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二十八)
    虽然是把这群人给忽悠答应了,但是这也想当是被迫答应的,所以这些大臣依旧是看不起最后和他们一起出席国宴的这群素人,在席位上也做了等级划分。

    不过黄真却并没有把这些大臣的不满放在眼中,这些并不是她一定要在意的。

    在黄真的眼中,只有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场国宴也是黄真为了任务可以利用的对象而已。

    首先,国宴宴请素人参加在封建等级森严的古代这是史无前例的,那么在云国上下的影响力可想而知;其次为了成为一位能够超越云太祖的皇帝,黄真一早就把算盘打在百姓身上了。

    现代有句话说的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有百姓真的觉得好了,那么再转过来统治这些不听她话的贵族阶级就相对要容易一点。

    最后,这次国宴对于黄真来说应该是她此次任务的重要转折点,黄真有预感,经过今晚她的任务进度条应该会完成百分之八十以上。

    很快,在御花园里国宴已经布置好了,官员和素人已经分席做好,不一会儿黄真就带着付清和和辰星一起就坐。

    在黄真左侧依旧是黄想云,这次她带上了她的正君伊剑;右侧也依旧是付姜,她也带来她的正君来。而付清卉应为官职原因与她们有一定的距离。

    黄真坐下后看了一眼付姜又看了一眼看着付姜的付清和。

    此时的付清和经过三个月的梦魇已经与三月前的温润公子是大相径庭了,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什么问题,但是根据系统这几个月给她汇报的,付清和现在的精神状况已经非常差了。

    当然这都不是偶然的,而是黄真一手制造的,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或许有人会说这个手段有些残忍了,但是一个觊觎她皇位就相当于觊觎她任务的人,黄真一向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辰星看了一眼黄真,又看了一眼付清和。眼中复杂不已,他是非常不赞成黄真的计划的,但是他的反对黄真根本没有当一回事儿。

    算了,等会儿多盯着她好了,经过三个月的调理,现在他的武功也恢复了五成左右,而且她离她这么近,要保护好她,应该也没有问题。

    黄想云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这几人,最后邪魅一笑,没想到她最后居然回来找自己。

    坐在她旁边的伊剑看黄想云这样一笑,就知道她又在心里捣鼓什么,不知道这次遭殃的人会是谁?

    黄想云看伊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两人夫妻那么久了,自然黄想云也明白他在想什么,但她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和他说今晚只要静静地看戏就行了。

    三人坐下后,付依斐随后也来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上君、东君千岁千岁千千岁。”在众人的恭贺声中,这场史无前例的国宴就此开始了。

    宴会的上半场进行的非常顺利,黄真表扬了在几名青年才俊,称赞了那些在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并且在宴会上有意识表现出以后她会加强对她们的重视,使得那些人面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也没有刚到国宴时的拘谨和卑微。

    黄真很快就让这些人觉得她是非常亲民的,对她的好感度也技术上升。

    宴会上一切都显得很是和谐。

    “东君恕罪。”本来表面和谐的宴会都因为这个突兀的声音停下了手下的动作,跳舞的舞者们也停下舞蹈动作退下了,只剩下一群人看向声音的发源地。

    众人只见一男侍跪在付清和的面前不停的磕头,而付清和只是站起身埋头看着他也不说话,站着的付清和衣服上还残留着几滴水渍。

    黄真见此起身去扶付清和,黄真的手刚碰到付清和的衣角,付清和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不要碰我!”

    付清和在看到黄真要碰到他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非常厌恶,不!不只是只厌恶她,在场所有的女的都让他从心底开始就厌恶无比。

    一想到要和她们有身体接触,付清和就会觉得内心深处有一只凶兽在叫嚣着,让他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磕头的男侍因为这句话停下了动作,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付清和。

    黄真因为他的话停下手里的动作,不悦地看着付清和,后又不悦的看一眼付姜,她也正用不悦甚至阴狠的目光看着付清和,付清和在他的注目下精神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坐在一旁的付依斐见此,也是黑了脸:“放肆,身为东君怎能如此不懂规矩,还不快坐下,省得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

    付依斐本来说这句话是想将大事化小,不管你是不是皇亲贵胄,触怒圣颜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责,而且如今皇帝已经逐渐有收拢自己的权势的意向,到时候第一个遭殃的应该就是付家,但这好歹是自己的侄子,现在能帮则帮。

    不过,付清和依旧站在那里,像是没有看到付依斐送过来的台阶。

    黄真见此冷哼一声,说:“付将军家真是好家教啊,区区一个东君居然在国宴上有如此‘勇敢’的行为,寡人不得不称赞清和东君不愧是将军府出来的人,够彪悍。”

    黄真说完这句话后,没人再敢大声出气,宴会真的变得鸦雀无声了。

    “陛下恕罪,是微臣教儿不方,请陛下降罪。”

    这时付姜真的明白过来,黄真是借机向她施压了,虽然她并不想就此妥协,但是现在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羽翼未丰,不好与她正面较量,而且因为国宴他根本没有带太多的亲兵在身边。

    最重要的是一直不被她看在眼里的傀儡皇帝,居然也会有向她反扑的时候,这是她意想不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付清和一边疯狂的的笑着,一边走向跪着的付姜。

    他指着付姜用充满恨意的目光狠狠地盯着付姜:“你也有今天,跪着吧,跪着好,但是你跪着也不能让她饶恕你的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付清和的“她”特意指向黄真,这时的他已经彻底癫狂了。

    付姜看了看付依斐想让他帮忙说几句话。

    可是因为刚才的事再加上付清和如今如此癫狂的举动,付依斐现在一点都不想管,这个时候自己再出面那就是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