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八)
    【系统并不建议宿主经常使用魂力兑换积分的行为,宿主所得到的魂力点与宿主的魂体是融合在一起了的,如果经常使用魂力兑换,久了之后对宿主自身魂体的会有不良影响,对宿主接下来的任务不利。】

    “那你说有道具又不能用有什么好说的。”听系统这样说,黄真有些气馁了,果然老想着依靠金手指是不行的。

    【宿主可以使用功德点兑换。】

    好啊,她就说系统怎么会这么好心给她解释这么多,搞了半天是对她觊觎一点功德值。

    没想到一点功德值就可以换得天气气候的变幻,一定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可惜了这才刚拿到手,就要为了任务又送出去了。

    “好,成交。”

    【一点功德值接收成功,宿主是否要现在兑现道具使用?】

    “不用,我要用的时候自然会找你要的。”

    说完,本就累了的黄真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后就安心的睡了。

    竖日清晨,上朝时间。

    坐在凤椅的黄真五更就被人从被子里挖出来了,迷迷糊糊地洗漱完毕,然后又迷迷糊糊地走到这上早朝的地方,现在坐在这里也是迷迷糊糊、昏昏欲睡的。

    “陛下旨意,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陈嬷嬷的声音像是被痰卡住了,而且有特别的尖锐,让昏昏欲睡的黄真一激灵,吓得瞌睡虫都跑了。

    黄真看着下面一群跪坐着的人,虽然地位不同,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胖,黄真真为她们的膝盖和小腿伤心,只希望他们起来的时候小腿还是自己的吧。

    坐在黄真左侧第一个的就是黄真的二皇姐黄想云,这人自从跪坐在那里就一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身边的官员与她搭话也不理。

    而右侧边上跪坐着的就是黄真的大姑付家主母,也是掌握着云国上下最大兵权的付姜大将军。虽然还是长得很胖,但是可能是习武的原因,付姜看起来比与她一般身材的黄想云更加壮实。

    且付姜的眉宇之间还有一股戾气,整个人看起来不怒自威。

    “陛下,微臣有事启奏。”

    “陛下,微臣也有事启奏。”

    “陛下,微臣也是。”

    一下有三个人站出来,搞的有起床气的黄真心里一阵窝火。可脸上又不能出现任何不耐的模样,不然不知道这群本来就对她有意见的人又要怎么在心里编排她了。

    “一个个的来,寡人都听着,从第一个站出来的开始。”

    “陛下,昨日请神游街时的骚乱现已平息,带头闹事的刁民已被微臣带人抓捕,现已移交刑部,请皇上定夺。”

    “下一个。”

    被点名的启奏二号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这第一个启奏的事都还没有解决怎么就直接到她了?

    见所有人包括黄真都望着她,启奏二号反应两秒这才开口:“启禀陛下,昨日的事情发生之后,百姓们对陛下的您恐怕是意见很深。先贤有云:‘君舟民水’,陛下万不可因此失了民心才是。”

    这些人真真是没有把她这个皇帝看在眼里,就没有一个是期待点她好的。

    看起来禀奏的事都是为她这个皇帝,可结合实际情况来看,这两人所说的话那一句不是恶意满满在戳黄真的心窝子。

    既然你们都盼着我不好,如果如了你们愿,那我这个皇帝是不是太随和了一点。

    黄真看着下面一群看似尊重她的大臣,到上朝这么久就没有几个正眼看过她的。长得瘦是她的错吗?长得丑是错吗?就她现在这个身材和脸蛋儿,在她以前的世界中,走在路上,谁不得回头看看。

    亏得祈愿者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忍受坐了一年。

    她发誓,只要后面逮到机会,她一定要好好地折磨这群人,帮祈愿者出口恶气。

    “下一个。”黄真这次的声音非常冷淡。

    “启禀陛下,北方已大旱三月有余,百姓民不聊生,望陛下重启请神祭祀事宜,祷告上苍,为万民祈雨。”

    “李大人,陛下昨日才因这事受到惊吓,你此时说这些怕是有些不妥吧,身为陛下的臣子你怎能不为陛下的凤体担忧?而说这些让陛下担心的话呢?”李圆刚说完话,与她站在一块儿的启奏一号马上说道。

    “钱大人,我是陛下的臣子没错,但我也是百姓的臣子,刚才秦大人不是说‘君舟民水’不正是这个理吗?所以我向陛下报明情况,及时让陛下明白她所统治的天下的现今模样,难道不是在为陛下分忧吗?怎能不是对陛下凤体的担忧?秦大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对,对。”夹在两人中间秦大人,被两人一来二去的话搞得一愣一愣的。

    本来已经对这些大臣失望的黄真,终于见到没有明里暗里挤兑她的,一个为百姓生存说话的人了,她本以为这话还得由她开口的。

    黄真不禁开始细细打量起来这李圆来。

    从那紧凑在一起的五官来看,应该是一个长相平庸的人。且女子之间多见坦然直率之气,浑身有一种凌然的正气,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正能量的人。

    这样的李圆,不禁让黄真想到上个世界中遇到的祈愿者,她觉得两人似有相似之处。

    下面的两人还在争论不休,可旁边那些跪坐的着一帮人就像看戏一样的看着中间的三人。

    只有两人看起来是不同的,一位就是付姜,她此时正在闭目养神,仿佛一切与她无关。而黄想云依旧进殿时的那个模样,没什么变化,唯一可以说得上变化,就是在李圆说话的时候都被黄想云多看一会儿。

    这一切都被黄真细细地记在了脑海。

    “好了,不要吵了,寡人的朝堂不是给你们用来吵架的地方。三位爱卿要禀奏的事寡人都已知晓。寡人决定后日登灵山重新举行祭祀,给神明,给天下人,给你们一个交代。”

    黄真的的话,让所有的目光都向望去,其中有错愕,有戏谑,有欣喜等等。

    钱大人还不想就此放弃,“陛下,关押在刑部的刁民们您还没有处理。”

    “此事寡人自由安排,今日就到这里,退朝!”

    “退朝······”伴随着陈嬷嬷的声音,黄真的背影逐渐在群臣眼中成为一个黑点,直至完全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