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哎呀,不小心成了红娘(二十)
    “和姐姐去广播站。”软软的声音让黄真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于是黄真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牵起那只肥嫩的小手,两个人向着广播站前进。

    到了广播站后,工作人员了解事情经过后,询问软肉包子的名字后,立马做了通知。

    另一边······

    本来在认真挑选东西的软肉包子的奶奶,转头就发现自家的孙子不见了。试探性的叫了几声孙子的名字,可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于是老人立马带上自己随身带着的老花眼镜,东看看,西看看。越看眼中的着急就明显,脸上的褶皱就越多越明显。

    见附近都没有孙子的影子,又到附近的几个区域找了找,也没有找到。途中也问了许多人是否看到一个小男孩,不管老人把小孩的特征描述的多详细,也没人说见过。

    旁边的人见老人如此慌张,就提议可以去广播站或者是去监控室看看小孩子还在超市没有,说不定有好心人或者工作人员已经把她的送到的广播站。

    老人听了旁人的意见后,也逐渐稳定了心神,连忙给人道了谢。

    这时候,广播响起了通知。听到孙子的名字,知道自己的孙子现在就在广播站时,老人那颗悬吊吊的心才总算放下了一半。向工作人员问清楚广播站在什么在地方后,刚才选的东西也不要了,直直地快步向广播室走去。

    广播站。

    “嗯~,这个给你!”

    到广播站后,唐明越凭着他那个软萌的样子,让在广播站工作的女性都泛起了母性光辉,恨不得他是自己的孩子,其中不乏还有二十出头还没结婚的女孩子。

    看他对着一群叔叔阿姨卖萌撒娇,黄真也不得不承认他那张脸确实具有欺骗性。

    见在旁人那里找到了存在感,唐明越那娇气的小毛病又有一点犯了。

    现在拿一个棒棒糖给黄真时,虽然是想把糖给黄真感谢她,但也不忘向黄真炫耀自己其实很有行情的傲娇表情。

    “我不爱吃甜的,你收着吧。”黄真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远处的转角口,一个打扮得体的老人,渐渐在黄真眼中变得清晰。

    软肉包子没有注意到他奶奶已经来了,刚才被黄真冷冷地瞟了一眼,他有点发怵,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怵她,也还想和她亲近。

    “哎呦,我的乖宝,没事吧,你差点把奶奶的心脏病吓出来。”唐家奶奶过来就看着自己的孙子站在门口,还以为他专门等她的。

    唐明越自他奶奶过来后,就安静的任他奶奶查看,知道是自己的错,也不说话。就是看着他奶奶的表情又是害怕又是委屈的。

    见自己孙子这个表情看着自己,让唐家奶奶一个心疼。仔细检查自己的孙子,见他身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手里还拿着一个没有拆开的棒棒糖。

    才终是把另一半心给放下了,这才注意起旁边站的黄真。

    软肉包子见他奶奶注意到了黄真,就端起他奶奶的收摇了摇,本来在打量黄真的唐家奶奶,被孙子这一摇,注意力又回到他的身上了。

    “奶奶,就是这个姐姐带我过来的。”小孙子的话,让老人瞬间对这个面相清冷的女孩子有了好感。

    慢慢站起身来,“小姑娘,真是太感谢了你了。这孩子平时爸妈忙,也就家里的老人在照顾,比较调皮,可是心底确实好的。如果这次因为老妇人的原因把他弄丢了的话,不仅没脸见他,更无法对家里人交代啊!真的是谢谢小姑娘你了。”

    说完又连对黄真道了好几个谢。

    黄真见软肉包子对老人变现出来的信任、亲昵,而且老人说的那些话也让黄真相信了眼前的两人确实是认识的,这也是黄真为什么会留在这里的原因。

    “没事,不用谢。时间已经不早了,那奶奶我先走了。”黄真说完,就对唐家奶奶微微颔首,看了一眼软肉包子,准备走了。

    唐家奶奶也是活了那么久时间的明白人了,看出人家是不想和自己说些虚的,事情办成了,就打算功成身退。也不再拦着她,只是唐家奶奶对黄真的好感有上升了不少。

    可软肉包子可不想黄真就这样走了。纠结了一下,迈出自己的小胖腿,呼哧呼哧的跑到黄真前面,也不说话,就是倔强地要把棒棒糖给黄真。

    黄真见软肉包子一副你不收下我的糖,我就不让你走的表情。黄真想着这也是他的心意,而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家里还有一个人等着她喂呢!就把糖收下了,实在不想吃话,还可以用来堵住某人呱噪的嘴。

    软肉包子见她收下了自己的糖果,窃窃地说了一声“谢谢”,就又向他奶奶那里跑去。

    背对着他的黄真,听到他的话,嘴角忍不住露出来笑意。

    ······

    黄真出超市的时候,看了看手机,这一耽搁已经七点了,不知道他那个舅舅现在怎么样了?

    自从上次在门外等过黄真之后,田肖就向黄真拿了一把钥匙。黄真回到家时,就看到田肖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在挺尸。

    当躺在沙发上的田肖看到黄真时,立刻一个鲤鱼打挺。“小祖宗,你去哪儿了,你舅舅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还早。”黄真将买的东西好好的放入冰箱里。

    “还早什么,我的清蒸鲫鱼和回锅肉如果要做好的话,至少要花一个到两个小时吧,现在已经七点二十了。你说说,我是不是得饿扁了”

    黄真也不理他,径自把买的五花肉拿出来洗过,用锅接上水,将生肉放进去,打开煤气灶,点火煮肉。

    田肖见她不理自己,本来还想说什么了,却被黄真塞了满嘴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