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五)
    如今已在这个世界待了快一月有余,辰星就算不想知道自己穿越到什么样的国家,但也知道这和他以前处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首先这个国家信奉的是女尊男卑,与他以前所在的国家刚好相反;这个国家的女子信奉以肥为美,而他的国家信奉的是以瘦为美。

    当他被祈愿者捡到的时候,正是他因为对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饿得昏倒在路边所致。辰星到现在都不明白他不过是在自己屋里睡了个觉而已,怎么醒来之后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好在最后他遇到了祈愿者。

    陷入深思的辰星被开门的声音“喊”回了神,极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是否有问题,又整理了整理这才满意。

    黄真在陈嬷嬷打开门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件玄色长衫,如云似烟的长发与这片玄色融为一体。在往上看,光洁白皙的面庞上,是剑眉星目,是高挺坚毅的鼻梁,是厚薄适中的嘴唇,见到黄真的时候还露出一个性感的微笑。

    辰星在看到黄真时也不小心愣了一会儿。

    虽然前世界见到的美女不在少数,但是在这个世界待久了之后,不管出门走到哪里都是各式各样的胖美人,有时候辰星觉得他都快被这个世界同化了。也只有和看到黄真的时候,他才会有一丝理智尚存。

    辰星也一直知道黄真是个美人,但是到皇宫这么久他是第一次见她上妆时的样子。不管是娇艳欲滴的红唇,还是上挑的眼角,或者是本就精致的五官,又或许黄真散发的那股子气势,都让黄真的美看起来那么充满攻击性。

    辰星没想到一个长相偏清纯的人,化这样艳丽的妆容,也能如此的美丽动人这一瞬间辰星似乎感到来自深处的点点触动。

    一向直觉很准的辰星,他觉得似乎黄真与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虽然还是这张脸,但是辰星不知为何就是会有一种违和感。

    黄真见到辰星眼中的惊艳,看来她这个妆化了也是有效的,看来这个国家人的基本审美还是没有变得嘛!黄真有对自己做的决定多了一分信心。

    “辰星拜见陛下,陛下万安。”

    黄真扶住辰星,眼中露出宠溺说到:“阿星平身吧。寡人听说自从寡人昏倒之后你就一直在殿外候着?”

    辰星也做出适当的害羞:“这是阿星该做的,只要陛下您能够平安阿星就满足了”

    黄真又拉住辰星的手,走在辰星前面,两人一同向御花园的方向走去:“辛苦你了,同寡人一同去御花园走走吧。”

    走在黄真后面的辰星看着自己被牵着的手一脸纠结,虽然知道这是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可是从小接受着男尊女卑教育的他有点不能接受被黄真这样牵住,他总觉得他们两人的角色有些颠倒了。

    但是,黄真今日在街上的事他也听说了。

    作为一个君王,却不受自己的子民所爱戴,心中一定有不少的痛苦。可是就算是这样,还要在他面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辰星不禁开始同情走在前面的这个女人。

    而黄真此时则对自己女子力x的这个表现很是满意。

    黄真的寝殿离御花园并不远,两人徒步走也未花多少时间就到了。

    正在三月,园中的株株植物正从白雪皑皑的冬季中逐渐苏醒,首先醒来的就是东南角的梨花,之后就是西北侧的桃树,中间还有没有完全凋谢的殷红海棠。

    黄真不得不感叹,不愧是皇家园林,这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的设计,真真是做到的移步异景。

    走到一处亭子处,黄真停下了脚步,侧身吩咐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陈嬷嬷:“去把今年上来的新茶拿出来,寡人今日要与阿星在此煮茶。”

    “诺。”陈嬷嬷应了之后就开始吩咐人了。

    黄真牵着辰星入了亭子之后两人就对立而坐。

    “这般相向而坐,寡人瞧着阿星你更是觉得阿星相貌甚是好看。”说完之后黄真又是一个满含宠溺的微笑。

    辰星虽然心里觉得有些别扭,仍然感觉两人角色不对,但是被黄真这样直接一夸,辰星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又是一个害羞的表情:“陛下过奖了,陛下今日也是好看的。”

    “哦?阿星也觉得寡人现在这副模样好看?”

    “自然是的。”

    辰星刚回答完,茶具和煮茶的套装也都摆在石桌上摆好了。

    陈嬷嬷上前准备为两人煮茶,被辰星制止了。

    “陛下,今日就让阿星为您煮一次茶吧。”

    陈嬷嬷在黄真面前伺候了这么久,眼力还是有的,听辰星少君这样说,就直接停止了动作,等待黄真的命令。

    黄真挥手说道:“你们先下去吧,寡人要和阿星单独待一会儿。”

    陈嬷嬷听完之后,用眼神示意站在亭子四边的人,一同安静有序的退到了远处。

    自陈嬷嬷等人走后,辰星就开始煮茶。

    黄真见辰星煮茶的动作除了行云流水之外,还透着优雅高贵,如果这不是通过长期熏陶怎会是这样,一点都不像一个乡野男子该有的样子。

    黄真眼中闪过冷意,祈愿者你宠爱着的这个人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啊。

    “没想到阿星的煮茶技艺这么高超,这水银泻地的气势让寡人真想快快品品这茶会不会就像阿星的动作一般让人期待。”

    辰星听黄真这样一说,手中的动作一顿。

    “陛下妙赞了,只希望阿星这一月的学习可以让陛下满意。”辰星这话也算是解释的滴水不漏了,即解释了为何他一个乡野男子会煮茶这等高雅的事,又答谢了黄真对他的赞扬。

    可黄真可不买他的帐,“阿星竟有如此天赋,一月的时间就可以掌握如此高超的技术,寡人莫不是这次捡到宝了?”

    辰星抬头看着笑意晏晏的黄真,他觉得她的这个笑容看似开怀,可是眼底的寒意他却没有忽略,其中的疏远是他以前没见过的。

    辰星抿唇,正准备开口说话。

    远处的陈嬷嬷走过来站在黄真身边耳语道:“陛下,上君派人来请你过去。”

    “嗯,寡人知道了,你先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