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虽是皇帝,但长得丑是错吗(完)
    见付依斐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付姜明白今夜之后不仅付清和将成为她的一枚废子,她的这个弟弟她也是指望不上了。

    付姜抬头望向付清和,眼中闪过狠厉,现在的她非常后悔没有当日在后山将这个贱人直接给杀了。

    本来精神在此刻就有些癫狂的付清和,这时直接被付姜的眼神给吓住了,不自觉的后退两步,无望的捏紧拳头屏气看着周围的人,眼珠不停地转动,像是在寻找着些什么。

    终于,他找到了,于是他向那人奔去。

    付清卉看着奔向她的付清和,刚才还在对付姜辛灾乐祸的她,心里霎时就被惊慌填满。

    而付清和则是与之相反,当他当看到付清卉就仿佛是看到了一束光照进心中,只有她是对自己最好的,只有她才是他的救赎。

    付清和高兴的跑到付清卉旁边,拉着付清卉衣袖说道:“姐姐,小和终于找到你了。”

    被付清和拉住的袖子,付清卉想要挣脱,可是不管她怎么使劲都无法从付清和手中挣脱。而且她也看到付清和为了抓住她,手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

    付清卉不用去环视四周都知道现在所有的眼睛都在看着她,等她听完付清和接下来的话后,她知道付家这下该是要完了。

    “姐姐,那个跪着的老女人她**了我,姐姐我害怕。”说完付清和就朝付清和怀里躲。

    “大胆!”

    黄真大吼一声,面上愤怒不已,心里想的确实终于说出来了,不然还不知道什么结束这无谓的游戏。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付清卉和那群本来坐着的人听到这声怒斥之后都慌忙的跪下,不管清和东君说的是对是错,这等皇室秘辛,今日在座的所有人都以为今日她或他将殒命于此,有的人甚至因此直接吓得失禁,却还在磕头望请恕罪。

    国宴上,除了知晓实际情况的辰星和一脸懵逼的付依斐还好好地坐在那里以外,就只有黄想云妇夫表情还算正常。

    当然还有付清和还站在原地,但他是不正常的。

    他很疑惑为什么他姐姐要跪下:“姐姐,你怎么跪下了,你现在可是九五之尊,谁能够让你跪,快起来,把那个老女人给抓起来,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歇斯底里的声音里面不知蕴含了多少恨意与悲伤,可是场上的官员和百姓们只觉得自己阎罗王像是离自己更近了一步。

    “来人,清和东君身体不适,给我带下去。”

    黄真说完这句话终于引起了付清和的注意。

    付清和将那只没有抓住袖子的指向黄真,声嘶力竭道:“是你,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我必须和我心爱的姐姐分离,都是因为你我才被迫进宫,都是因为你我才被那个恶心老太婆给······”

    剩下的话似乎又让付清和想起了那段不堪的记忆,让他不禁双手摁住太阳穴大叫起来。

    “怎么,现在寡人说话也没有人听了吗?”

    吓得腿软的侍卫在黄真的再次发话下,将付清和带离了场地。

    “寡人现在不想听任何话,不管东君是真疯还是假疯,这件事寡人都要查得清清楚楚,好给付大将军一个公道,云亲王,寡人给你三日查出事情的始末,不然寡人不介意让这在场的所有人从此消失。”

    “是,臣领旨。”黄想云平静地接下了黄真的口谕。

    “来人,传朕口谕,关闭皇宫大门,除了云亲王及相关亲信以外禁止任何人出入,直到这件事情查清楚为止。”

    “是。”有人应声答了之后出去了。

    黄真又对跪着的众人说道:“相信各位一场宴会并不能好好招待你们,接下来的三日寡人会更加热情的招待你们,以敬地主之谊。”

    众人听完黄真的这句话后,只觉后背冷汗直冒,身体也开始发麻了。

    其中一些政治敏感的人,知道陛下这是要借此机会除掉付家,赶紧庆幸他们虽然平时嫌她涨的丑不怎么听她的话,但是并没有进入某些派别战队。

    而那些已经站在付家船上的人此时恨不得杀了付姜。

    而此时的付家母女却没有众人看起来那么紧张。付姜是因为兵权还在她手上,付清卉则是因为黄真身上还有派人下的毒在,而只有她有解药。

    这样的认知,让两人瞬间充满底气。

    调查第一日,发现东君佛堂后通向付家的暗道,付姜家族上下正是被逮捕。

    调查第二日,在付清卉的卧室里发现一件凰袍,在黄真有意泄露下,付姜与付清卉在牢里缠斗一番之后,最后在付清卉的拼死一击下,堂堂征战多年的大将军就在牢狱之中死去。

    调查第三日,在付清卉的要求下,黄真单独面见付清卉。

    “付清卉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黄真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就一直想试着自己说说这句台词,今天总算是找到机会了。

    跪在黄真面前的付清卉听黄真这样一说,忍不住哈哈大笑,那一身的肥肉都在笑声中抖动。

    “皇上怕是还不知道你现在已是身重奇毒,也和我一样都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在这里有什么好得意的。”付清卉知道自己早晚会死,这时候早已将尊卑权贵这些东西抛之脑后。

    “是说陈嬷嬷吗?这就不用付卿担心了。”黄真边吃水果边说道。

    付清卉一阵惊愕,“你既然早就知道何必还要做这些无谓的东西。”

    “寡人是一个立志成为明君的人,怎么能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做些无用功呢。”

    “好,好,好,我瞒过了所有人,却被你这个扮猪吃老虎的人给坑了,成王败寇,愿赌服输。”

    在付清卉说完这句话后,黄真身边就有人将她拉走。

    付清卉站起身来,又问了一句:“你是怎么做到将凰袍放到我房间的。”

    “云亲王。”

    付清卉听完答案之后也不再说话,跟着押送她士兵就走了,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下来了。

    “放了他,给他一条生路,虎符在他那里。”

    黄真想了一会儿知道她说的谁之后,撇嘴,还算有点良知。

    “可以。”

    听到想要的答案之后,付清卉最终迈出了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