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被欺骗的少女(二)
    手边的小孩子还在,所以那对人贩子应该还没有来过。

    黄真打算等等,人贩子这种群体的人都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如果错失这次就会,很可能就像祈愿者一样花一辈子时间都找不到了。

    “姐姐,我还要等多久爸爸妈妈才回来啊?”

    可能是等太久了,元小桃还是小孩子,耐性也没有大人来得久,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黄真蹲下身子,摸了摸元小桃的头,这是一个很讨喜的小女孩。

    虽然因为身处在农村,元小桃的皮肤没有那么白皙,但也是健康的小麦色。五官也是小巧可爱,齐耳的短发被打理的很柔顺,黄真摸起来的手感非常好。水灵灵的大眼睛就像两颗大葡萄,流露的全是纯真,让人不禁生出怜惜之心。

    身上穿的粉红色小棉袄虽然不是新的,但也是整洁干净。只是袖口可能因为是小孩不讲究,好像用来擦过什么,有些脏。

    黄真笑着安慰元小桃:“再等一会儿,你的爸爸妈妈一定会来的。话说回来,姐姐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能告诉姐姐吗?”

    “我的名字是元小桃,元就是一元两元的元,小桃就是可以吃的那个桃子。”元小桃说起自己的名字,整个人都提起精神了,说到桃子的时候那扑棱扑棱的大眼睛更是闪现着渴望。

    面对元小桃的纯真可爱,黄真不由得心中一软,看她的眼神也更加温和。想想以往看到的那些被拐卖的小孩被各种虐待的新闻,黄真眼中一阵冷意闪过。

    幸好自己这次来了,黄真暗暗在心中发誓,这次定不能再让元小桃在自己手里出事。

    “姐姐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元小桃说完还嘟着嘴巴,用略带赌气的眼神看着黄真。像是在说黄真一点都不公平,自己都告诉你名字了,可是你却只是笑都不说你的名字。

    黄真又忍不住笑了,真的太可爱了。

    “我叫黄真,黄是黄桃的黄,真是真正的真,小桃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吗?黄真也学着元小桃那样介绍自己。

    元小桃听到黄真对她的质疑,双手叉腰,抬头上扬,似乎不屑一顾。“小桃当然知道,小桃已经是读小学二年级的大朋友了。”

    说完话后元小桃也从不屑一顾变成了洋洋得意,脸上写着为自己是一名二年级的大朋友而自豪。

    “那······”黄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

    “哎呀,你个臭丫头居然在这里,你让我和你爸好找啊。”

    女人动作很快,一过来就使劲打了元小桃的屁股,直接把元小桃给疼哭了。

    女人打完元小桃之后,还满脸羞愧的看着黄真:“姑娘,不好意思哈,让你看到这不好一面。可这孩子实在她太闹腾了,俺和孩子他爸两人不过是买个菜,转头就发现这丫头不见。”

    女人的面相看起来很敦厚,女人后面的男人看起来也是老实巴交的。

    其实在农村人们大部分都信奉着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条,大人以打人的方式教育小孩是很常见的,更何况这是在零三年,这种风气连现在城市也是经常看到的。

    所以黄真对这种事也不好说。

    可是黄真可不会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脸,这可是让祈愿者记了一辈子的人。

    没错,这对看起来憨厚的男女就是当初欺骗了祈愿者的人贩子。

    那名男子也上前握住小孩的肩膀,男子的动作太快,黄真一时大意让他得逞了。

    这看似轻轻的一握,让本来要停止哭泣的元小桃比先前哭的更厉害了,又把元小桃强行扭转面向他,这下元小桃似乎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在哪里用哭宣泄自己的痛。

    把一切都看在眼中的黄真,心中已经要把这对狗男女给打个半死了。可是从最开始的世界她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懂一点格斗技能,不然早就不给他们在这里废话的时间了,看来只有智取了。

    “姑娘你是在这里一直陪着我家女儿吗?如果是这样真的太感谢你了,俺听说最近咱们这儿人贩子特别多,要不是你陪着我家小桃,说不定我都不能见到他了。”

    说完男子还满脸劫后余生的余幸。

    “对对对,多谢你啊,姑娘。”那个女人也跟着附和男人,还对黄真露出自以为友善的笑意。

    黄真心中冷哼,名字都知道,看来是做了不少工作的。这一副贼喊捉贼的丑恶嘴脸,笑得都让她觉得恶心,也难怪祈愿者会被这对狗男女给骗了。

    “系统,真的没有可以让我瞬间充满武力值的道具吗?”

    【有的,但是以现在宿主的积分不能购买到】

    黄真:“我不是有魂力吗,用哪个兑换积分不行吗?”

    【不够】

    黄真:“那我赊账还不行。”说到这里黄真都有些咬牙切齿,她最讨厌赊账了。

    【不好意思,本系统不接受赊账】

    对于系统的不留情面,黄真不怒反笑。行,总有一天你有求我的时候。

    “没事,这都是应该的。”黄真回答的很是客气。

    那对狗男女见也寒暄的差不多了,想带着孩子现在就跑了。“那我们先······”

    “只是,叔叔婶儿,我好歹在这里陪了你们女儿一个多小时,你们是不是应该给点辛苦费给我啊?”

    刚才还很和气单纯的少女,突然画风一转,痞里痞气向他们要钱。这让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中年男女突然愣住了。

    还是那个看似醇厚的男子先反映过来,“姑娘,你这有点过分了。是你自己主动要照看我家小桃,现在反过来要我们给钱给你,姑娘你这样不行吧。”

    黄真依旧一副无赖的样子,不管不顾。

    “我不管,反正我已经帮你们照看了,你们必须给我钱。”说完还向男人伸手。

    “姑娘,你爸妈呢?你爸妈知道你是这样子吗?如果你爸妈知道自家女儿居然是这样一个无赖你让他们怎么想?”

    男子摆出一副长辈的模样,还对黄真说起教来,可是黄真根本不吃他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