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七)
    黄真表情认真严肃的对着付依斐说道:“父君,此次是女儿的失误,是女儿的不对。父君不用担心,请给女儿两天的时间,女儿定能给父君一个交代。”

    “交代?你觉得在这样一个死局里两天你还能起死回生吗?”付依斐听完黄真的话后,已经冷静了不少,但是听她说两天就能把这个事情解决好,付依斐觉得有些儿戏了。

    “是的。”

    黄真这话说的很坚定果决,拥有让人相信的能力,再加上黄真本身的能力也不弱,付依斐心想不如让她试一试也行,自己的女儿他自己清楚,她不喜欢他一直都掌控着她,那么这一次不如试着让她自己展翅飞飞看。

    “好,我给你两天时间,如果两天之后你还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到时候说不定就是我们父女两人的死期了,你可清楚?”

    “女儿明白。”黄真认真看着付依斐应道。

    “好了,本君现在累了,你先下去吧。”

    “女儿告退。”

    黄真刚后退两步准备走的时候,付依斐像是想到什么了。

    又对黄真说道:“虽然你后宫的事本君并不想参与,但是本君作为你的父亲也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在宠你那位从乡野里带回来的男子时候,应该还要记得你还有一位东君,他是你的正夫。”

    黄真垂下眼帘,脸上是出奇的平静,“女儿知道,劳烦父君为女儿的事情操劳了,等把这件事情解决后,女儿便会去看望表哥的。”

    付依斐背过身去,又说道:“嗯,知道就好,回去记得把你脸上的妆容卸掉,走吧。”

    “女儿告退。”黄真点头,这次她是真的走了。

    陈嬷嬷见黄真出来以后,就跟了上去,方向是养心殿。

    云亲王府后花园一处水榭。

    水榭上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有一张宽七尺,长约半丈的贵妃椅,贵妃椅上有一名从远处看就像小山的臃肿肥胖的女子,女子旁边还坐着一名长相阴柔,文雅柔弱白面男子,两人一壮一弱,形成鲜明的对比。

    两人之间的互动甚是亲密,两人应该是在打情骂俏吧。

    只见男子一会儿是瞪眼嘟嘴的模样,一会儿又是害羞的娇俏模样,而女子见男子如此眼中除了戏谑还有化不开宠溺,不一会儿,一位打扮精干体态丰腴的女子出现在长廊拐角处,迎面向水榭中嬉闹的两人走来。

    “水晴拜见王爷、正君。”

    那位被水晴称作正君的男子,见水晴来,收起了与女子打闹的时的模样,敛敛情绪对女子说到:“既然王爷有事情要忙,伊剑先退下了。”

    说完,伊剑也没等女子同意,直接就带着随侍离开了。

    “起来吧,有什么事直接说。”女子虽然姿态慵懒,但是眼中的威严还是有的。

    “启禀王爷,如王爷所料,在请神活动陛下在游街时遭到袭击确实有人在背后指使,只是当属下追查到最开始袭击陛下的人的时候,那人已经抢先被人灭口了。”

    水晴单膝跪地,“卑职失职,请王爷责罚。”

    这云亲王府中能被人称为王爷的女人就只有黄真的二皇姐黄想云了。

    “无妨,对方此次只是想让我那个皇妹失去朝野上下的信任和满意度,没有直接刺杀她,只能证明对方的羽翼还未完全丰满。如果那人真的对那个位置势在必得的话,早晚会想办法杀了本王亲爱的皇妹。你只要一直派人看住陛下即可,总会有人露出尾巴的。”

    “诺,水晴领命。”

    “还有,找人把书房那堆大臣们送来的奏章处理了,我不想等会儿我进书房的时候再看到了。另外,从今日起府里要加派人手保证府里人的安全,特别是正君处。”黄想云又继续吩咐到。

    “诺。”

    水晴又继续道:“启禀王爷,还有一事属下还未禀明。宫中传来消息说,陛下自昏倒醒来后,不知为何画了一个丑陋无比的妆容在宫中大摇大摆的走着,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请神活动的事,甚至有人谣传陛下是受到了神明的诅咒,得了失心疯。”

    黄想云缓缓做起了一点身子,“还有这等事?吩咐下去立刻制止谣言的传播,本王不想明天上朝的时在路边听到百姓谈论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

    “诺,卑职即刻去办。”

    黄想云见水晴都领命了还保持着单膝跪地,双手交合于前的姿势,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没说吗?”

    水晴点头,“卑职有一疑问不知当问不当问?”

    “说。”水晴跟了黄想云那么久,黄想云倒是很少见她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水晴沉默一下又说道:“既然王爷无心那个位置,为何不与陛下说清楚,这样王爷不是也能更好的保护陛下吗?”

    黄想云没想到水晴会突然问这个,目光不自主的就飘向了皇宫方向:“她与我从来就不是一路的人,与她一条心的,这么久以来也就只有她的那个父君。本王自小就无心那个位置,也幸得她想当这个皇帝,本王送给她也无妨。”

    黄想云又把手递给水晴,“扶我起来。”

    待黄想云站好之后又说道:“只是,她因为容貌与身材的问题,终究在这条路上要走的波折得多。并且本王也不是在帮她,现在是有人在谋算我黄氏皇族的基业,本王是不想我黄氏皇族的基业到了我这一代毁于一旦。”

    “好了,今日就说到这里,你该去处理你的事情了。”说完以后黄想云就独自一人离开了。

    独留水晴在水榭中看着她家王爷略显孤寂的背影。

    养心殿内。

    黄真回到养心殿中已是傍晚。

    黄真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在四处走动,还没有好好休息过,这刚回殿中就有些饿了,就马上安排陈嬷嬷传膳事宜。

    吃饱喝足之后,又洗了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黄真躺在雕花大床摸着丝滑的被子满足的叹了口气。

    “系统,有没有可以操控天气的道具?”

    【有的,宿主。】

    黄真一听有心中一喜,她也想过其他办法来解决这次的问题,但是最后黄真还是觉得,古时候的人们对神明的敬畏,如果从这方面下手应该更容易处理。

    “那我现在积分的状况可以使用这个吗?”

    【宿主,天气气候属于天道运行中的一环,仅凭宿主现在的那点积分是没法做到的。】

    “那我用魂力兑换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