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与反派大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十七)
    “魔君,我想关于琉璃火的事情不单单只是密札上记载的这么简单。”

    黄真的话勾起了留余的兴致:“此话怎讲,难道是因为它可以和宿主建立联系,如果是这样话确实不简单。”

    “不仅是可以建立联系这么简单,如果我告诉您这琉璃火是自己从你的储藏戒指中出来,然后自己进入您的身体,您相信吗?”

    黄真认真问着留余,既然这样的事在他们两人身上一起发生了,黄真觉得有必要将前因后果都告诉留余。

    留余听完黄真的描述,下出和黄真同样的结论,这两种火焰都是具有智慧的生物,绝非一般的技能工具。

    “此事本君会继续调查,你先把好好调整稳定境界后再说。”

    正事说完了,黄真便把她一直憋在心里的疑问问出:“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黄真的意思是为什么要不顾性命的帮她,留余自然也明白她问的意思。

    留余看着黄真眼中有疑问、有认真、有感激却没有他想看到的东西,本来心里还有一丝救她存下的侥幸,在黄真晶亮的瞳孔里皆数被灭掉了。

    留余起身站起背过黄真,他不想看到那双眼睛:“本君只是不想本君的魔脉被你就这样毁了,而且帮了你,本君也算是对你有恩,到时候本君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你为本君控制收服琉璃火。”

    果然是为了琉璃火吗?这位魔君大人果真时时刻刻都在为他的琉璃火谋算着。但是黄真却也不能因为这个理由就不稀罕留余救她,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黄真也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不管如何,黄真都得感谢魔君您的救命之恩,若以后需要魔君有需要黄真帮忙的地方,黄真定会在所不辞。”黄真说这话,不再是为了任务,她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报答留余。

    “现在有琉璃火在手,有谁能够伤得了本君。你不用把这事一直该在心上,本君为你护法,你用劫生炎救了本君,为本君收服琉璃火。我们两个恩情早已经清了,本君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待你好稳定好境界之后,凭你现在实力你随时都可以离开。”

    留余说完话后,毫不留恋的踏步离开,徒留黄真一人坐在远处。

    见留余走了黄真也没多想,不管她会不会离开留余身边,黄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境界稳定好。

    狼牙初见留余闻着他满身的血腥味儿,而且血腥味儿还不止他一人的,这么重的血腥味儿爱干净的殿下居然没有施术处理了。

    狼牙又见留余神情并不是太好,周身弥漫着低落的情绪。伺候留余多年,狼牙还是第一次见自家殿下这个样子,想起最后一道天雷落下是修为低的魔族们和一众他们保护的魔兽都吓的呆在原地打颤,连他心里都对那道天雷产生畏惧。

    难道黄姑娘没有熬过这最后一道天雷?香消玉殒了?

    “见过殿下,殿下没事就好,属下已经按您的吩咐将魔脉里的魔兽全数做他处安排了,这黄姑娘怎么没有和殿下您一同回来,难道······”

    “狼牙。”留余面无表情,声音沙哑没有起伏。

    “属下在。”狼牙答道。

    “从现在起,没有本君的准许,不许人包括魔兽靠近魔脉,如有发现杀无赦!”

    “属下遵命。”狼牙拱手领命,看留余失魂落魄的走进寝宫,只给他留下一个萧条的背影。

    这让狼牙确认黄姑娘怕是真的没了吧。不然,平日里意气风发的殿下,为何如此消沉。

    结婴比比结丹难,稳定境界也比结丹画的时间更多,黄真足足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让她自己成功进入元婴初期。

    等黄真从魔脉出来的之后才发现,往日吵闹不停的魔脉了只能看到各种高大的树木,却听不到魔兽的声音,这让黄真有些奇怪,魔族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了吗?

    等黄真走在去魔族皇宫路上时,发现被集结在一起的魔族士兵正在往一个同一个方向飞去。

    黄真心里疑惑,按照原剧情这段时间留余没有出面作妖,男女主角也正在明月门内亲亲我我培养感情,应该没发生什么大事的,但是黄真还是跟在魔军后面去看看发什么了。

    黄真跟着魔军不久就到了魔族大门口,她一出大门便看到一幕再熟悉不过的场景,黄真一个闪身到林清儿面前,一掌将她拍飞,她不是祈愿者那个任人宰割软柿子,黄真没有给林清儿留一点还手的机会。

    本来在空中与留余缠斗的元成,发现自己的爱徒被人拍成重伤倒地,连忙停下与留余的斗争,飞身到林清儿身边查看她的受伤情况。

    留余也看到林清儿偷袭他的瞬间看到了黄真,留余心中生出一丝欣喜,和元成停手后便落在黄真身边。

    “你怎么来了?境界已经稳定好了?”

    “多谢魔君关心,黄真已经无碍了。”黄真一边回答着留余问题,一边注意着元成与林清二那边的情况。

    “本君不是跟你说了,稳定好境界之后就离开吗?怎么到这里来了?”留余看黄真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又忍不住说出违心的话,说完后又忍不住打自己这张管不住的嘴巴。

    早就了解到留余傲娇属性黄真,当然看出他这话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但黄真一想到这货之前动不动就掐她脖子,她忍不住恶趣味犯了。

    “魔君难道忘了,魔界大门是出魔界唯一出口,黄真只是刚好走到出口,看到有人偷袭您,黄真为了报答您的恩情当然得救您才行。”

    留余被黄真堵得说不出话。

    “玉竹,快!快!快救救清儿。”

    元成焦急的呼喊很快就吸引住一直留心着他们的黄真的注意,玉竹?又是这个名字。

    一件在原剧情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一个在原剧情中没有提到过的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不待黄真深想,她便看到了一样她意想不到的东西

    只见玉竹左手释放出青蓝色劫生炎,右手拿出一枚丹药,玉竹将丹药放到青蓝色的劫生炎中,原本褐色的丹药上立刻附上一层青蓝色纹路。

    随后玉竹将这枚丹药喂给躺在元成怀里的林清儿,刚才还吐血不止的林清儿马上就停止了呕吐,伤势也有所好转。

    观看到整个过程的黄真和留余两人,都从对方眼里读出的惊讶与巨大的困惑。