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二十五)
    他不得不沮丧地给黄真说到:“解毒丹虽有奇效,可我现在身体还有余毒未清,幸好我本身习武身体底子好才留的一名,只是恐怕暂时不能动用武功了。”

    黄真听完,不禁心中一沉,这一切足可见下毒之人的心狠手辣,如果中毒人是她,恐怕她现在早已经一命呜呼了,任务什么的就别说了。

    “你先从营帐后面走吧,回去好好休息,我等会儿去你那里找你。”

    辰星点头,说:“那付清和怎么办?他还被我点穴丢在山里边。”

    一说起付清和,黄真眼中又闪过厌恶,“寡人自有办法,走吧,如今你武功暂时不能使用,回营帐时要小心一点。”

    黄真说完这话,就觉得怪别扭,搞得她像是在偷情一样。

    等辰星走后,黄真招出系统。

    “系统,假如我在任务世界中没有完成任务就死去,我还能回到空间吗?”

    【可以的宿主,只是这种机会只有三次。如果超过三次,宿主就只能依靠你自己的能力回到空间,回得来,宿主继续执行任务,直到宿主愿望实现,回不来,宿主就会一个人永远在时空缝隙了流浪,不生不灭。】

    原来还有时空裂缝这种东西存在,听上去挺吓人的。

    “那假如我把三次机会用完之后,我该怎样依靠自己的力量回到空间?”

    【这个系统也不清楚,资料只是说要依靠宿主自身的力量,并没有具体交代怎么做。】

    黄真心中嘟囔,这是真不知道,还是想要借此再敲诈她积分再回答?

    算了现在也懒得和它计较,先把正事办了再说。

    “来人啊!来人啊!”

    陈嬷嬷在屋外一直没听到黄真的声音,还以为药起效果了,正暗自高兴的时候,帐中传出黄真的声音,吓得陈嬷嬷的三魂都快丢了一魂。

    “陈嬷嬷!陈嬷嬷!给寡人过来!”黄真厉声喊道。

    帐外的陈嬷嬷吓得半死,按说按照主人对陛下的恨意,那瓶药肯定没有错,可是为什么陛下一点事都没有?难道陛下真的是天上的神人转世不成?

    陈嬷嬷擦擦鬓角两边的冷汗,进到帐中,身后还跟了一个端着洗脸水的萃红。

    “陛下,奴在。陛下有何吩咐?”

    “东君呢?寡人怎么一大早起来就没见他的身影?”

    陈嬷嬷一愣,抬头看了看整个营帐,确实没有付清和的身影。

    “奴也不知,恐怕是东君起得早了,说不定现在就在上君处正给上君请安呢?”

    “陈嬷嬷,为何你额上全是汗?”

    黄真的话,让心中有鬼的陈嬷嬷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虽然只是一瞬,也让黄真给捕捉到了。

    “奴方才去膳房看陛下的善食是否已经准备妥当,听到陛下召唤,连忙跑过来的,可能是跑得太急,所以这才出了汗。”

    “那你下去好好休息一会儿,把萃红换上来先替你一下,你年纪也大了,这跑得快对你的身体也不好。”

    黄真虽是这样说,但心里已经对这个“忠心耿耿”的陈嬷嬷产生怀疑。

    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辰星已经出事了,黄真不得不更加的提高警惕,谨慎小心。

    “奴谢陛下关心,只是奴在陛下身边伺候那么久是最了解陛下的,奴怕萃红来不能好好地照顾陛下。”

    陈嬷嬷嘴上说是担心萃红不能好好照顾黄真,心里却怕的是主人责怪她没有一直呆在黄真身边监视她。

    “寡人已经决定的事情无法更改,萃红,等会儿和寡人一起去一趟父君那里。陈嬷嬷你今日就好好的在你营帐中休息,明日回宫寡人自会让你再回来的。”

    被点名萃红应了声。

    黄真说完也不再搭理陈嬷嬷,在萃红伺候下洗漱好,穿好衣服就准备走了。

    这是陈嬷嬷还想跟上来,让黄真阻止了,“寡人已经说了,让你回去好好休息,就不要在跟来了。”

    黄真都说到这份上了,陈嬷嬷只得不情不愿地回了一句“诺”,复杂地看着黄真离开的背影。

    付依斐刚吃完早膳,桌子都还没来的及就听人禀报说黄真来了,担心她还没有吃饭,就让人先不要撤桌,并且再摆几样新的菜式上来。

    “女儿拜见父君。”

    付依斐接受了黄真的礼之后,就一直往黄真身后看,黄真明知故问:“父君只是在看什么?”

    付依斐嗔怪地看着黄真说:“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清和昨晚一直在照顾你,怎么这清早请安就只有你一个人过来了?”

    黄真装作诧异,“清和不是先来父君这里了吗?寡人也是这醒来未曾见过清和,听陈嬷嬷说他可能过来给您请安了,女儿才特意过来的。”

    听到黄真说是来他这里找付清和的,付依斐很高兴,这说明黄真终于把人家放在心上了,随后回味黄真的话,又有些惊讶。

    “清和还没有过来过,说不定是回他营帐里梳妆去了,本君这就叫人去把他请过来。先吃饭吧,你从昨天到现在,就昨天就早上吃过,现在多吃点,以免把肚子饿坏了。”

    付依斐说的很开心,终于最近有一件事情是黄真做的让他满意的了。

    黄真笑道:“也不必急于一时,女儿等清和过来一起吃。”

    听到这话,付依斐更加满意了,她的女儿终于开窍了,知道什么是她真的喜欢的,真的需要的了。

    等了一会儿,派去的人就回来了。

    “回禀陛下,上君,东君并未在营帐中。”

    黄真皱眉,“怎么回事?怎么到处都找不到清和,这荒郊野外,女儿担心清和的安危,父君我们要不要派人找找?”

    付依斐想一想,“不急,我们再等会儿,说不定清和正好有什么事情不在营帐里,又或许他正在去你营帐的路上,我们现在派人到你的营帐哪儿去守着,等他过去了就让人让他过来就行了,我们这般贸贸然地出动,不符合你天子该有沉着冷静。”

    “还是父君考虑的周全,女儿这是关心则乱了。”黄真露出一副担忧又不得不忍住很是惭愧的样子。

    很好,长久下去恐怕她都可以捧个小金人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