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与反派大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十四)
    于是黄真就这样正式的入住魔族皇宫。

    事后留余以训练为由,好好的“督促”了一次狼牙的实战训练,狼牙被留余折磨的叫苦不堪。

    次日,留余把黄真带到一座山里。

    山中的魔气异常猖獗,被封住修为的黄真刚一到这座山的上方就被迫吐了一大口鲜血,红润的脸蛋在刹时犹如白纸。

    留余见此立刻在两人周围做了一个防护障,给黄真喂下一颗平心丹,解除他在她身上下的禁制,把黄真的修为还给黄真,这样黄真在他的防护障下才能勉强抵御这些来自魔脉的最纯粹的魔气。

    “是本君大意了,一时间忘记你只是区区一个人类。”

    黄真恢复修为后,脸色有所好转,恢复了一点气色。她睨了一眼留余,不搭理他,她还在为昨天留余对她说的话心气儿不顺中。

    留余为黄真做好一切准备,看了一眼黄真,带着她向山的中央深处飞去,最后两人进入了一个魔气最为浓郁的洞府口。

    洞府里布置很简单,只有一束来自镂空洞顶的光,一张矮脚长桌,一块坐垫和一个书架。长桌和书架上都放着各种书籍和竹简,看书籍的泛黄程度和一些已经散落的竹简就知道这些东西怕是要比黄真在这个世界年龄要大得多。

    留余单手在空中一划,书架上就有一本书就自己飞到他的手里。留余把书翻到其中一页,拿到黄真面前。

    “这是我魔族记载的关于你的劫生炎和琉璃火之间的事情,你先看看。”

    黄真看到眼前的书,也不和留余计较之前的事情了。因为她确实对她的劫生炎挺感兴趣的,她记得留余说修炼得当劫生炎最后的颜色该是绿色的,说不定这密札里有关于劫生炎的修炼方法。

    随后黄真便找一个地方随意坐下开始认真翻阅这本密札。

    而留余也没有闲着,开始在洞内不停的布置防御阵法,为接下来他想做的事情做准备,等留余的防御阵法布置到第三重的时候黄真已经读完了密札上关于劫生炎与琉璃火的所有内容。

    据密札上所讲,琉璃火自出世便以残暴著称,上古世界中不少人因为想得到琉璃火反而被其残暴弄的烟消云散的下场。可是也因为这强横的能力,仍旧不少不怕死的火系灵根者对它趋之如鹜,想把它收为己用。

    这些人中就有留余的祖先,这位魔族先祖一生都致力于研究如何收服琉璃火,终于有一天他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劫生炎可以控制琉璃火的残暴。这位先祖就以这个发现为突破口最后成功收服琉璃火为己用。

    这位魔族先祖靠着琉璃火的威力,将混乱的魔界各族整合统一。然而在魔族统一不久后,这位先祖却因为琉璃火使用过度,遭到琉璃火的反噬,被其活活烧死。至此,琉璃火下落不明。

    随着时间的推移,修真界对琉璃火的记载越来越少,知道这个的人也越来越少,只有魔族皇室的靠着这位先祖的手札从未放弃过对传说中的琉璃火寻找。

    但是这本手札只是记载怎样用劫生炎来控制琉璃火,却没有详细的说明怎样修炼劫生炎,只是说当劫生炎修炼到最高境界的时候,能够使人起死回生。

    黄真看留余停下了手里的布置动作,问道:“离玄镜宗是什么地方?”

    留余,“这个本君也不清楚,本君也只是在这本手札上看到过对它的提及,只知道是一个隐士家族,而你很有可能是那个家族的人。”

    “因为劫生炎。”黄真用了肯定句。

    留余点头:“是的,据本君所知,只有离玄镜宗的女人才拥有操纵劫生炎的资格。”

    “魔君看过手札自然知道琉璃火会给您造成反噬,这样您也要一试吗?”黄真话锋一转不再在离玄镜宗这个问题上纠结,既然无从了解那就暂时先放弃。

    留余拿出还在冰块里的琉璃火,对黄真说:“你以为这么多年我一族只是单纯的找寻琉璃火的踪迹吗?既然本君敢尝试,就一定对控制琉璃火已经十足的把握。”

    黄真看到留余说完这句话,眼中自信十足,蕴含着强者对力量的热烈追求。只是这块冰到底什么东西,这么久也没见有点消融。

    留余似乎看出黄真的疑问,解释道:“这只是一块普通的冰块而已,没有融化是因为这里面的琉璃火,它把冰块周围的热量都吸收了,在冰块周围形成一个维持低温的地带。”

    黄真心想这火难道具有灵智了?不然把自己关在一个对它不具威胁的冰块里干什么不出来。

    “魔君您现在不管是仙魔两界都可以算得上是屈指可数的高手了,没有必要为了更强劲的力量而作出一些可能牺牲自我的事情。”出于任务要求,黄真不得不劝留余放弃想融合琉璃火的想法。

    “你这是在担心本君。不要以为本君看了你的身子本君就得对你负责,如果是这样话本君不知得对多少女人负责了。”

    留余把黄真的话自动理解成黄真这实在关心他,心中鸣鸣自得的同时还开始宣传自身非常的受欢迎,他一个人说的起劲,一点都没有发现黄真已经非常不耐烦的神情。

    “既然魔君已经决定好了,黄真就只有一点要求请魔君一定要答应,如果魔君答应了,黄真现在就替您将琉璃火引出,助您一臂之力。”强忍着不耐烦,黄真咬牙切齿的说完。

    听黄真总算松口打算帮他,留余立刻将注意力放回这边:“什么问题?”

    黄真认真的看着留余的眼睛说:“放弃魔君您的野心。”

    留余听完黄真的话,精致的脸庞瞬间阴暗,毫不犹豫的说:“不可能!除了这个事情本君都可以答应你。”

    黄真就知道他不会答应,于是黄真慢悠悠说道:“既然我与魔君不能达到交易,那么黄真也不能帮魔君您了。”

    “黄真你现在是在本君的地盘上,你没有资格和本君谈条件。”黄真不理留余的话,直接在原地坐下闭上双眼开始打坐修炼。

    留余被黄真的模样气的不轻,可是不管是为了琉璃火还是心里那一点细微隐秘的小心思,都让留余对黄真下不去死手。他拿她没有办法,只好把黄真仍在这儿,自己一人拂袖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