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被欺骗的少女(一)
    “那这个魂力除了可以兑换积分以外,还有什么作用?”

    黄真觉得既然把魂力和积分分别列出来,那么这个魂力肯定不止系统说得这么简单。

    【宿主每次执行任务穿越空间时都会对自身的精神力有一定的损害,魂力的收集可以修补宿主灵魂体的同时增强宿主的精神力。】

    “那我的精神力还挺强的吧?”

    这句话看似黄真是在问系统,但更多的是讽刺。在任务世界里的时候,系统有时候会不等黄真问它就主动回答,黄真就大概猜到系统应该能读取她的思想。

    所以黄真试过屏蔽自己的思想,好像当时挺有效的。

    【是的,宿主的精神力强度从人类的标准来评判,属于上等】

    系统也没有想到宿主居然有这么强的精神力,居然能够屏蔽它,系统觉得说不定它这次还真的挖到宝了。

    黄真又想到了什么。

    “差点忘了,在任务世界中你说过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都完成,会有积分提成,那为什么现在我一点都没有。”

    【宿主不仅改变了任务对象赵白的命运,后面还救了原本在那场车祸的中应死去的其他人,破坏了属于那些人本身的命道。积分归零是为了让被救的其他人能够再次被他们的天道所接受。】

    “那为什么赵白可以?”

    如果如系统所说,那以后自己救人是不是还得思考思考?这积分的作用自己还从来没有体验过了!

    【他是因为有祈愿者的魂力为代价。每个人的魂力都孕育着不同等的天地之力,。宿主在得到祈愿者的魂力的同时,位面天道也会自动剥落魂力中的天地之力,用来弥补位面缺口。】

    系统这番详细的解释,让黄真知道魂力应该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以后说不定还能被自己发现其他作用。

    黄真又想到一个问题,“那祈愿者被抽取魂力之后,会怎么样?”

    【缺少部分魂力的祈愿者会回归天地,等重新收集够魂力后,才会重新拥有转世投胎的能力。】

    系统觉得今天宿主的话有点多。以往和她说话,说不到三句,她就不想理它了。

    “好了,我想知道的已经差不多了,带我去接待室吧。”

    要不是上次刚签合约就被系统丢去执行任务,该知道的信息都不清楚,也不会和它这白茫茫的空间耗这么久,这空间太空旷,太安静,她一点都不喜欢。

    黄真说完话不久,这白茫茫的空间就真的变得空旷且寂静了。

    另一边。

    房间依旧是古色古香。

    黄真被传送的过来的之前,仍然在她对面的位置已经坐了一个人。

    这次来得人要比上次的那名少女看起来沉稳的多,女人年龄明显要比黄真大,大概四十上下,长相平庸。

    虽然和黄真一样是坐在椅子上,可是女人身上的气势却让黄真不能忽视,似乎透着一股浩然正气。女人的眉宇之间也没一般女子身上的娇柔,更多的是英气但也隐含着一丝郁气。

    黄真没有着急着问女人有何愿望,而是先摆上桌上的茶具,为女人倒了杯茶。

    “请。”

    女人看了一眼笑意言言的黄真,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

    沁人心脾的香味,略带苦涩的茶水,使女人有些焦躁的心情得到平复。

    “你好,我是您的还愿者,很高兴为您服务,请告诉我您的愿望。”

    女人对面前这个小姑娘的能力还是有些怀疑,见她一身细皮嫩肉,一看就是没有做过什么重活的,自己的职业又是经常要风餐露宿的,她真的能坚持?

    “请不要祈愿者怀疑我的能力,既然祈愿者您能坐在这里,那么您的问题就是我一定能解决的,请说出您的愿望。”

    黄真的再次开口,让女人有些松动,反正已经死了,何不赌一把。

    “我的愿望很简单,回到我十八岁那年,阻止拐卖犯把孩子从我手里骗走,并且要让他们的到应有的惩罚。而且我也希望你能继续从事我原本的职业。”

    可能是很久没说话的原因,女人说话声音有点哑。

    “您的愿望我已确实收到,请确认是否愿意作为回报抽取您的魂力。”

    “确认!”

    说完,两人都化作一道白烟,缓缓消散开来了。

    ······

    黄真过来的时候,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女孩,看周围的建设应该是在乡镇的街上,东西都还有些年代感。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瞧着他们的穿着打扮,她想这应该是在零几年吧。

    “系统,可以把剧情传给我了。”

    说完,大量的记忆涌入黄真脑海,黄真好好捋顺才算是知道了怎么回事。

    祈愿者生活在一个远离城市的农村。虽然生活在农村,祈愿者的父母却是勤快能干的人,所以家底也不薄。而祈愿者在镇上的高中上学成绩也不错。所以一家三口的生活还算美满。

    但这一切,都因为祈愿者一次好心做坏事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次祈愿者和往常一样到镇上赶集,路上遇到一个小女孩迷路了,祈愿者出于好心就和她一起等她的家人。

    两人没等多久,就有一对自称是孩子父母的人要来认领孩子。

    对外界知之甚少的祈愿者很单纯,直接就让那对男女领走了孩子,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其中有什么问题。

    祈愿者还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沾沾自喜了好几天。

    可是这样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对自称是小女孩亲身父母的男女出现在祈愿者家的院子里。

    他们拿出不少证据证明他们确实孩子的亲身父母,看他们拿出的合照,祈愿者见过小女孩,自然不会认错。他们说领走他们孩子的是人贩子,说祈愿者是人贩子的帮手,是纵容犯,要祈愿者赔他们孩子,不然就把祈愿者抓来关着。

    看着眼前这对激动男女祈愿者才知道自己放了多大错,见着与那对男女据于力争的自家父母,祈愿者仿佛置入冰窖。

    虽然之后警察了解事情的前后,并没有真的将祈愿者抓来关住,可是这一件事却给祈愿者带来不小的影响。

    父母因为这件事,赔光了所有的家底,一夜白发,都没有得到那对父母的原谅。这件事情成为了祈愿者一家的梦魇,最后受不住村里的风言风语,祈愿者父母因此很早就去世了。

    祈愿者自己也放弃原本想学的专业,一头扎进了警察学院,想要成为一名职业的打拐警察。

    毕业之后,她也一直活跃在打拐的最前线。

    可是,直到祈愿者因病死前她都没有找到最先骗自己的人贩子,也没有找到那个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