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被欺骗的少女(六)
    杨三不想和她再瞎扯,将刀子的尖端刺进黄真的腰间,可黄真穿得很厚,刀子进到衣服里并没有真正的刺到黄真的皮肤。虽说只是挨着而已,但这也足够黄真感受到刀尖带来的阵阵寒意。

    “现在,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两人说话离得很近,黄真的脖子都能感受到了杨三说话时喷出的气息。

    “叔叔,早上是不是吃了蒜出门的,怎么说话那么臭?”

    杨三听黄真这样一说,尴尬地赶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黄真也趁机狠狠地踩了杨三一脚,使劲地挣脱了他的桎梏。

    “叔叔们快抓住他,他们是一伙儿的!”黄真大吼一声,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她的手指指向看去。

    围观的男性,见杨三手上有刀,黄真腰间还有血迹。

    一部分人盯着陈志这边,一部分人连忙上前围住还单脚抱住脚的杨三,趁机将他制服在地。

    见人被制服在地,老奶奶牵着元小桃带领着几名女性到黄真跟前询问她的情况:“小姑娘,怎么样?没事吧?要不要奶奶带你去医院?”

    黄真摸了摸元小桃的头安慰她没事,笑着对关心她的众人说道:“我没事,只是皮外伤,道并没有刺进去。衣服上的血迹只是刚才刀从里面拔出的时候带的。奶奶,你们别担心。”

    “那等会儿不舒服了,要给奶奶说,知道吗?”

    老奶奶见黄真说话时的精神劲儿都还很足的,吊着的心掉下去不少,不过还是提醒了黄真一下。

    黄真又看了一眼被摁趴在地上的杨三。

    这次也算她幸运。刚才黄真打量杨三的时候,就见他打扮的要比一般的农村人得体干净的多,在衣服袖口和领口这些小地方都做了一定处理,黑色的不知什么皮质的鞋子也被擦得铮亮。

    黄真想农村这般讲究的打扮是比较打眼的,而杨三他们要干的事又必须需要他们看起来平凡不打眼才比较好行事。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杨三却也要打扮的很得体,所以这让黄真不得不怀疑杨三是一个极其注意自身外表的人。

    于是在闻到杨三嘴里的蒜味时,黄真才会选择说那样话,来试探他,结果如她所料。

    之后就是挣扎的时候没注意到力道,还是被不小心划到了皮肤,虽然有伤口,但黄真觉得并不深,可这也是真的疼啊!

    “系统,警察还有多久到?”

    【报告宿主,已经到了,就在你身后。警报没响的原因是因为警笛坏了。】

    系统不仅回答了黄真的问题,还向她说明了刚才她的疑问。

    黄真捂住伤口,回头果然看到一辆警车停在她身后不远处。

    所有人除了黄真和元家父女都很惊讶警车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元大树一见到警察来了,连忙从陈志身上下来,走到一个年轻的小警察同志面前:“警察同志你们来得正好,我们这里制服三个人贩子,你们快把他们抓走。”

    警车里走出的两个警察年龄都还小,他们本来就因为最近人贩子的事情,在附近的几个村镇巡视,接到上级的电话这边有人报警,让他们过来。

    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任务,两名小警员还以为又是要处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儿。当听到人贩子三字时两人瞬间就提起了精神,这段时间他们警局一直被这件事烦恼,现在听到终于有了线索,两名小警员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激动。

    被元大树叫住的小警员叫做李胜利,李胜利与自己的队友了解情况之后,虽然还不能确定这三人就是真正的人贩子,但是嫌疑是非常大的,所以三人都被警察带走了。

    李胜利了解完情况本想叫上黄真回去录笔录,无奈他们的警车已经坐满了,只得留下几个相关人的联系方式下次再联系。

    李胜利他们走的时候,黄真还悄声对两名警员说:“警察同志,我怀疑这是一出有组织式的拐卖,后面说不定还有更大的团体在,你们可得好好审问。”

    如果说平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对李胜利这样说,他肯定会觉得人家在瞎扯,可是听完围观群众的证词,知道能抓这三人全都是靠的这个姑娘。他可不敢小看她,对黄真所怀疑的也放在了心上。

    待警察走后,围观的人也陆陆续续地走了,只剩下黄真和元家父女。

    元小桃还在努力地想发出声音,奈何只能张大嘴巴,还是没有声音。元大树刚才顾着打人也现在才发现元小桃的问题,急得不行,正想带元小桃去镇上诊所看看了解一下情况,被黄真制止了。

    “叔叔,不用担心,小桃应该只是闻了一些麻草的味道,暂时不能说话,休息一段时间就恢复了。”

    元大树对黄真的话很惊讶,“姑娘,你还会医术?”

    “并不会,只是刚好家里人曾经有人遇到过同样的情况,所以才知道的。”

    元大树憨憨一笑:“原来是这样,谢谢姑娘啊。”

    又看到黄真腰上的伤:“姑娘,要不我们去医院一趟不吧?今天你帮了我们这么大个忙还没有好好感谢了你呢。”

    黄真摆手笑到:“真的没事的叔叔,我要上的伤只是看着有些吓人,里面真的没什么事,叔叔你不用太担心。如果叔叔真的想谢谢我的话,就请你照顾好小桃吧,不要让她又不小心走丢了才好。”

    元大树摸摸后脑勺,低头愧疚地看了看元小桃。

    “这次确实是我和她妈妈的失误,没有照看好她,幸好这次是遇到姑娘你我们小桃才能现在和我一起站在这里。”

    说完元大树向黄真深深鞠了一躬,不过半路被黄真拦住了。

    “叔叔,婶婶是不是也还在找着小桃你呢?你和她联系说找到小桃了吗?”

    黄真一说完,元大树才恍然大悟,自己确实是忘了和小桃妈说了。“哎呀,幸好姑娘提醒我了,我这就打电话通知她。”

    黄真趁着元大树打电话的间隙,悄悄地走了。等元大树打完电话转过头的时候,身后已经空无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