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十七)
    黄真感觉有异,四下看看没有人,才把耳朵附贴在门框上。佛堂里传来的是压抑着的阵阵地男女混合的喘息声,以及极力压制的兴奋地呻吟。

    这声音听着太劲爆了,好奇心作祟,黄真忍不住悄悄地推了推门,但门已经被关死了,黄真只好从那小小的门缝中一点点的扭转自己的身子,才最终在左上角看到一对正打得火热的男女。

    虽然只是在从门缝中看到,但是所谓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即使看不清两人的长相,但可以肯定其中一人必定是付清和,不知道另一个人到底是谁,居然敢给皇帝扣绿帽子。

    黄真表示很佩服。

    想着,里面的两人又换了一个姿势,战况一个激烈。难得看到一次真人实战,黄真看的目不转睛,聚精会神。

    黄真正看得入神,只见女子身体一顿,向黄真所在的方向看过来。黄真心想:糟了,被发现了。

    这时,从背后伸出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拦腰将黄真抱住,门口瞬间就没有了黄真的身影。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付清和问女子的时候,还有意的扭了扭他的腰。

    女子被他一引诱,又想到附近的人应该都已近被她派心腹之人打发掉了,这宫里平时进出的人也少。

    女子忽略掉刚才仿佛被人偷窥的感觉。继续和这在床上就像妖精一样的男子纠缠,女子色情的摸了一把付清和精瘦白皙的腰身。

    说:“还有力气和我摇腰,说明还没有被收拾够,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就满足你。”

    说完女子再次欺身而上。

    再次响起压抑的喘息声,在菩萨庄重严肃的表情下,佛堂里一片春光无限。

    这边,就算当过警察,心理素质要比常人好,在被带着跑的过程中黄真也是咬紧牙关,没发出一点声音,只是突然被人带走的黄真心中还是一阵害怕。

    待到一处隐秘处站稳落地,转身看清撸她的人是谁的时候,她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在这里?”

    “陛下又怎么会在哪里?”

    辰星昨天听黄真突然与他谈论起付清和,今日故意借着午休的时间,来探探,想看看付清和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潜在的情敌。

    这不,他刚过来,就看到黄真偷偷摸摸地在门口观望,学过武功,听力甚佳的他还能不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黄真看得那么专心致志,被人发现了都不知道,心中一阵窝火。这死女人被人带了绿帽子了,还有心情去看给她戴绿帽子人跟别人卿卿我我!

    他都不知道到底是该替她感到不值得,还是为她的不在意而开心。

    辰星趁黄真不被,轻而易举的就一把将她拦在怀中,迅速离开这片是非之地,期间他能明显感觉到黄真身体的僵硬,但当看到来人是他的时候,黄真眼中的防备顿时消散了。

    把黄真反应看在眼中的辰星心里甜滋滋的,很高兴她如此信任自己

    “寡人在哪儿还要向你报备不成,老实交待你怎么会在哪儿?”

    见黄真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辰星无奈的同时眼中慢慢浮现一层浅浅的宠溺。

    “陛下去那儿干什么,我就去那儿干什么。”

    “当真?”

    “当真。”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黄真也懒得再问了,再问弄得就像是她在无理取闹一样。

    想到刚才基本算是飞到这里的,黄真问道:“你会武功?”

    “会的。”辰星回答的干脆,他也没有想过隐瞒她。

    黄真记得刚才在被辰星抱着飞的时候,在他踏地的时候都没有听到声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手?

    “系统,你能检测出他的武力值吗?”

    【宿主,系统只与你进行了灵魂绑定,只能够测试得到你一个人的数据。】

    “全是废话,就说不行不就得了。”

    系统内心os:说得太少,你说我冷漠,跟你好好解释,你又嫌我话多宿主,你在这样下去是会没有朋友的。

    “那你觉得你和付姜比谁要更厉害?”

    辰星思考一会儿,“付姜我未曾见过,但是在辰国时,师傅曾说过我的武功在辰国应该算是能排得上名号的。”

    那也就是很厉害咯,黄真暗喜,真是天助我也,想什么就有人送到枕边。

    “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刚来云国会那么狼狈?”

    辰星嘴抽了抽,像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表情黑的像便秘一样。似乎并不像回忆起,也不想告诉黄真。

    打着哈哈和黄真说到:“陛下就不好奇是谁给你戴绿帽子吗?”

    黄真见他转移话题,更加好奇那段时间辰星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不过她现在更好奇那对奸妇淫夫。

    “那你现在在把我带过去。”

    说完黄真双手拦住辰星的脖子,跳到辰星怀里,使得辰星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她。

    而辰星见黄真双脚起跳,下意识的抱住她,生怕她受伤。

    “就这样抱着,你也省力一点,我也舒服一些,走吧。”

    辰星有些诧异问道:“你不介意。”

    黄真知道辰星的意思,他是怕觉得黄真身为女尊国的女子被男子这样抱着会有别扭感。可偏偏黄真也不是正宗的云国人,她一点都不介意。

    “走吧,去晚了,寡人怕那对奸妇淫夫已经完事了,淫夫也跑了。”这可能又是她一个任务的突破口,她可不想被浪费掉。

    于是辰星再次带着黄真回到了佛堂。

    这时,佛堂前已经有人,辰星带着黄真在佛堂不远处的一颗较为隐蔽的树上躲着。

    “看来那对奸妇淫夫已经了事了,就不知道人都还在里面吗?”

    黄真刚说完,佛堂门就被人从内打开。一女一男,一胖一瘦的两人就出现了在门口。

    付清和和女子脸上都还有没有完全褪去的潮红,四周的人应该是他们的心腹,对两人从佛堂出来也没有任何表情,安安静静地做她们的木头人。

    辰星所挑选的这棵树位置绝佳,不仅隐蔽性良好,视线也是刚好可以看到佛堂门口。

    等黄真看清女子的脸的时候,心中一阵恶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记得没错的话,这个女人应该是付姜的嫡长女付清卉,上朝时就在付姜的旁边,而她和付清和的关系更不用说了,可是亲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