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二十一)
    “陛下,这匹马是您自己选的吗?”辰星问。

    黄真摇头,眼带疑惑:“是,这是寡人昨日去马厩特意选的。”

    辰星先用内力给黄真密语传声:“陛下,您这匹马恐已被人动了手脚,您自己要小心一些。”

    之后又大声对黄真说道:“陛下真是好眼光,看这马周身光滑透亮,后腿肌肉紧实有力,线条更是流畅完美,马尾的毛也是厚实柔顺,是一匹不可多得的好马。”

    “没想到阿星对马匹还有研究,寡人甚是惊喜。不知道阿星身上还有多少寡人还未曾了解的事情,让寡人很是好奇。”

    虽然在黄真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觉得就像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一样,可在别人眼中就显得她特别喜爱辰星,两人就是在说着一些情人之间的情话,看起来很是亲密。

    辰星也配合着演出,久违的娇羞又上了脸:“陛下喜欢就好,阿星现在是您的少君,以后有的是机会了解。”

    黄真在了解辰星之后,再看到他这副模样,就想笑得慌。

    这时陈嬷嬷双手呈上弓箭到黄真马前,对黄真说道:“陛下,一切都准备妥当,陛下可以出发了。”

    黄真将已经装好的弓箭斜挎在身上,看了一眼辰星,对着已然准备好的群臣一身令下,一大群女人就向着围猎场去了。

    辰星作为随行的少君和付清和等男人都是没有资格进入围猎场的,不过在进入黄真专门吩咐给他的帐篷后,辰星趁人员调动交换之际,成功瞒过一众人按照黄真留下的记号直接进入了围猎区。

    而黄真在进入围猎区之后,在给辰星留下专属的暗号之后。明着是要追捕猎物,暗着是要借机甩掉那群跟着她的人。

    在与那群一直跟着她的人散开之后,黄真首先做的就是把这匹辰星说有问题的马给放了,然后退下鲜艳的外衫,露出里面与森林颜色相近的衣衫,只要黄真把拿顶绿绿的帽子,从远处看只要黄真不动,都可以完美的与这片森林融为一体了。

    黄真因为知道了在春猎上付姜要对付她后,这几天一直没怎么睡好过,即使努力在这几天和辰星完善了方案,黄真也有信心可以完成,可是她就怕意外发生。

    她不怕死,但她确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已经接受这个任务,那么她就一定要完成。

    在前两个任务中她那点小聪明还有用武之地,可是现在身居高位,地下的人没有几个是真正的忠心与她的,政治上的什么权谋之类,她懂得比不多,最多在看和电视剧的时候学到皮毛。

    她真正信任的除了被系统检验过的辰星意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而且不管是电视剧还是,里面的剧情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现在她是真实的处在权力的中心,没有一点剧情提示,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有没有说错之类的,每次和那群人在朝堂上要讨论什么东西的时候,她都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黄真是真的累了,躺在一片茂密的有她肩膀高度的草丛里,想着想着就想睡了,可是这是森林说不定等会儿就有什么猛兽觅食路过,而且还有本就对她虎视眈眈的人,这些可能随时出现的不可预知的危险又让她不敢有一点点松懈。

    就这样强撑了大概半个时辰,幸得她幸运,并没有遇到什么威胁到生命的危险,终于等到辰星赶过来了。

    辰星看黄真满脸疲惫本来想叫她先休息休息再行动的,却被黄真制止了。

    皇家猎场在皇城的东面,而黄真与辰星要去的地方在皇城的西边,两个人相当于要横跨整个皇城。

    可是留给两人的时间不多,辰星也放心不下把黄真一人丢在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于是辰星紧紧地将黄真抱在怀里,全速赶往目的地,把该藏的,该“不小心”留下的证据一一都归置好了之后,又抱着已经睡着的黄真又很快赶回猎场。

    尽管辰星紧赶慢赶地回到猎场都已经是傍晚了,围猎场里有不少宫人和侍卫正在寻找黄真。

    这时刚好有一个宫人朝着辰星藏着的地方过来,辰星轻轻地将黄真放在原地,退到不远处的高树枝上,知道看着那名宫人发现黄真,并召集人过来之后,辰星确定没有危险后才独自离开。

    辰星回到营帐中,换回进帐之前的穿的衣服不久后,黄真也被人迎回来了。

    从营帐里出来,辰星就看到黄真正被人用架子抬着往她的营帐中送,跟在架子后面除了面容平静的付清和还有一脸焦急的付依斐,他嘴里嚷着:“医女在哪里?快传医女!”

    一群人就这样这样浩浩荡荡的进了最大的营帐,辰星紧随其后。

    进帐之前付依斐还十分生气的对跪在营帐外一众大小官员和侍卫呵斥道:“陛下乃天赋神力之人,如果陛下今日发生什么问题,本君定要为你们是问!”

    进帐不久后,医女就来了。

    听说陛下受伤了,是被人抬回来的。医女也怕她受伤很严重之类的,然后治不好,自己也得没了小命,给黄真诊断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战战兢兢的。

    在摸完脉象之后,医女心中送了口气,擦擦额上的冷汗,站起身来给付依斐行礼说道:“启禀东君,陛下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身体并无大样。”

    付依斐由忧转喜:“真的?”

    “微臣不敢撒谎。”医女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连说两句“那就好”之后,付依斐的心彻底放下了。

    听闻黄真没事了,一直在旁边充当透明人的黄想云说道:“父亲,既然陛下没事了,我们一群人待在里面也会妨碍她休息,不妨留下一人来伺候陛下,我们都去外面等着陛下醒来再说。”

    付依斐看了一眼黄想云,虽然平时看她不顺眼,今天说的话倒是说到他心坎上了。

    拍了拍付清和的肩膀,付依斐慈祥的对他说:“清和就你留下来照顾陛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