的作业全拿出来,让黄真一科一科挨着做完。

    黄真看如果自己不做,田肖就要和自己誓死斗争到底的样子。唉,看来自己不做作业的美梦是要破裂了。到底是谁发明的家庭作业这种东西!

    【家庭作业的人是ydl国家的一名老师在1905年发明的,本意是作为惩罚学生用的。】作为科普小能手,系统表示一定要上线。

    “你给我滚粗,老娘现在不想听你讲废话。”

    【宿主,伦家没有讲废话,不是你问谁是发明家庭作业的人吗?】

    平板没有情绪的机械音说出嗲嗲的撒娇话,黄真表示如果这家伙有实体,一定要把它拉出来吊打一番,太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