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与反派大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八)
    纷纷扬扬,漫天飞舞,轻软的雪花犹如没有被人涂画过便撕碎抛向空中的空白纸张,落在地上也不见消融,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一起好似一张看不到边际的银白色大地毯。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常年都是冰雪纷飞的,若不是有剧情的支持,黄真觉得就算她再找上一百年都不能找到这个地方。

    这个冰雪世界应该是哪位高人的小世界,里面有不少禁制,黄真不过金丹期的修为在这里也被压制了,纵然是有心理准备了,黄真还是觉得身体十分不适,胸口就像有人一直压着,不敢大口呼吸。

    而且黄真在这里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她还是没有找到那处洞府的影踪。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不仅是黄真的身体快要达到极限,而且男女主随时也会出现。

    这两者逼着黄真必须尽快找到那处洞府,可尽管是修真人,黄真这不眠不休的找了不知道多久,早就由起初的对冰雪无感到现在的冷入骨髓。

    刺骨的冰冷让黄真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用仅剩的意念进入玉佩想取出玉壶,那里面还有黄真为自己准备的最后一点烧酒。

    可等黄真意念刚进入玉佩,她就不受控制地倒在了松软但冰冷的雪地里,倒在雪地里的黄真,模糊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一抹与银白形成鲜明对比的红色,随后黄真便昏过去了。

    黄真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任务失败后她回到任务空间,被系统扣除了原来她挣到的所有东西,然后她又再次重新投入任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失败过一次,成功从系统那里获得真正属于自己的感情。之后她找到了一个爱她她也爱的人,她能感受到自己对那个人的喜爱,也能感受到那人的对自己爱意。

    可是黄真却一直不能看清那人的面貌,她想走近点看看,可是那人总是离她有距离,黄真不管向他走多少步都没能走到他的面前。到最后,随着黄真的一点点走近,那人居然化作光点一点点地在黄真面前消失了。

    直到那人全部消失,黄真从梦中惊醒。

    入眼的是圆顶的冰壁,说明她还在任务里这让黄真松了一口气。

    黄真看着冰壁,想到刚才那个梦,不知为何她没有很害怕,反而有一种绝对不会发生那种事情的感觉。但是她不知道到底不会发生终将学会爱人,还是不会发生爱人从身边消失的事情。

    这种莫名的心情让黄真觉得有些诡异,但是别人并没有给她深思的机会。

    “醒了。”

    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黄真先是一怔,后又想起好像她最后拿东西的时候把那个她随手仍在玉佩里的家伙给一并拿出来了。

    没想到她幸幸苦苦照顾这人三个月他没有醒,把他不小心仍在雪地里反而让他醒了。

    果然老天在逗她玩吗?

    睡一觉后黄真明显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气力,起身看向旁边那个穿的骚包的男子,难以想象他居然有那么好听的声音。

    留余看着坐在对面一脸嫌弃看着他的黄真,他做了什么事让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子做出这样的表情。难道是觉得他长得太好看了,想用这种特别的方式来获得他的关注,所以她应该是在欲情故纵吧。

    “你不必摆出那个样子,就算你有再多的心机,我也是不会爱上你的,你就放弃吧。”留余说完还故作潇洒的撩了一下前额莫须有的刘海。

    黄真还给留余一个智障的眼神,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遇到的反派这么sb,别人家的反派要么邪魅狂狷,要么凌厉霸气,又或者冷血无情。

    而她面前这个人,如果骚包可以称作邪魅她就勉强认了,但你的狂狷呢?是被狗吃了吗?不然为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黄真老要想到那个网红二哈狗!

    “扶我起来。”

    从来都是被人伺候的留余怎么可能去扶黄真,更何况黄真是以命令式的口吻,留余就当没有听到黄真的话。

    “魔君留余······”

    “你是谁?为何知道本君的名字,为什么本君会在这里?”留余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知道他的身份,他明明记得他遇袭的地方在寻山附近,醒来之后却在一个只有冬季的小世界里,身边还躺着这个当时昏迷的女人。

    “先把你的手拿开。”被留余卡着脖子黄真也不怕,他想要出去现在能靠的人就只有她这个知晓剧情的人。

    “你先回答本君的问题。”留余依旧没有放开掐着黄真脖子的手。

    这厮看着有些骚包、娘们兮兮的,这手上的力气却不小,黄真感觉都要被他掐断气了:“你···就是···这···这样对待···救···救你的人吗?”

    留余听完这话手中的力道反而加重,冷酷的眼神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口中吐出的话也是冰冷无比:“救了本君又怎样,没有你本君照样不会死。说!你到底是谁,为何能知道本君的身份?”

    黄真收回刚才觉得这丫不狂狷的话了,这丫其实患有精神病,还是人格分裂那种。比邪魅狂狷还不好惹,祈愿者你确定这样的人你要认他当主人?你确定真的是他救了你吗?

    虽然做任务的时间还不算太长,但黄真在任务中学到并用的最多的就是能屈能伸,何况现在她都要被这丫的给掐窒息了。

    “你···先放···放开我。”

    留余看出黄真的妥协,他也想了解他到底会到这个地方,就暂时将黄真放开了。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他要杀了她轻而易举。

    “咳咳咳······”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黄真,摸摸还挺疼不已的脖子,她不用看都知道现在脖子上有一道手掌印的乌青。

    “我叫黄真,是一名四处游历的散仙,三个月前路过寻山刚好救了满身是血的您。至于知晓您的身份,则是因为一百五十前的那次仙魔大比不才有幸参加,只是当时我修为尚低,只在擂台下看到过魔君您的风姿。”

    这次仙魔大比黄真真的去过,不过身份有点不同而已,黄真这般真假参半的话,她不怕得不到留余的信任。

    “你说你是一名散仙,那为何本君感受不到你任何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