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哎呀,不小心成了红娘(二十三)
    有薛雪这样和黄真比较熟的,就大着胆子直接问黄真这些菜是在哪家餐馆买的,说我们自己去买也行,不用麻烦她天天给他们带。

    黄真冷静而真诚的看着一群等着她答案的人,“我没有告诉你们吗?这些菜都是我自己做的,不信你们可以问田老师,他看到过我做。”

    听到有人叫他的田肖,正站在门口。

    “什么事要问我?”边说边走进教室里。

    在这年代的城市里,学生大多数在家里被宠着惯着,十指不沾阳春水。

    现在突然听到自己的同龄人中居然有人会做菜,而且还那么好吃。关键是这人是一个怎么看上去都不像会和厨房挂上勾的人,你说她去出道做模特,还更容易让人相信。

    薛雪等人都没有想到黄真会这样说,在他们看来这有些不可思议。

    薛雪满脸吃惊的向田肖问道:“老师,黄真带给我们的那些吃的真的是她自己亲手做的吗?”

    “是的,上次黄真同学生病,老师去探望她,亲眼看到的她做的,老师可以帮她作证。”

    要不是已经看黄真做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食物了,田肖也不会相信他这个从小就在优渥环境中长大的侄女会烧得一手好菜。

    而且还是个烧菜的天才??!看着食谱就可以做的那么好吃。

    即然田肖都这样说了,大家也不得相信了,只是还是有点没有完全消化这个事情。

    高冷、漂亮、成绩不错、会绘画(前面讲到道具是黄真设计的)、做饭那么好吃。这完全是女神的节奏啊!

    班里部分男生看黄真的眼神都显得火热起来了,不少女生也是满含崇拜的看着黄真。

    孙琬婷之前的那一点点的疑惑也没有了,现在是真的相信黄真会帮她。如果她真的喜欢小白的话,不说其他的,光凭她这做菜的手艺小白那不争气吃货早就败在她的裙摆下了。

    田肖觉得气氛有点微妙,“怎么大家都愣住了,不是还有许多事情没做吗?大家快行动起来啊!”

    说完还抛给黄真一个邀功的眼神,看!我理解你吧。

    黄真直接把他无视了,对着准备开始继续工作的人说到,“大家喜欢我做的菜吗?”

    本来薛雪就离黄真没多远,听到黄真问,就快速到她旁边站着。“能不喜欢吗?黄真我重来不知道家常菜可以那么好吃,你比我妈还做得好吃。”

    对于薛雪的赞扬,一直竖着耳朵在听他们说话的众人都在心里默默点头,表示赞同。

    黄真站起身与薛雪平视,“还想吃吗?”然后就扫视一圈正漫不经心动作的一群人。

    “想!超级想!”说完就激动有期待的看着黄真。

    薛雪听黄真的意思是会还要给他们做的吧!是吧?自己没有理解错吧?

    本来就没有认真工作的众人,这回也全是盯着黄真直点头。

    “可是,天天都要做四十人份的好累。”

    听黄真这样说完,一群人那股子期待劲儿顿时降到最低,仿佛都是被霜打的茄子。也是,做四十人份的肯定很累,我们也不能强求自己的同学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吧,这太强人所难了。

    黄真不看那群好像每个头上都挂着打击两字的人,继续说道:“但是,你们如果能在剩下的五天里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位后,到时候应该可以给你们做大餐吧。”

    所有人这次包括田肖,听到“大餐”两字眼睛唰的就亮了。简单的春卷都可以那么好吃,“大餐”该是什么味道啊!光想就已经口齿生津不停往下咽。

    薛雪擦了擦自己莫须有的口水,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两眼放光的看着黄真,“真的可以吗?”

    “可以,只要你们做到了,我也会做到的。”说完,黄真突然对着众人微微一笑。

    虽然这一笑很快很短暂,但是重来没有见过黄真笑过的一众同学们,都酥化在她的笑容里了。

    就这样,一群被美食诱惑的人晕晕乎乎的就答应了黄真。

    田肖想原来这丫头是在这里等着这群人。

    他就说,她怎么可能坚持一个多星期给四十个人做吃的,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不像她的作风。

    先抛出一个诱饵先让这群人尝尝甜头,再说出自己的目的,等他们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让他们答应下来。

    看这群还晕乎着的人们,田肖为他们点根蜡。少年少女们,你们应该庆幸她只是想让你们早日完工而已。

    这下田肖算是明白她到底有多喜欢恐怖的东西了,自己可重来没见过她对什么事这么上心过。

    话说,这丫头又好几天没有交作业了,自己今天又被英语老师说了。不过,大餐啊~~~,我也好想吃啊!

    黄真感叹:都是一群好孩子啊~~

    第二天。

    昨天一群晕乎晕乎的人,经过一晚上也都清醒了。

    于是今天一群人看着黄真时都一脸纠结,又是生气她对他们使阴招,又期待着工作完成后的大餐。

    连那些不明所以的老师们也觉得七班今天的气氛有点低沉又别扭的兴奋?!

    而黄真就在这样子的情况下,心安理得的到了下午制作道具时。

    想生气的时候就想起大餐,薛雪也是用纠结怨念的小眼神看了黄真一天了。

    “黄真你是不是从来没当我是你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薛雪趁着下课把黄真拉到一个相对安静人少的地方,忧伤地问了自己想了一晚上的事。

    黄真见薛雪平时都是大大咧咧的,没想到她也有敏感的时候。

    赶忙安慰她,“等这件事完了,我请你去我家,我单独做给你吃。”

    “真的,这回你可不许骗我,现在班上的都知道你腹黑的厉害,我以后也得小心点你。”薛雪先是兴奋的问,后又眼含防备的看着黄真。

    黄真点头,“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的。”

    “那说定了,这回你可别坑我。”得到黄真的承诺,刚才还一脸受伤的人,瞬间元气满满,蹦蹦跳跳的回到教室去了,那有什么敏感少女的影子。

    黄真也跟在她背后一起回了教室。

    放学后。

    都知道自己昨天被设套了,今天做事的人就没有几个,都想让黄真一个交代。

    有人不服气,同学a:“黄真,我们好歹都是同学,你这样欺负我们一群人是怎么回事儿?几天前,想着你带病为我们带吃的,亏我们还内疚了那么久。谁知道你这么坑我们。”

    同学b:“就是,虽然知道你是想让我们早点完工,但你不能使这样的阴招啊。”

    同学b刚说完,教室门被敲响了。

    唐明晖面带笑容的站在门口,“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