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十一)
    黄真在辰星的搀扶下在寝殿转了几圈后,终于昏沉的脑袋算是彻底清醒了。

    “陛下现在好些了吗?”

    “嗯,无碍了,辛苦阿星了。”

    辰星还是有点不放心,又把桌上沏好的茶给黄真倒上一杯,“陛下睡了那么久,怕是口干了。”

    黄真这会儿回神了,也觉得确实有些口干,看着辰星倒的茶水喉咙一动,就着辰星的手直接喝了起来,喝完以后虽然面上不显,心里却特别满足。

    辰星在黄真凑过来的时候身体一僵,不过很快还没有趁黄真发现就已经恢复。

    “咕~~咕~~咕~~~~~~~”

    突然的声音让离得近的两人都听到了,辰星看着黄真也不说话,怕她尴尬。

    只是,黄真依旧觉得尴尬了。睡前才吃得饱饱的,这才刚睡醒肚子就响了。黄真虽然算得上是一个厚脸皮的人,可是面对辰星一个看似熟悉实则自己一点都不了解的人面前,突然间自己肚子饿响了,黄真怎么都觉得不自在。

    于是两人就这样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咚咚咚!”

    一记敲门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安静,黄真心中暗自舒口气,说道:“进来。”

    陈嬷嬷推门进来就见两位主子一高一矮的相对而站同时看着她,本来在她眼里这一对就是俊男配丑女从外形上就不配,从身份地位上也是不搭的,一个原本只是乡野村夫另一个虽然从小不受待见但也是贵不可言。

    就是这样的两人,让陈嬷嬷莫名的觉得此时这样看着还挺和谐的,只是两人间的气氛看起来怎么怪怪的。

    “陛下,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陈嬷嬷说完之后,黄真瞬间找到下台的台阶,对辰星说到:“既然陈嬷嬷都吩咐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就餐吧。”

    说完,黄真就独自走在前面,后面看着她背影的辰星不自主的笑了,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望着黄真的眼神也是变得暖暖的。

    辰星虽然一直告诫自己不可动情,可是感情这东西怎么可能控制得了。

    陈嬷嬷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低下头神色暗明,眸中神色复杂,不知她此时在想些什么。

    晚上的膳食没有中午的那么丰盛,只是一些清粥小菜。黄真很疑惑,她记得昨天晚上她吃得也没有这么清淡?

    辰星见黄真疑惑的眼神说道:“这是辰星特地让陈嬷嬷吩咐的,陛下中午吃得要比往日多而且都偏向油腻,晚上吃清淡点对陛下的身体更好些。”

    所以他的意思是在自己睡醒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醒来会饿,提早就吩咐好了的?

    黄真这样想着,却没有问出来。这个人的心如此玲珑剔透,还那么懂得照顾人,贴心帅气,用黄真原来世界话来讲,辰星就是一个妥妥的大暖男。也难怪会被派来祈愿者身边后,心中本就脆弱需要安全感的祈愿者沦陷了也不是没有道理。

    因为黄真也不自觉的都会对他产生好感。

    喝了两小碗薏仁百合粥黄真就停下了还想吃一盘糕点的心思,她是学医的自然也知道再吃多一点恐怕就要积食了。

    辰星这时也吃完了。

    漱口茶喝了之后,黄真对辰星说道:“既然阿星也吃完了,就陪寡人下会儿棋吧。”

    “陛下的兴致如此好,辰星恭敬不如从命。”

    话后,两人又回到了辰星的寝殿,依旧是黄真中午睡觉的那张塌子,此时已被陈嬷嬷放上了小桌,温润光滑的黑白棋子也在棋盘边上放好了。

    黄真并不会下围棋,但是祈愿者会,通过了解祈愿者的记忆,她也算是略知一二了,反正都闲的慌,可以练练手,还可以打发时间。

    不过黄真还是高估她自己了,理解了和实际操作完全是两回事,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她已经输了五盘了。

    第六局没开始黄真看着对面辰星游刃有余的悠闲万杨她不干了,“阿星真是一点都不给寡人面子,不下围棋了,换一种玩法,寡人来给你讲规则。”

    也不管辰星答不答应,黄真自顾自的给他讲起来五子棋的玩法······

    谁让她现在是皇帝呢!她任性她骄傲,她就是不服输不行吗?

    辰星也不拆穿黄真,静静地听她将规则,听完之后觉得还挺简单的,应该应付的来。

    于是又过了一炷香。

    黄真这时的脸已经非常臭了。

    “陛下,天色已经不早了,要奴为您准备回养心殿的撵车吗?”陈嬷嬷也看不下去了,想着这样也算是帮陛下找个台阶下。

    可黄真并不买账,又对辰星说道:“再来,再换一个玩法。”

    辰星无奈的看着黄真,虽然开始他是抱着要赢赢逗她的心态,后面见她面色越来越来差,辰星有意放水,不再开辟道路只是要不要的堵堵她的路,谁知道随便堵堵也最终让他连成了五个。

    又一次讲完玩法的黄真对辰星说了句:“不许放水!”

    辰星身体一僵,原来她知道。

    “诺。”

    于是为时一炷香的六子棋也又开始了。

    三炷香,一个半的时辰。黄真就没有赢过一场,此时黄真的脸已经不能用臭来形容了。

    这时屋外已经完全被深蓝夜幕包围了,空中一览无云,月明星稀,显示着明日将会是一个好日子。月光格外的亮,冷冷的清辉轻轻地洒在欢庆殿的屋檐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美好。

    “陛下,时间不早了,明日还要早朝,奴已经把撵车备好了。”

    “不用了,寡人今日就在这里息了。”

    黄真说完这话,惊讶的不止陈嬷嬷,还有辰星。

    辰星嘴角闪过苦笑,他就觉得今日她是来着不善,原来是已经等不及时间要与他同床共忱了吗?开始的时候他还在庆幸,这个国家有着那样一个规矩,也可以避免短时间里为了有一个委身之地,失去自身最后的尊严。

    “陛下,你这刚过碧玉年华离桃李年华还有三年有余,还不得与男子同房,陛下切不可坏了祖宗的规矩啊。”

    “现在还有人会在意寡人这些吗?况且寡人也没说要同房,只是睡在一起都不信吗?”

    陈嬷嬷还想劝的,但被黄真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