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与反派大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四)
    很快,黄真就见到了传说中的男主大人。

    元成看着下面跪着的像团子一样的东西就是他师兄要让他收下的人,虽然看起来瘦弱了一些,天资比他稍微差了一点,但是九岁的练气七级,先天火灵根,就勉强先收了吧。

    “抬起头来。”

    在清脆又略显冷意的男声的指示下,黄真虽然抬起来头,但也遵守着规矩没有大大咧咧去打量她这个师父。

    “还算懂规矩,今日起你就是本尊的关门弟子了。”

    旁边一直候着的李管事,等元成说完话后,就拿出一枚和田花纹玉佩放在黄真面前。

    见黄真疑惑地看着他,李管事解释道:“将你的神识注入其中,师尊会为你点燃魂灯,如果你遇到什么意外,师尊也可以根据玉佩里的神识找到你。另外这枚玉佩还有一个储物空间,所以你今后可以一直将它佩戴在身上。”

    “七号谢师父。”

    黄真接过这个比她两只手加起来还要大的玉佩,不禁嘴角一抽,虽然看过祈愿者的记忆对这个玉佩有所了解,可等黄真自己来感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吐槽。

    又不是什么暴发户,拿个这么大的玉佩佩戴在身上,这不明白着给人说快来抢吗?黄真觉得她早晚得把给坼了。

    不过她又不敢小瞧这块大玉佩,原剧情里男主坚定祈愿者没死要下山找祈愿者就是因为这块玉佩,然后这块玉佩不知为何又到了女主林清儿手里,男主自然就通过玉佩与女主相遇,所以这块玉佩就是人家小两口的定情信物。

    黄真想到祈愿者的遭遇,拿着这块玉佩就膈应得慌,为了人家小两口的感情发展,又是要充当定情信物的“保管者”,还要为了他们的爱情自己去死。

    不得不说,祈愿者真是修真界的好徒弟。

    “其他人先下去,本尊与七······小七有话要讲。”

    师父你这是嫌弃我的名字不好听吧!

    等所有人都退下之后,元成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黄真面前说:“站起身来。”

    黄真听话的站起来,谁让她现在只是一只弱鸡。

    “跪下行拜师礼。”

    靠,师父你是有毒吗?这刚叫人起来,又让跪下,这是要搞事情么。

    黄真心中虽有无奈,但也规规矩矩地又跪下行了一个郑重的拜师礼。

    待黄真行完礼,又被要求站起来之后,元成凭空变出一副卷轴递给黄真说:“本尊的灵根与你的不同,无法亲自教你,你先跟着这部卷轴上的内容学会后,再来找本尊。”

    “七······小七谢过师父。”

    元成听黄真自己把称谓改了,眼睑垂下看了黄真一眼。不愧是师兄教出来的人,有点眼色,就是为何师兄给人家这么一个小姑娘取了那么一个不着调的名字,还让他不许改。

    “嗯,下去吧,没到把这部卷轴领悟透彻和实力没有达到金丹的时候不要来找本尊。”

    “小七领命。”

    原剧情中也是这样,虽然名义上元成是祈愿者的师父,但是祈愿者从成为元成的徒弟之后,两人真正意义上见面也就这一次和祈愿者结丹成功那会儿。

    就这样过了两百年,黄真从对修炼的一窍不通到结合祈愿者原本的记忆融合贯通之后,为这具身体找到了最好的修炼方法,实力总算是达到祈愿者当时的实力。

    而且因为黄真不眠不休的修炼,黄真现在真正的实力是金丹中后期,离金丹后期只是临门一脚了。

    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她进入了任务当中,祈愿者原本的先天单系火灵根在她这里发生了变异。虽然还是火灵根没错,但是颜色好想有点不对,是蓝色的,像磷火,又像是黄真以前看中提到过的狐火。

    黄真本来以为她有一个比祈愿者更厉害的技能,谁知道当黄真特地找了一片大空地,摆上一些不用的道具,准备打开杀戒的时候,这诡异的蓝火根本不能用,火焰丢在那些道具上,那些道具啥事儿都没有。

    刚开始黄真还不死心,还以为是因为是她现在修为不够,还不能发挥这蓝火的实力。所以在黄真这两百年来无数次的实验中,黄真终于发现这这蓝火的作用了,那就是它可以助长植物生长。

    发现这个结果之后,黄真不得不放弃她这个蓝火,开始修炼起各种各样的法术,先后根据元成给她的卷轴结合祈愿者的记忆黄真学了剑术、符箓、炼丹,哦,最近黄真还在研究双修之术,只要是能够让她变强的她都在学。

    为了保命和任务,向来懒散的黄真这回也是拼了。

    最近那个古迹寻宝的任务的时间快到了,不久后当初那些一起进入古迹的人就会来求她与他们一同进入古迹,黄真最近一直在为那个任务做准备。

    本来黄真不想和这些畜生一起的,但是黄真也需要这次被死去的契机,这样才走入正轨,她任务的进度条才会开始走动。

    在黄真准备的差不多之后,那些人也找上门来了。

    这些年来,这群人因为嫉妒她背后说了她不少闲话,黄真也在与他们的对决场上将这些人打的连爹娘都不认识,黄真真的不知道他们怎么还有勇气来求她一起进入古迹,难道这就是别人说的:人至贱则无敌。

    “师兄,她怎么说?”

    闻天启得意洋洋的走向询问他的女子,用猥琐小眼睛色迷迷的看着女子说:“师兄出马,玉竹师妹大可放心,那个贱人已经同意了。”

    那个叫玉竹的女子虽然厌恶闻天启这副恶心嘴脸,可是赖不住这人天资好,实力也不错,最重要的是他师父是一名有名的炼丹师,跟着他,自己也有一个好资源不是,这不靠着他给的丹药自己这个三系的杂灵根最近都成功筑基。

    “多谢师兄,师兄的大恩玉竹定会好好地的记住的~”嗲声嗲气的说完,玉竹又摸了一把闻天启的胸。

    闻天启被玉竹搔首弄姿的模样,搞得心痒痒,真想现在就把这个女人给办了

    “不过你的消息确定是准确的?”闻天启想起玉竹的计划忍不住再一次确认。

    玉竹继续摸着闻天启的胸安抚道:“师兄放心,消息确实准确,到时候我们只要乘着她独自上前抵御饕餮的时候,我们与外面的人里应外合一定能够逃出生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