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十四)
    “哐!”在黄真穿好衣服的一瞬间,寝殿的大门被踹开了。

    付依斐打开门的时候,就见到还在背着他整理衣服的黄真和裸出胸膛躺坐在椅子上正对着他的辰星,顿时怒火中烧,以前他这个女儿都是很听他这个父君的话,可自从游街昏倒后回来之后,就只会给他惹麻烦。

    在寝殿里刚躺下,宫人就来通知他说陛下留宿欢庆殿,付依斐再多的瞌睡都被这个消息带来的冲击力给冲淡了。赶忙换好衣服,在尽量不惊动宫中那些眼线的情况下,快速赶来。

    “哼!怎么有了陛下的撑腰,规矩也可以不要了,也能把我这个上君不看在眼里了吗?”付依斐这话是对辰星说的,但是除了刚开始看了辰星一眼外,付依斐就未曾把视线放在他身上。

    陈嬷嬷不愧是付依斐专门挑选的人,知道黄真留宿这件事在朝野上下肯定又会引起轰动,在付依斐踹门进来之后,就带着人退下了。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怎么来圆明明本来在自己寝殿睡觉其实是和陛下还有辰星少君三人在欢庆殿里下棋的事。

    “父君,夜已深,怎么还没有就寝?”

    付依斐不理黄真的问话,昂着头高傲的就等着辰星给他行礼。

    辰星知道这是付依斐在有意给他下马威,便挣扎着身子想站起来行礼。说起来这也是辰星第一次见到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也难怪能生出黄真这么漂亮的女儿。

    黄真知道自己下的药的剂量,辰星现在想强迫站起身来一定是不行的,于是就想上前去扶他,不过却被付依斐的眼神给制止了,没办法她还是得尽量在这个便宜父君扮演一个听话的好宝宝。

    没有人扶持的辰星起身的时候非常艰难,额上细汗密布渐渐打湿额间碎发,但辰星也是一个硬气的人,最后硬生生的站直身体,又鞠躬给付依斐行了一个标准宫廷礼仪。

    “辰星见过上君。”

    付依斐虽然等到了辰星的行礼,可是却没有叫人起身,辰星就这样一直弓着身体,软筋散的作用还在,辰星作揖的双手和平时修长有力的双腿在此时都颤抖的不行,连脸都因为太过用力,本就白皙的脸庞,最后变得没有一点血色。

    黄真看不下去了,不顾付依斐不悦的神情上前扶着辰星,谁让这是她造的孽呢!

    但是黄真又忍不住吐槽这一幕。这是男版宫斗戏吗?她父君是大boss,她的宠君是励志主角。又或者这是古代加男版的婆媳大战,然后她就是那个表面上孝顺实则爹宝的夹心饼?

    “父君差不多就行了,有什么女儿和你出去商量。”黄真说道。

    付依斐听黄真这样说,内心可以呕出三升血,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养熟的大白菜,居然主动让猪给拱了。

    但是他也意识到有些话确实不需要在一个外人面前讲,主动退出房门去大厅里等黄真。

    辰星在黄真的搀扶下,慢慢地在床上躺好,黄真为他盖上薄衾之后才出门。

    大殿上灯火通明除了付依斐就只有陈嬷嬷一人。

    “陈嬷嬷你去找个信得过人过来伺候少君,你也在旁边候着,有什么需求尽量满足。”

    付依斐起先听到黄真这样说,第一反应就是她的女儿已经被那个小子给完全迷惑了,不过之后他也反应过来她这是要支开陈嬷嬷。

    “诺。”陈嬷嬷允道。

    终于大殿上真的只剩下黄真与付依斐了。

    “啪!”付依斐这一巴掌没有留任何余地,响亮的巴掌声在大殿里回荡,不一会儿黄真一半脸就肿的老高。

    而黄真则是疼得呲牙咧嘴,感觉牙槽都被打松了,耳边也还在耳鸣,都不敢拿手去碰。。

    付依斐说道:“这一巴掌我先打了,不管你要给我怎样的一个解释,这一巴掌都是你该受的,本君要让你知道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想好怎么应对最坏的结果。”

    “四,驴儿自导咯。”是,女儿知道了。

    黄真心中吐槽,这是真把牙打松了啊!说话都是漏风的

    不过他这个父君还真是强势。

    但是黄真也的确有了自我的领悟,以前的任务她基本都是按照自己想好的根据自己的节奏来走的,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行为可能会给身边一些人或事带来麻烦,一心都想着怎样能尽快完成任务。

    付依斐找个位置坐下,“好了,现在你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父君觉得现在最有可能对付女儿的是谁?”

    黄真并不急着怎么回答为何会宿在这里,而是又抛出一个疑问让付依斐自己想,因为她的确还没有想到怎么编能让付依斐相信她的话。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付依斐皱眉,“为何这样问?”

    “父君就没有怀疑过游街时的事情是有人蓄意谋策的?”黄真坐在了付依斐旁边的椅子上,摆好案几上的茶杯,为付依斐倒了杯茶水。

    付依斐眼中又带着狠厉,严肃的看着黄真,“你的意思是这背后还有一双巨大的手在操控着整件事?”

    黄真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沾着茶水写道:“小心隔墙有耳。”

    “哪还有什么值得好推测的,肯定是你的那个二皇姐。当初你母皇本就属意让她登位,可是祖宗的规矩摆在那里,你母皇一向又是个中规中矩的人,她也不敢不违背祖制,之后太女刚选好,你母皇就不幸驾鹤西去,国不可一日君,为暂时稳定民心,不然谁会让你来当这个皇帝。”

    付依斐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是吐字很清晰,黄真听的清清楚楚。

    “父君就一定是二皇姐吗?我在朝堂上见二皇姐也并非什么都在正针对女儿,只是在我有些说法有失偏颇的时候会纠正一下女儿而已。”

    付依斐觉得他这个女儿怎么这么傻呢!“你不知道有种人就是面上不显,背地里暗戳戳怼你刀子吗?”

    黄真想告诉付依斐确实有这样的人,但是黄想云不是太像,其实你的姐姐付姜大将军看起来更像点。

    黄真看得出来付依斐现在对付家还是非常信任的,如果黄真告诉他其实她更怀疑付家想造反不知他会怎么办?

    “所以这和你要留宿欢庆殿有什么关系?”

    黄真无奈,还是把话题绕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