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十二)
    弥漫着白雾的浴室中影影绰绰站着一个人影,身材欣长高挑足有八尺。一双修长有力的双腿慢慢地步入水气氤氲的木桶中,只在湿润的地砖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给人留下无限遐想。

    刚进入浴桶的辰星,适宜的温度使得他表情一松,不由得发出一声浅浅的谓叹,眼神似是清明但又像是迷茫,但更多的却是寂寥无望。

    唇边的不自主的弯起一个弧度开始嘲笑他。嘲笑他明明被人称作惊才绝绝却不知道如何一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生存;嘲笑他身为一国王爷为了生存不惜巧言令色以待人;嘲笑他如今说不定要为生存丢下最后的尊严。

    而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为他那虚无缥缈的回家愿望。

    不知在浴桶里呆了多久,直到浸过双肩的热水都凉透了,原本光滑白皙的皮肤也被泡得皱皱巴巴的辰星才意识到他该起身了。

    黄真是先沐浴的,把头发绞干之后,早早的就在床上躺着了,不过因为下午睡得太久,她现在完全不困。

    见辰星一直没出来,精力旺盛的黄真唤人给她取来针线,有些东西她想验证一下。

    所以辰星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黄真穿着一件简约白净的抹胸束腰裙,这是黄真在她原本的白色云烟蝴蝶袖长裙的基础上做了些简单的处理,将曳地的部分直接剪到及膝的位置,胸以上的部分也直接剪了,衣服本来就有花纹,黄真又用剪下的材料在前胸处缝上一层花边,一下子就使得黄真整个人少女感十足。

    古风与现代的风格得到融合,黄真在模糊的铜镜前照照看看,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辰星被眼前的景象惊着了,这是他从未见过的装扮,虽然衣服看起来还挺好看的,虽然黄真穿着也是很好看的,可是这也太伤风化了。

    白皙圆润的双肩,修长似玉的双腿,还有那小巧可爱的玉足,虽然从刚进这个世界就知道这里的人民风剽悍,可是···可是······

    辰星告诫自己不要看,不要看,可是眼睛还是不受控制的定格在黄真身上。欲望驱使着辰星去把这个诱人的女人就地解决,但是理智控制着身体不可做出任何行为,只是辰星的身体还是渐渐开始紧绷,眼中也不由得染上一抹深色。

    而这紧绷的身体和眼中的深色随着黄真笑意盈盈靠近愈加明显。

    等黄真走到辰星面前四十公分左右距离的地方,突然黄真背在后面的双手突然拔出一把剪刀直指辰星的心脏。

    辰星下意识的就想用手去抵,想用武功去化解,可是低头就看到黄真胸前的风景,虽然还没有完全发育,可也初具雏形,隐隐约约的形状就这样被他看到了。

    辰星突然感觉到鼻翼两侧似有热流涌动,再加上刚才泡澡泡的太久,辰星光荣的晕倒了。

    黄真无语了,这都还没有开始就倒下了,也太没意思了,不过这也算是验证了她一个想法。

    其实她除了怀疑辰星是想害她的人派来的奸细以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他可能也是一个穿越者。

    因为黄真已经深深地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人的审美在她看来是多么奇葩,可是辰星居然可以说出一点都不嫌弃她的身材和容貌,甚至在她三番五次的戏弄中面红耳赤,而不是恶心想吐。

    黄真到现在都还记得她的便宜老爹见到她妆容是惊吓嫌弃的样子。

    但是作为一个现代人,这人的定力也太差了吧。

    不管了,先绑上再说。

    辰星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的绑在椅子上,身上也是没有一点力气,似乎是被下了药,这时候那把尖锐锋利的剪刀又抵在他的胸,因为只穿了亵衣,辰星觉得只要自己稍稍一动亵衣就会染上血渍。

    辰星不禁心中哂笑,眼中一阵凄凉。

    “说,你到底谁?”

    黄真依旧穿着那身她自己裁剪的衣服,只是裙子已经不再是纯白了,在黄真的胸口处朵朵红梅正绽放于此。

    如果是平时一件白裙子上随便染上一点颜色都会显得脏脏的,可是在黄真悠闲邪肆的表情下,胸前的血渍居然使得蜷缩坐在椅子上黄真多了一分颓废美。

    “辰星不知道陛下在说什么。”辰星听黄真问这个问题,他有瞬间的怔愣,他还以为她有什么特殊爱好。

    原来只是怀疑他的身份而已,辰星暗暗松口气,只是这口气刚松下,就又被黄真提起来了。

    黄真猜到他会这样问,用剪刀一点点的剪掉辰星的开襟,用锋利的刀尖在辰星的皮肤上摩擦几下说道:“这么漂亮的身子,如果留下几道疤会怎么样?”

    黄真会这样说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男子就和黄真原来所在世界的古时候女子一般,最在意的就是自身的容貌,肌肤上留下任何伤疤都是他们不肯忍,更何况是辰星这样的美男子。

    可是黄真完全低估了人家。

    不说男尊女卑的世界中烈女子也常有,女尊男卑的世界中自然也会有烈男子。更何况辰星也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这小小的伤口他也根本不放在眼里。

    黄真见辰星不开口,也不着急。从桌上明婆婆送她的荷包里拿出一粒解毒丹喂到辰星的嘴里,这药入口即化,辰星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药丸已经化为液体被他吞进去了。

    “你不说也可以,这是燕红,十二个时辰里没有解药,到时候你连尸体都休想有。”黄真威胁的话,似乎起到了作用。

    辰星看着黄真胸口处自己的血渍不知在想什么,陷入长久的沉默中。

    黄真喂完药说完话后,也不着急了,反正她有的是时间跟他耗。

    一个惜命的人到底最后会不会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出卖自己的主人呢?黄真突然越来越期待了。

    黄真从来不知道她还可以有这么鬼畜的时候,这种感觉怎么那么爽呢!

    良久之后,辰星好像下定了某个决定。

    “如果辰星告诉陛下,辰星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陛下会相信吗?”

    “系统测试他是否说谎。”

    【宿主,十积分。】

    “成交。”

    【交易成立,系统检测中······,报告宿主他并没有说谎。】

    “相信。”

    辰星觉得这两个字就像天籁之音,本来只当是半开玩笑说的话而已,可是她却说相信自己,辰星觉得自己在这一刹那仿佛独自一个在大海上漂流的流浪者终于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一叶扁舟一般。

    这次辰星认真期待的看着黄真说:“你真的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