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二十四)
    黄真,“醒了,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辰星想再一次撑起身子,这次不等他头晕自己无力躺下就被黄真制止了,“你先趟躺下好好休息,想想昨天白天有碰到什么或者吃了什么吗?为什么会中毒?”

    听完黄真的辰星皱眉,瞳孔上看,开始回忆其昨天一天自己是否有吃过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奇怪,他不过就是一个受宠的宠君罢了,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也未曾真正的得罪什么人,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对他下毒有什么用?而且这个毒药居然如此厉害,他居然就在悄无声息里就着了道。

    温热的触感出现在手腕上,辰星一下就明白了,眼中暗芒闪过。

    本来想给辰星把脉的黄真,反手被辰星握住手,辰星手劲儿有些大,把黄真都给握疼了,黄真知道他也猜到了,伸出另一只手附上辰星握住她的那只手。

    “没事的,寡人现在不好好地在这里吗?”

    辰星并没有因为黄真的安慰放下心,反而更加心慌,一只大手直接将黄真的两只小手包裹在里面。

    “这群人实在是欺人太甚,在辰国我也未曾见过也没有听过敢直接残害皇帝的,陛下等抓到他们的把柄定然不能放过!”

    黄真的双手被辰星一只手就给握住动弹不得,黄真怀疑这小子想趁机卡她的油。

    “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来日方长,等休息好了在商量对策也不迟。”

    辰星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黄真说话居然可以如此温柔,一时间心神又开始荡漾起来,也不管身体恢没有恢复,下毒的事也都丢一边,握着黄真的那只手变得不规矩起来。

    黄真的双手被辰星特别色迷迷的摸着,心下无语,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小子以为他替自己挡了一次毒药,就可以对她这样放肆了?

    黄真不着痕迹的缩回手,假意替他理理被子。

    手中的触感突然消失辰星心中一阵失落,不过在看到黄真冷漠的双眸时,辰星也反映过来他做了什么事情,枉自他自称正人君子,这等下流的事情居然是他做的,辰星一时间恨不得找个砖缝转进去,太丢面子了。

    黄真已经饿的不行了。

    “你身上有吃的吗?”

    黄真的一句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辰星也是眼前一亮。幸好他担心她一天没有吃东西,专门给她带了一些糕点,这可是将功赎罪的好机会。

    “有的,在我怀里,有给陛下带的杏仁酥和鲜花饼。”

    辰星说的时候很高兴,本来只是随口问问的黄真也因为他的回答开心起来,终于有吃的了!

    黄真从辰星怀里摸出两个纸包后,又花费了一番功夫才把纸包打开,包的这么严实,难怪她都没有闻到香味。

    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已经快饿一天的黄真决定这两样糕点纯粹就是人间美味,黄真咽口口水,摸着黑,开始大快朵颐。

    等吃饱喝足后,黄真以为辰星看不到,就直接用衣袖擦擦嘴边的碎渣,说,“现在你就在这里休息,等天快亮的时候再走吧。”

    辰星满含宠溺的看着黄真,脸上写着“我很高兴”,原来她还可以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从现在的局势来看,黄真其实已经算是四面楚歌了,可是辰星在黄真身边时,就完全没有那种紧张感,仿佛只要他们在一起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完成。

    “好,那陛下也继续躺下休息吧,我只占着一半的床位,另一半你可以用的。”

    黄真看着辰星,心想这小子不会又想趁机吃她豆腐吧?

    看着黄真不相信的眼神,辰星知道刚才做的事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尴尬无比的说:“我现在身上余毒未清,除了手指能动其他地方都是动弹不得的。”

    黄真一脸无语的看着辰星,这小子撒谎真是一点草稿都不打,前边还有劲儿撑起身子,握她手腕时劲儿也大,现在来给她说除了手指什么地方都不能动了,能编一个真诚点的谎话吗?

    但黄真这吃饱喝足以后,还真的是有些困了,知道辰星不会对她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黄真退下外衫,越过辰星躺在了还有将近一米五宽的床榻上。

    清晨。

    黄真睁开双眼,就觉得这视觉有点不对,为什么眼前一片白?鼻尖还有一股她很熟悉的皂角味儿,而且这瓷枕不仅不硬了还弹性具佳。这大腿上也不对劲,有东西在抵着。

    她伸手一摸,这形状这手感,头顶传来的一声压抑的呻吟声,让黄真一下子就全部清醒过来,抬头就看到辰星满脸忍耐的看着她。

    “陛下,你可以先放手吗?”暗哑的男声,暧昧的话语,使得黄真尴尬的松开了手。

    “对不起,寡人不是故意的。”黄真说这话的时候就觉得满屏除了尴尬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今日早上刚醒辰星就发现本来离他远远的黄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滚到他的怀里,一直腿也搭在他身上,他的一只手她枕着,他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

    辰星仔细回忆了一下,两人昨晚是什么时候抱在的一起的,想了很久都没有思绪,好像他们两人这样抱着睡觉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都是无意间就这样了。

    对于晨间这种生理反映,辰星以往从未放在心上,忍忍就过了。不过被黄真这样一摸一握,辰星身体绷得紧紧地,他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

    黄真清醒过来了,就觉得那里不对劲,等她放下搭在辰星身上的那只腿,起身后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第一个任务世界中天天晚上和任务对象就这样睡的吗?

    可是那会儿是因为感情值在,她才能那么毫无防备躺在任务对象的怀里,这又是怎么回事?

    黄真还来不及深思,帐外就传来声音,“陛下,卯时三刻已经过了,该起床洗漱了,等会儿春文宴该要开始了。”

    营帐里。

    黄真听到声音也不着急,问辰星:“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辰星起身,试着运行了一下内力,筋脉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辰星皱眉不信,又一次试着运行一个小周天,可结果还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