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十八)
    黄真对大部分的事情都处于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但是有一样东西是她最不能忍受的,那就是触犯到伦理道德的事情。

    想到刚才见两人啪啪啪的时候的样子应该不是第一次了,黄真胃里一阵翻腾,就差没吐出来了。

    辰星看黄真脸色有些苍白,还以为她恐高,小声问道:“没事吧,等会儿人走了我就带你下去。”

    黄真正正心神,尽量调整好自己状态,以免因为她个人的原因害得辰星也被发现了。毕竟一个皇帝带着自己的宠君来偷窥,说出去怎么都是一个笑话。

    “没事,你帮我多看看那两人。”

    说完黄真就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形以及人员部署情况等等,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辰星看黄真的表现,还以为她是对付清和是有感情的,一抹苦笑在嘴边被慢慢拉大又迅速恢复道嘴唇原有的形状,开始按照黄真说得帮她好好看着这对奸妇淫夫。

    “皇帝前几日的登灵山的作为,让母亲这几日非常不满,恐怕会把计划提前,说不定再过两天就会找上你,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付清和面部没多少表情,眼中却是一片黯然。

    “姐姐,我们还要这样多久?”

    付清卉看付清和失落的样子,胖手一拦将他圈子自己的怀里,安慰道:“我也想要光明正大的与你在一起,可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好好听听母亲的话,这样我们的大计才有实现的机会,只有我坐上那个位置,我有了足够的权利,才能让世人承认我们不是吗?”

    付清和看着付清卉眼中的深情,感觉的此刻的自己特别的幸福。

    心中暗暗下决定。没错,只有帮着姐姐登上那个位置,才有机会向天下人展现自己的幸福,到时候就没有人敢反对她们了。

    看来他应该出宫苑去会会他那个粗鄙丑陋的“亲爱的妻君”了。

    “今天就先到这里了,母亲还给我安排了事情,我得回去做。我是以探问你为由的来得,呆久了母亲多疑的性子该怀疑了。”

    说完付清卉理理衣服,带着心腹从一条佛堂后面的小道走了。

    付清和虽然不舍,但也清楚付清卉的性格。如果自己开口让多留一会儿,恐怕自己又得十天半个月与她都见不上面了,只能默默地看着她走。

    黄真见人要跑了,拍了一下辰星的肩膀说:“你跟上去,发现了什么问题回来告诉我。”

    “那你呢?”

    辰星担心这么高的树干,黄真无法自己下去。

    “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下去,你刚才应该也听到那两人的对话了,也该明白其中的意思,我现在能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了,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辰星听到黄真这样说,心中仿佛要被那句只相信你给涨满了,浑身上下在此刻也是充满了力量。

    郑重的向黄真点点头,脚上生风,向着付清卉走的方向跟去。

    这边付清和等付清卉所有的背影都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以后,才默默转身回去收拾刚才两人欢好时留下的污秽东西。

    黄真想这佛堂应该是被付清卉为了方便行那档子事下过命令的,除了刚才看到的跟着付清卉的人就没有其他的宫人在附近行走,等付清和进屋以后,黄真就着树枝的枝干一点点的下到地上。

    不过因为是第一次下树,虽然枝干很多,身体也因为武力值加身比一般人要矫健一些,但黄真的经验不足,下到地上的时候这双被保养得好好的手已经被磨出了许多血痕,鲜红的色彩与葱白纤细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今日看到如此让黄真作呕的事情,短时间内她都不想看到付清和了。回去的时候黄真不再依靠系统的指示,凭着走过来时的记忆回到了养心殿。

    虽然期间有几处地方与记忆有误,不过大体都是正确的。

    黄真回到养心殿的时候,陈嬷嬷正在焦急的四处寻找她,黄真有回到了祈愿者的原来的状态,陈嬷嬷问她也不理,全程高傲。

    另一边。

    辰星跟着付清卉走到一处暗道在里面七拐八弯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出现在一个废弃的院子里。

    付清卉办完付姜安排在这儿附近的事情之后。

    之后又带着人回到这座院子中,从一口看似荒废的井边跳下去,又是一次七拐八弯,最终从一座较为高大的的庭院假山中走出。

    付清卉到这里之后,就屏退身边的侍卫,径直向东边的书房走去。

    辰星记着付清卉去得方向,虽然已经是晚上,可是他这一身浅色衣服也很惹人眼。

    辰星四处看看,观察了好一会儿,将一名身着深色衣物的独自一人在园中闲,且身高与他相似的男子打晕,把他暂时丢在的那个假山通道里,换上衣服才继续朝那座房子过去。

    控制好呼吸,轻手轻脚的挪开一块儿瓦片,辰星这才看到屋内的情景。

    “跪下!”

    付清卉在付姜严厉强势的声音下,下意识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可是付清卉又对自己这下意识的动作深恶痛绝,搭在身体两侧的手在长袖的遮盖下渐渐握紧。

    “今天下午都去哪儿了?”

    付清卉埋头回道:“在探望完和弟之后,就去做母亲安排的事情去了。”

    付姜将书桌上没看完的卷宗朝着付清卉任扔去,卷宗是竹简做的,付姜武艺又好,砸到付清卉脸上就是直接头破血流。

    “还给我撒谎!知道为什么最后我会答应清和进宫吗?”

    “知道,帮助母亲完成您的大业。”付清卉低眉顺眼的回道,即使已经有些头晕了,也不敢伸手去擦拭。

    付姜看着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女儿:“知道!知道你还敢走暗道去与他幽会!”

    付清卉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付姜,眼中带着一丝慌乱说道:“母亲你在说什么?女儿不懂。”

    “我不知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实话告诉你吧,当初我最终同意清和进宫就是因为你与他的那档子事儿,在家里搞我就不说你了,现在你弟弟是在宫里,你还敢去。”

    付清卉没想到她这么早就知道了,看来自己的人中也有不干净的,就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自己的野心,如果这都被她知道了,自己肯定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